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楚南老虫 > 通不过文革审查的剧本《带刺的皮鞋》(祁剧昆曲)

通不过文革审查的剧本《带刺的皮鞋》(祁剧昆曲)

楚南老虫

发布于2013/9/8 15:47:15 阅读:7716 评论:0

分享到:

                                            

                                     (又名:《春   屐   有   痕》)

                                                    (此剧也可作丝弦剧)



人物:丁香,公园园丁,丁力之妹;

            丁力,布艺设计员,叶花未婚夫;

            叶花,皮鞋厂工人。

          【春分,杨柳吐絮,桃李绽蕾;

          【幕启,公园里,花房杂物间一角,花圃前置一露天长椅。

          【丁香端装有皮鞋的纸盒上。

丁香:唱)(清板“排歌”)

               打扫庭院,又烧青茶,

               盼望哥哥回家。

               丁香换鞋又换袜,

               莫让哥哥取笑咱。(换鞋)

          哎哟——(脱鞋看)哇!钉刺!?“文华”皮鞋厂!这可是嫂嫂叶花所在的厂呀。

          唱)(清板“孝顺歌”)

                文华厂,不像话,

                做的皮鞋长了牙。

                待哥哥,回到家,

                带个意见转叶花。(向远处瞭望)

          白)哥哥没回,我给花木整枝去。(下)

          【丁力揹写生夹,提旅行袋上。

丁力:唱)(清板“孝顺歌”)

               沐春风,浴朝霞,

               满园新绿溅篱笆。

               南岳去出差,

               顺便路过家,

               看看叶花。(喊)丁香——

          【丁香闻声,蹦出。

丁香:哥——哥!

丁力:(学舌)哥——哥!还不接驾!?

丁香:(佯嗔)哼!接驾!?你又不是皇上。喏,我在给花木剪枝呢。(指花圃)

丁力:哇!好呀,我的傻妹妹真的能干了。

丁香:承你的教导,让我懂得了要干一行爱一行,莫虚度年华呗。

丁力:不错。丑小鸭变天鹅,山鸡变成了金凤凰。我家小妹培育出来的花竟跟小妹一样的水灵哟。

         来,看哥哥将它画下来。

丁香:别只想着你的画哟——你得做做准备,待会儿嫂嫂要来呢。

丁力:小妹你看,晨光逆照,蓓蕾带露,这一刻千金难买呀!我得写生去。喏(递相片),九点钟

         你嫂子叶花来了,劳你驾,帮我接待。

丁香:吔——(顽皮地展示相片)好一个天仙!好一个婵娟!我可是头回见,哥哥你真有眼力。

丁力:鬼怪精,你能喜欢未来的嫂子,哥就放心了。(下)

丁香:(冲他背影)你这个绘画的全无幽感。

         【乐起。丁香穿工作服和套靴,带太阳帽进花圃;叶花着裙装飘然而至。

叶花:唱)(清板“孝顺歌”)

              会男友,偷闲遐,

              偷偷离岗使巧法。

              借口抓革命,去把资料查,

              溜到公园来会他。

              咦?他在等咱!

              欲上前,去拉他,

              轻轻儿闪到绿荫下,

              他没惦着咱,我偏将他吓!

              哏!俺把你打。(打丁香)

丁香:哎哟——(转身亮相)

叶花:啊!?(退)

丁香:(回过神,忙拿相片对照)喔——坐坐坐。

叶花:你......什么意思?

丁香:嗯。验明正身,一点不假。嘻嘻,坐呀。

叶花:(掩嘴笑)

丁香:你笑什么?

叶花:你这打扮......(又是一串笑)

丁香:我这打扮像丁力是吗?

叶花:(愕然)你是......

丁香:我是他妹妹。(亮相片)这是我嫂嫂。

叶花:哇!你就是丁香妹妹!?

丁香:(狡黠地)嫂嫂请坐——

         唱)(清板“朱奴儿”)

                嫂嫂做何工作?

叶花唱)皮鞋厂钉跟打磨。

丁香唱)工作一定很不错?

叶花唱)马马虎虎应付得过。

丁香唱)嫂嫂你过分谦虚,

叶花唱)好妹妹莫要笑话我。

丁香:嫂嫂如此有品位,做出的产品一定也很有品位。坐坐坐,我给你倒茶去。

叶花:不忙不忙。你哥哥呢?

丁香:他吗?写生去了。

叶花:写生去了?他没跟你......

丁香:他让我接待嫂嫂你呀。

叶花:(失望)喔——他让你——接待我?

丁香:是是是。嫂嫂你......

叶花:对不起,少陪。(转身欲走)

丁香:嫂嫂你......(忙挡住)上哪儿去?

叶花:回家!

丁香:你不等他?!

叶花:我——等他?他约定九点见面,(亮表)你看你看你看,几点了?

丁香:九点过一分。

叶花:错!九点过一分零三秒。一分是多少秒懂吗?

丁香:懂——一分是六十秒。

叶花:是呀!六十秒又过去八秒了,喏,滴答滴答滴答,时光如流水,眨眼就溜了!

