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王忠义 > 三年民师

三年民师

王忠义

发布于2022/1/22 11:48:23 阅读:8341 评论:5

分享到:
言宋点评:民办教师,在当代中国教育史上是有贡献的。

       高中毕业那年,大学没考上。正考虑复读的时候,得知大队学校里要扩民办教师编,毅然决定报考。凭借刚出校门的优势,经过大队和区两轮考试,我以双一名的成绩胜出,成了一名民办教师。那一年,我十六岁。

        选择考民师而不是复读,当时有两层考虑,一是教师的职业在自己心目中光荣而崇高,当一名老师是自己的理想,二是家里经济状况不太好,兄弟姐妹四个,身为长子,早些参加工作,能为父母分担一些经济压力。

        教的第一个年级是小学一年级。依稀还记得第一次进课堂时的情景。教案写了两三页,情景在脑海里模拟了好几遍。可真正走进教室,看见黑鸦鸦的一片学生,心里还是慌得不行。跟小朋友们道了声“好”后,就忙不迭地,背书似的,十来分钟吧,就将一堂课的内容讲完了。接下来,竟不知如何是好。六七岁一个的孩子,叽叽喳喳地,一个个张着眼睛望着你。后面的时间是怎么挨过去的,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那种茫然无措、手脚都不知放哪儿的尴尬样子吧。好