丁香:哇瑟!嫂嫂好伟大啊!中!中啊!

叶花:中!中什么?!

丁香:本姑娘就中嫂嫂这股认真的劲儿。有了这股劲儿,什么人间奇迹不可以创造?

叶花:那就是。你嫂嫂我对这种事,从来就不马虎。

丁香:对这种事我可有点马虎。约会嘛迟到过十来分钟该不是问题。

叶花:十来分钟都不是问题!?

丁香:是——呀。又不是救火,又不是赶车。

叶花:哼!(旁白)有其哥必有其妹。(转而对妹)小妹你可懂?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

          阴。你看,这秒针绕表一圈,把这一圈拉成线还不止一寸金呢。这不是虚度光阴吗?

丁香:啊!长见识!嫂嫂真让我长见识。把这秒针走的一圈拉直果然不止一寸。

叶花:生命杜绝废话。不说了。拜拜!(跑下)

丁香:哎——等等......吙!约会迟到一分,男女关系就崩!?乖乖。哥——哥——

         【内应:哎——

丁香:快追——她跑了——

         【内应:她跑不了——(丁力拉叶花上)

丁力:我不是将你嫂嫂拉转来了?

丁香:是——鸡啄虫、虫蛀棒、棒打狗、狗咬鸡,打锣卖糖各服一行,还是哥哥有办法。喏,你的

          事算是有结果了。我得抽空上车站商场换皮鞋去。(下)

丁力:(对叶花)生我的气?

          【叶花扭身背对。

丁力:我在那边写生呐。

叶花:你就只知道写生写生,是吗?

丁力:我可是边工作边等你,公私两不......

叶花:误了误了误了!等我还工作!一心能二用?

丁力:我......

叶花:我不要听你解释。三个月不回来看看我,为的是工作;三个月只给我写了六封信,为的还是

          工作。

丁力:三个月六封信还嫌少!?

叶花:一天一封信我都不嫌多。

丁力:妈呀!你让我写小说?

叶花:以小见大,说明你对爱情的态度不认真!

丁力:我对爱情不认真?哇!爱情不在宣言书;爱情更须要行动,我勤勤恳恳踏踏实

          的工作,就是为建立一个美好的家庭在打基础啊!亲爱的,我在信里都表明了,你是我的加

          油站,你更是我的动力。

叶花:不!我不是加油站,更不是动力。我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大活人!

丁力:你......

叶花:我问你,这次去南岳有多久?

丁力:个多月。 

叶花:我已调休,跟你一块去。

丁力:你跟我?

叶花:(笑嗔)傻瓜!不是我跟你,还有哪个跟你?

丁力:我......我可不是去游山玩水。

叶花:晓——得。你是去开布艺设计研讨会。

丁力:你呢?

叶花:我不影响你的工作。

丁力:春天刚到,这个季度的生产任务完成了?

叶花:当然!我可是生产快车手。

         唱)(清板“懒画眉”)

                 为跟你同去南岳,

                 我手工赛过机械。

                 大放快车两个月,

                 定额完成有秘诀,

                 一季度任务全了结。

丁力唱) 只怕你为赶时间,

                 图产量不分优劣。

                 手工何能比机械?

                 季任务更难能两月了结,

                 真担心腿残胳膊缺。

叶花唱)   我多快好省赶时间,

                 你何必杞人忧天!

丁力唱)   若是塞责做敷衍,

                反误了大局事业。

叶花:哼!

       唱)  你别狗眼看人低,

               门缝里把人看扁。

丁力:你骂我狗眼看人低?

叶花:你......不是吗?

丁力:嫌我门缝里把你看扁?

叶花:你如此疑三疑四,我还值得你爱吗?

丁力:但愿我的怀疑是错误的。

叶花:你绝对错了。大话不是誇的;牛皮不是吹的。你上我厂问问去,革命数我冲在前;生产数我

         赶在先。我的产品质量更是狗咬鸭子呱呱叫。

丁力:吙!真的这样了不得!?可别把话说满了。

叶花:不信?去厂里看看呀!

丁力:你晓得时间紧,我不会去,拣得大话说呗。

叶花:莫讲我拣得大话说,再不,待会儿你顺便在车站商场看看,我参于做的皮鞋多陈列在最显目

          的位置。我的工序号是108,一看就见分晓。

丁力:要您怕!?妈呀——你是成心要我害怕啊!

叶花:讨厌!我说我的工序号是108。

丁力:108?好。记住了。108——要您怕。我若是查出问题,你该怎麽办?

叶花:(愠怒)好好好,你去查去查去查!查出来怎麽办?查出来,煮熟了我吃!

丁力:此话当真?

叶花:难道还要我画押?

丁力:好。我一定会去见识见识。

叶花:(追打)我——恨死你了!

丁力:(笑躲)哈哈哈哈,要您怕要您怕——108.

叶花:(扭住丁)呆子!喏,后天去南岳,车票我都买好了。你我各一张。

丁力:啊!你真的要去?

叶花:不是真的还是假的?

         唱)   我革命劲头大,

                生产更当夸!

                全厂叫我一枝花。

                此次去南岳,

                领导已准了我的假。

                只为陪同你这傻瓜,

                我放弃上北京。

                跟你南岳把山爬。

                你不识好歹误会咱,

                罚你替我绘张画。

          白)你不是爱绘画吗?喏,我让你绘个够!(二人处一旁作写生)

          【丁香捧鞋盒上,见哥嫂情状,止步。

丁香:旁白)妈呀,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被旋到一个凼凼里了。看,我买的这双鞋正是嫂子叶

          花所做的工序出了问题。对,我得将她支开,跟哥哥通通气。(冲哥嫂)哟——画像呀!?

叶花:哎,来得正好!丁香,看看我这发型可好?

丁香:我正要说呢。这发型配嫂嫂的瓜子脸太显蓬松了。你最宜梳朝鲜影片《卖花姑娘》中卖花姑

          娘那种发型。平梳扎紧,不蔓不枝才叫漂亮呢。

丁力:哟——小妹的审美情趣很高呀!

叶花:真的?有镜子吗?我得去改梳一下看。

丁香:有有有,花房的工具室里有我全套的梳妆工具。来吧。(陪叶下,尔后一个人复上。对丁力

         悄声的)哥哥,情况不妙。我买的这双带刺的皮鞋正是嫂子做的工序出了问题。我去到车站

         商场要求调换,碰巧商场正在设法通知买了这个样式的顾客,有百多双鞋,全是108号这道

         工序出问题了。凭发票,长方已承诺替顾客返工。你看这事要不要跟嫂子挑明?

丁力:呀!看来此事非同小可,我得冷静以对。小妹,忙你的事去,待我叫你,你再过来。我两得

         使点策略来帮助她。(丁香下)

       唱)   骤然听皮鞋带刺让人惊,

              这绣花枕,果然包的是鸡零狗碎。

              莫非是恋爱引得她魂魄飞?

              竟不懂未曾立业家何为?

              她该知流沙建厦怎耐潮水推?

              冰冻三尺绝非一日,

              这病儿还得仔细找原委。

          (对内喊)叶花——打扮好了吗?

          【叶花内应:好咧——

          【叶花上

叶花:丁力哥,你来看!(亮相)

丁力:哇——我的娘子果然美丽了!

        唱 ) 鸭翅染彩学鸳鸯。

                  眼睛一眨变了样。

叶花唱)   孔雀开屏亮个像,

                 凤凰展翅招你看。

                 吸腿旋风云送雨,

                 挥臂揽月贯霄汉。

                 丁力哥,你看看,

                 这个造型怎么样?

丁力唱) 金鸡独立可欣赏,

                 蜻蜓点水难久站。

叶花唱) 丁力哥,你再看,

                  迎风展翅可漂亮?

丁力唱) 花拳绣腿炫能干,

                 脚底无根断系襻。

叶花唱) 丁力哥,你快瞧,

                 芙蓉出水可窈窕?

丁力唱) 睡莲开晚水上漂,

                 随风逐浪太轻佻。

叶花唱) 再问哥哥这可好?

                 劲松险峰扎根牢。

丁力唱) 美虽美,傲也傲,

                  贵在踏实忌浮躁。

          好!侧点,别动。(欲画)慢,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是了,你脚上这鞋子太土气!

叶花:对呀!我这条喇叭裙配双无襻高跟鞋就帅气了。

丁力:有哇!丁香妹妹就买了这样一双鞋。(对内喊)丁香——

         【内应:哎——

丁力:把你买的鞋拿出来吧。(丁香端鞋上)

丁香:哥,要鞋干什么?

丁力:看,你嫂子脚上穿的鞋多土气,我要替她绘张全身像,可不能穷一截。

丁香:嫂嫂脚上穿的鞋,中跟带襻配着这身衣裙,多像一个青春年少的中学生啊!

叶花:我像一个中学生!?

丁香:是呀!

叶花:不不不不,太不成熟了!我应该像一只成熟的白天鹅,雍容、华贵......

丁力:青春、靓丽。

叶花:对对对对对!我要的就是这品味!

丁香:我还是觉得嫂嫂像个不成熟的中学生好。那样,就是犯点错,也能求得人家的原谅。

叶花:(生气)你这是什么话!你让我永远装幼稚!?

丁力:小妹,你太不懂事了!嫂嫂已进入可为人母的年龄,怎么还能给人以不谙世事的印象呢?你

          这鞋......

丁香:我这鞋不能借。

叶花:哟哟哟,看你这小妹好小气!不就借给我穿穿?待会儿就退给你。

丁香:这鞋......有问题。

丁力:是吗?有问题吗?给你嫂嫂看看,她是制鞋专家。

丁香:好——你俩都不相信我,要看,你拿去看好了。(递鞋)

叶花:(接鞋)哇!这鞋还是我参与制作的呢。(对丁力)喏,你不是要看我的制作质量麽?

        唱)(清板“排歌”)

               这双皮鞋,贼亮晃眼,

               华丽秀美并兼,

               高跟犹是花一点,

               式样儿正当时鲜。

丁力:嗯!这样式真还不错。

丁香:嫂嫂是文华皮鞋厂的?

叶花:是呀。

丁香:这款式你也参与制作了?

叶花:对呀。你看,我都经手做过两道工序呢。

丁香:嫂嫂做了两道工序!那两道?

叶花:钉跟、打磨。

丁力:让我看看,有没有工序号要您怕。

丁香:什么工序号要您怕!?

叶花:你哥哥真坏!老是欺负我。什么要您怕?喏,你看这是我的工序号

丁香:哇!看清了看清了。108。

丁力:要——您——怕!

叶花:讨厌——

        唱) 叫丁力,别激将,

                  我的手艺怎么样?

丁力唱)  造型新颖又美观,

                  设计无疑冇谈场。

叶花唱)  无我巧手做表达。

                  设计只是纸上画。

丁力唱)  叫叶花,先莫吹,

                  穿着舒适才叫美。

叶花:好——我就穿给你看!

丁香:啊!嫂嫂,别......

叶花:怎么!舍不得?

丁香:不不不,这鞋......你的脚......

叶花:这鞋二十三码半,刚好合我的脚。(穿鞋)哎哟——(脱鞋看)啊!

        唱)(清板“粉榴花”)

                猛可里见鞋内钉刺未倒,

                不由人一阵阵脸发烧。

丁力:鞋子怎么了?

叶花:没什么。鞋内进了沙子。(做倒沙状)

丁力:莫不是你这道工序出问题了吧?

叶花:你,你神经过敏!

丁力:好好好,我神经过敏。快穿好,让我画。

       唱)提丹笔,彩墨蓄饱,

               迎风展翅挺直腰。

叶花唱)这隐患不可让他知晓,

                忍着痛我故作轻松表。

丁香唱)真佩服功能特异的新嫂嫂,

                脚踩钉山心不跳。

                她哪是迎风展翅高?

                俨像那拢爪母鸡把蛋抱。

       白)嫂嫂,那么长的两个钉刺没倒,你也能穿呀!?

叶花:钉刺!没有啊!?

丁香:这就怪了。脱下我看看。

叶花:还用脱吗?(强作轻松的走)喏,像有钉刺的吗?

丁力:没有哇!?(故意的)看你嫂嫂走得多轻松!

       唱)(清板“天下乐”)

               你再把鹤立鸡群的身段造,

               且待我仔仔细细用心描。

叶花唱)不让他识出庐山貌,

                忍疼痛,把型造。

丁香唱)叫一声,好嫂嫂,

                滑稽剧团的导演该把你招。

       白)你在跳芭蕾呀?全用脚尖!?

叶花:喔!是是是,小妹真聪明,我还真学过芭蕾呢。嘻嘻——

丁香:皮鞋内分明有问题,刚才我被钉刺扎得脚板差点流血。便去到车站商场要求调换,你猜商场

          怎么说?

叶花:怎么说!?

丁香:他们叫我凭发票拿这双鞋上文华厂去调换。

叶花:啊!(旁唱“孝顺歌”)

              找厂部,不好办,

              一吵真相就会穿。

              质量降级在一边,

              取消休假更是冤。

              忍得一时痛,

              彻底做隐瞒。(哼)

              咬紧牙关。

         白)丁香妹妹,你的脚板只怕是长了鸡眼睛。喏,我穿着多舒服。

丁香:是吗?我的脚板长了鸡眼睛?(故意作看状)哇——只怕真如嫂嫂说的,我的脚板不只是长了

          鸡眼,可能还长了牛眼睛呢。

叶花:我说呢,既已长成牛眼睛那么大,肯定是骨质增生。

丁香:啊!(一蹦老高)呸!本姑娘步如风,行如飞,我年纪二十未进就骨质增生,嫂嫂你......

叶花:我怎么了?

丁香:怕是你眼睛得了骨质增生哟!

丁力:丁香,不得无礼。看你,舍不得将鞋给你嫂嫂穿,还找借口呢。

丁香:哥——你把我看作什么人咧?

丁力:得,这鞋我买了,给你钱。

丁香:(委屈的)谁稀罕钱?

叶花:你爱这样式,舍不得给我是吗?

丁香:什么话啊!你爱穿就穿!把你的旧鞋给我。

叶花:你要我的旧鞋!?

丁香:舍不得?

叶花:我......

丁香:哥——看到了吗?是我小气还是嫂嫂小气?穿上我的新鞋,她的旧鞋还舍不得给我呢。

叶花:(旁白)鞋内有钉刺难不倒我个钉跟的皮鞋匠。这鞋再落入她手中,拿到厂里一闹腾,可就授人以柄了。

        旁唱)(正板“六犯宫词”)

                    自从代总理一上任,

                    抓四化,纲规重振。

                    全厂干群信心百倍,

                    抓经济科技先行。

                    打铁讲究本身硬,

                    埋头生产已不是罪。

                    劣质鞋授人以话柄,

                    岂不是自归末流队?(转正板“懒画眉”)

                    我曾经革命很前卫,

                    反潮流,响霹雳,挟风雷,

                    业务不精口号脆,

                    几次恋爱都告吹。

                    自从结识他丁力,

                    人才务实很可贵!

                    此次南岳假期归,

                    决心跟他比翼飞,

                    暗改毛病把光阴追。

丁力旁唱)分明她心中结有钉,

                   才如此这般一意孤行。

丁香旁唱)嫂嫂瞒病掩隐情,

                    断崖无路看她怎么行?

          白)嫂嫂,你这旧鞋我倒很喜欢,我就拿新鞋跟你换了吧。

叶花旁白)换!?好啊!我倒求之不得呢。功夫出在我手上,待会儿找机会吧钉刺处理掉不就没事

                了?(对丁香)行!给你。

                【丁香换鞋,将换下的套靴置于一边。

丁力旁唱)可叹她死要面子活受罪,

                    别怪我玩笑开得有点亏。

                    选个刁钻造型做搭配,

                    我看你如何来应对?

          白)好。换一个造型吧。

叶花:好咧——

丁力:向右走三步。

        【叶花蹒跚的走出三步。

丁力:右脚向右后方提高九十度,给我摆个“掀身探海”。

叶花:哎哟——(跌于地上)

丁兄、妹:(同问)啊!摔伤没有?

叶花:很久没练功,腿发僵了。

丁香:嫂嫂,这鞋肯定有问题!

叶花:没有没有。喏,是我的腿有问题。

丁力:是鞋子有问题吧?

叶花:鞋子是我参与做的,有问题没问题我还不清楚?

丁力:你呀,若向我承认了质量问题,担心我将它煮熟了逼你吃呀。

叶花:笑话!说穿了,这鞋,你俩都舍不得给我穿。好好好,快拿去快拿去!(佯装脱鞋)

丁力:何必呢?讲句笑话就当真。你喜欢就送给你。小妹,你说呢?

丁香:是呀,我早就说了,拿这新鞋换她的旧鞋。嫂嫂,你放心穿吧。

叶花:好!这鞋我可是真的要了。今后嫂嫂一定为你做双最好的。

丁香:好!谢谢嫂嫂。

叶花:谢谢?是要歇一歇了。

       旁唱)这皮鞋稳稳地穿在我脚上,

                   心底忧虑去了大半。

丁香旁唱)她文过饰非为哪般?

丁力旁唱)我有待将她的疮头来戳穿。

叶花旁唱)除钉刺我得调虎离山。

         白)妹妹,替我去找些碘酒来好吗?

丁香:嫂嫂伤得重不重?让我背你去卫生室罢。

叶花:不用。给我找来碘酒揉揉就行了。

丁香旁唱)忌医瞒病把眼障,

                   苦果自嚐你莫怨姑娘。(下)

丁力旁唱)故作轻松言腿伤,

                    看她奇虎怎收场?

叶花旁唱)我再编主意支开他,

         白)丁力哥——

         唱)真想洗个脸儿冲冲凉。

丁力:行——我给你端水去。(下)

叶花:好——(唱散板“走马飞腾”)

                急忙忙......(夹白)找石头,

         唱) 把鞋钉儿敲。(敲鞋钉)

         【丁香拿碘酒药棉上。

丁香:嫂嫂,碘酒药棉来——了。

叶花:(忙穿鞋)啊!放、放那儿罢。

丁香:放哪儿?哟,是了,我替你放在条椅上。

叶花:哟——麻烦你了,给我吧。

      旁唱)(清板“叠字犯”)

                   丁香心理清明,

丁香旁唱)嫂嫂五心不宁。

叶花旁唱)我偏不让她识辨分明。

丁香旁唱)我再变法儿让她慌神。

叶花:妹妹,求你还替我找点纱布来好吗?

丁香:嗯?嫂嫂伤得这么严重吗?

叶花:我是老寒腿,逢春就发作,纱布包包,暖暖膝盖。

丁香:哟!嫂嫂今年高寿?
 
叶花:我生于丙申年,属猴的,今年十九岁。

丁香:哇——我奶奶今年九十一岁,还参加马拉松赛跑呢。你一十九岁就老寒腿呀!?

叶花:人比人,气死人!嫂嫂我先天不足。

丁香:喔——嫂嫂原来先天不足。来来来,小妹我陪你看医生去。(欲作搀扶)

叶花:别别别。常言久病成良医,这毛病我会对付。

丁香:哇——嫂嫂真还有一两招子。

叶花:谢谢妹妹快点去,我等着呢。

丁香:好咧——(下)

叶花唱)(散板“走马飞腾”)

                抓时机我再把钉刺敲。(敲钉)

          【丁力端水上。

丁力:叶花——水——来——了!

叶花:啊!(忙穿鞋)好!

丁力:夫人清洗——

叶花:谢谢——官人!(洗脸)

丁力:夫人,你这脸......

叶花:我这脸怎么了?

丁力:你这脸该洗的没洗着,不该洗的却洗得太过份。你——太让人难懂啊!

叶花:什么话呀?我这脸哪里该洗哪里不该洗?

丁力:你听着。

        唱)(清板“朱奴儿”)

                    素面朝天你够靓丽,

                    肮脏总是藏阴背。

                    表面汗渍风凉净,

                    衣底严捂龌龊深。

叶花旁唱)他暗中逼我把输忍,

                    响鼓轻敲我已通味。

      旁白)想我叶花一向争胜好强,爹娘老子面前也从未认过输,莫非今天就不堪一击的败在新姑

                爷的脚下?不!我偏要救下这面子,不然,今后在他面前难为人。(对丁力)

         唱) 嫌我污浊你难道亏?

                   你朽槌只当烂锣配。

丁力旁唱)我一份好意他不理会,

                   诚信被当做了驴肝肺。

                   自比烂锣配朽槌,

                    死要面子活受罪。

                    意欲擒拿先放纵,

                    我且由她来指挥。

叶花旁唱)再生一计支开他,

         白)哎哟哟——

丁力:你又怎么了?

叶花唱)   我大肠溃烂殃及胃。

丁力:走,我陪你上公园医务室去。

叶花:我走不动。

丁力:我背你。

叶花:你......我还没跟你结婚就想占我便宜?

丁力:那......

叶花:快去快去呀——帮我买瓶胃友来吧

丁力:胃友?恐怕得上药店买,这儿离药店太远。

叶花:咳!越远越好。

丁力:什么?越远越好?

叶花:不不不,我讲错了。快!越快越好。

丁力:好——(旁白)你尽情的痛,我慢慢的来。(下)

叶花:妈呀——

       唱)(散板“走马飞腾”)

                心惶惶......(夹白)快把——

       唱) 鞋钉儿敲。(猛敲,鞋跟脱掉)

       白)哎呀呀!拐了场。

       唱)(正板“三花子”)

               屋漏偏遭雨泼浇,

               这鞋儿太不经敲。

               鞋掌鞋跟分道扬镳。

               事情越搞越糟,

               危船失舵难操,

               弄巧成拙好烦躁!

               恨自己平日心性儿浮,

               借革命,躲辛劳,

               业务不过硬,

               活遭苦果报。

               临时抱佛佛不饶,

               事到如今怎开交?

          【丁香拿药棉纱上。

丁香:嫂嫂,纱布到——

          【叶花穿套靴急躲,与丁香相撞。

丁香:哟——嫂嫂上哪儿去?!

叶花:急性肠胃炎,上厕所。

丁香:啊!你,你怎麽穿我的雨靴!?

叶花:我......(窘笑)上厕所......我怕把漂亮的皮鞋弄脏。

丁香:鞋呢?

叶花:在......

丁香:(揭鞋盒)哎呀!我的妈也——花四十块钱买的高档货就让你一脚踩得稀巴烂!?

叶花:妹妹......

丁香:亏你还是老寒腿,这鞋若是穿在我这健康的脚上不就没渣渣了!?

叶花:这鞋子里是有钉刺。

丁香:我说鞋子有问题,你何苦隐瞒呢?

叶花:这鞋的质量问题是我造成的。

丁香:喔!好哇,我找哥哥去。

叶花:找他干嘛?

丁香:你不晓得吗?我哥哥可是事业心最强的人,凡事认真的他,跟你珍惜约会时间一样,眼里容

          不得沙子。这么长的鞋钉獠牙似的支在鞋内,他能饶麽?喏,你要的纱布。

叶花:好妹妹,我......不是腿痛。

丁香:嫂嫂你......

叶花:我错了。求你......帮我打打掩护罢。

丁香:我?帮你打掩护?

叶花:是呀。

丁香:对不起,我不会撒谎。

         【丁力上;叶花忙穿皮鞋,并将鞋跟置于鞋底。

丁力:喏,你要的胃药,还有去痛片。快服药。(递水)

叶花:丁力哥,刚才说错了,我......不是胃痛,是......

丁香:(指鞋)是脚痛。

丁力:喔——让我看看。

叶花:别......

丁力:怎么?腿转筋!?

丁香:不。是这儿。(指脑袋)

丁力:这——儿!?脑壳转筋!?

叶花:不。没......

丁香:哥哥,不要问了。

丁力:为什麽?

叶花:妹妹。(示意闭嘴)

丁香:咳——

      旁唱)(清板“锁南枝)

                    嫂嫂讳疾忌医,

                    真叫丁香干着急。

叶花旁唱)平日里不努力,

                    眼下悔已迟。

丁力旁唱)她这样藏心疾,

                    我把脉问诊早疗治。

        白)叶花,你今天神色恍惚,一定有事瞒着我。

叶花:没有啊!

丁力:小妹,那就是你有什么对不住嫂嫂的地方?

丁香:是是是,都怪我,把嫂嫂害苦了。

丁力:啊!快给我从实讲来。

丁香:都怪我粗心大意,买了一双带刺的皮鞋,嫂嫂怕使我为难,暗中替我活受罪。

丁力:我就不懂了,穿上这么漂亮的皮鞋还活受罪吗?

丁香:你不懂。让我说给你听。

      唱)嫂嫂脚下这双鞋,

              用料质优价格高。

              好货杜绝粗制滥造,

              四十元一双分文不少。

              买回一试穿,疼得我哇哇叫。

              取鞋往里看,钉刺这么高,(比试)

              商场去询问,此鞋是文华造。

              劣质归根108,次品竟有百多双。

              最终查出名和姓,硬就把我吓一跳!

叶花唱)妹妹别说了,责任在嫂嫂。(羞怯)

丁力:咳——叶花啊!

      唱)事已到此你才没做交架。

              叶花啊!你我并蒂一枝花,

              有病何须怕?早该骤雨洗泥沙。

      白)把鞋给我。

叶花:(递鞋)丁力哥——

      唱) 听妹妹一席话,方知事故天来大。

                怪我错解世间事,误认斗争最无价。

                纸上谈兵事,水底捞月华,

                画饼充饥饿,镜中栽虚花。

                皂泡当做白米煮,烂铜把来充金沙。

                到如今,黄粱梦醒,

                真让我心慌是乱麻。

丁力:叶花,你看——

       唱)(正板“六犯宫词”)

                这园内满眼芳菲,花团锦秀,

                 叶堆翡翠,园丁何惜心血培?

                 若任病根藏土内,终难免花容憔悴。

       白)叶花啊——

       唱)革命不靠口号脆,瓶花怎结果子肥?

               皇帝新衣夸豪华,丑丢自家该知秽。

               黄金年华若自亏,白驹过隙日月飞。

               只有赢取光阴在,青春韶华更艳美!

叶花唱)(正板“懒画眉”)

                一番规劝见真情,句句掷地皆有声。

                春风劲扫心头病,方知丁力爱恋情。

                悔过往把热血当作白水倾,

                悔曾经把日月当作排球推,

                赔掉的黄金岁月稀释了生命的浓度,

                现在方知无知的报应。

                羞涩涩热泪湿衣襟,哥啊!

                我误读了光阴,亏待了生命。

丁力唱)听叶花动地惊天一反省,

                犹是惊蛰万物醒。

                自信春寒料峭后,百花齐放满园春。

      白)好——知错就好!知错才能改。

叶花:丁力哥,我退票去。

丁力:不去南岳了?

叶花:我得回厂返工,待以后得了质量奖,再去不迟。

丁香:哥哥嫂嫂,帮我培花去!

丁力:好——(对叶花)走!

叶花:哎!

         【歌声骤起。合唱:清板“佛忏”

                  静静悄悄,南国春来早,

                  惜花心事花知道。

                  叶叶枝枝,园丁心血浇,

                  费辛劳春光不老,

                  阳春有脚屐有痕,

                  红雨泼染,江山妖娆。

         【落幕。

                                                              写于1975年冬末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楚南老虫,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13/9/10 3:24:2136
毛泽东如果现在还活着,看到贪腐横行的现状,他会气得从水晶棺里跳起来的。

作者于 2013/9/10 9:09:22 的回复:

世上的如果都是一种无奈的假设,毛泽东无愧于他的一生,让我们每个活着的人,尽最大可能的活出个无愧于自身的一生罢。

2013/9/10 8:55:2933
如果毛泽东现在还活着,看到贪腐横行的现状,他一定会气得从水晶棺里跳起来的,会又一次发动文革式的政治运动。

作者于 2013/9/10 13:23:53 的回复:

关于生命,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生命的辉煌或黯哑,就全在个人的后天造化了。个人在社会中的作用,取决于每个个人是否找对了自己的社会坐标,只要找对了,每个人都是有用的。毛泽东是我们的榜样;掏粪工人时传祥同样是我们的榜样。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因此,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永远不会止息,诸位都是嫉恶如仇的情性君子,让我们各尽菲薄之力,为铲除社会毒瘤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吧。

2013/9/9 20:55:3132
其实,剧本(文章)的发表有各个时期的政治因素,你现今如写一部讽喻当今政策,讽喻邓小平的白黑猫论的文章(剧本)也不可能给你发表的。
2013/9/9 20:58:0229
薄熙来不就是因唱红打黑,唱的他的政治生命都没了吗!

作者于 2013/9/9 21:43:09 的回复:

你说的不无道理,法律也是人定的,如果写的是套,做的是一套,那就太带欺骗性了,还不如无法的好。至于政治呢?从古至今,中国的文人是永远奈何不了政治的,鲁迅能有生存空间,真还得益于那个乱世。如果他能活到现在,只怕也难有他的生存空间。台湾的柏杨不就因口无遮拦而坐了牢?至于薄熙来的事,你我百姓当好一个无言的看客罢了。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便也无法道出一个所以然。

2013/9/9 20:52:5229
楼主,就是法律也是一个空子,现在的法律不是出台了很多吗?你看看,哪一部法律不是为自己部门利益的呢!现今每出台一部法规,就是某个部门想到罚款,只想到罚款捞取利益,其实现在看去没有政治斗争吗?社会真的平静了吗?政治斗争还不是照样在搞,而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只是没有爆发而已,如一爆发,我想这个政权也就岌岌可危,临近崩溃了。这就是我想现今的政策所导致的,文革乱也只乱了不到三、五年,现在一乱,去猜想吧。
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2013/9/9 16:00:2729
其实我有信仰,却绝不肯有偶像。窃以为,一个社会的任何所谓革命或改革乃至各种运动或活动都离不开最根本的一种活动,那就是经济活动。社会脱离经济活动无尽止的搞政治斗争,只可能是死路一条。只争朝夕的伟人毛泽东晚年的悲剧结局正在于此。他的矛头所指是没错的,可他忽视了私欲的不可改造性。“欲”如水,不可不有,更不可任其自由泛滥,得由法律的渠道将其制约和规范。“权力”也是如此,需要给权力套上法律的笼子。
坦率的说,文革搞得不是时候。若放在现在搞,那就太合适不过了!毛泽东如果地下有知,他必会带头起来造自己一手建立

作者于 2013/9/9 16:12:41 的回复:

你如果有兴趣,可以分点心看看老朽写的《蛊境》。凭你的眼光,认真看进去,我想,你终会明白我的苦心。任何事物,有果必有因。这个国,太大太穷了,任何人来当这个家,只要他是追求作为的,要把这个家当好,都很难。

2013/9/8 18:33:4528
翻出文革后期的作品亮晒于天日,意在让后来者感受那个时代的氛围和为文者的处境。这是一个无缘登上舞台的剧本,作为专业剧作者,剧本被扼杀在摇篮中,那滋味无异于计划生育专干逼着人做人工流产。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这个不准长大的孩子,我可毫无愧色地说,它是活的,有生命的;它对那个时代的文化专制保留有绝对的起诉权!(此剧通不过的原因:淡化阶级斗争;有歌颂邓小平之嫌。)

作者于 2013/9/12 12:03:22 的回复:

其实剧本只是去政治的写了一种务实的人生。

2013/9/9 15:45:5526
楼主呀,你也别老是拿文革作幌子,其实,文革最大的功劳是抑制了社会的两极分化,抑制了贪腐盛行,也可以让屁民百姓真正的当家作主,让那些以为共产党执政了,就想当官作老爷,衣锦还乡的人美梦破灭,把农业基础建设全部建设到每一个山乡!还有许多许多的,不想一一列出,让有良心的人去相信此昂吧!!
2013/9/10 21:36:4024
呵呵,先生,你还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文革时通不过你的这个剧本,有当时的政治倾向原因,在当今如你写一部讽喻当今政策,讽喻邓小平的白黑猫论的文章(剧本)也会通过的是以个道理;所以,你的剧本是不是通过审查都有时代现实的因素,而不能因此就对某一时代鞭挞而抹煞一个时代的进步和功绩。

作者于 2013/9/11 0:34:01 的回复:

我没有误会你的意思。诚如你所说,我现时如写一个风刺黑白猫之类的东东,同样会遭同类厄运。其实我懂我自己,我这个人很不识时务,不入时人眼是绝对的,我写的东东,永远只能是历史的旁证抑或反面资料,这些东东,如有幸被以后的史学者发觉,它作为正史的补充材料,是可以让后人较完整的看清一个时代的政治人文风貌的。不管怎么说,它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它打着那个时代的深深的烙印。现在翻出来晒晒,绝无否定那个时代的意思。至少,在《蛊境》中我对文革发生的前因后果的表述,是有别于其他同类题材的。漫画式的图解政治(国民党眼中的共

2013/9/9 7:31:1921
时代的认识,那个时候,好多的话和事都不能说和做啊.受到限制的,

作者于 2013/9/12 11:59:53 的回复:

对!一点也没错。

2013/9/11 22:40:1816
此剧本亦贴天涯社区,点击不错。

作者于 2013/9/12 19:32:34 的回复:

谢谢你替我操心了!
能被忘年之交不离不弃,是我暮年的幸运。我很明白,我这大半辈子所作,均为无人喝彩的劳作,可我又偏偏固执地沉湎于这番劳作。我几乎是信仰般的认定,我的劳作是有意义的,不仅仅是对自己的国家,而是对整个还想正常活着的人类都是有意义的。我相信你不会笑话我是痴人说梦话;我相信你跟我一样,同样是带着信仰般的信念在帮助我;我相信,真理是从谬误的矿渣中提炼出来的;我更相信,很多时候,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我且执着的认定:中国有足够的智慧,不会将我这倔老头永远的拒之于智慧的门外;中国的智慧迟早会

2013/9/11 1:04:577
老百姓为中国左右翻烧饼的政治吃尽了苦头。官场的倾轧只是统治者集团利益的此消彼长而已,于老百姓的痛痒相去甚远,我是一个小百姓,我只能站在小百姓的角度说话。我写的小戏意在强调一种务实人生,去政治的色彩倒是很浓的。现实人生吃喝拉撒一天都不可少,唱高调不是老百姓的生活必需。

作者于 2013/9/11 23:52:13 的回复:

毛泽东只有一个,不管是文革还是现在,共产党的党员构成成份是复杂的,因此不管是哪个时代的现实,为文者永远只能持批判的态度,惟其如此社会才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我不认为简单的返回文革就是好事,一代有一代人的精彩;一代有一代人的作为。不重复的风景才是耐看的风景。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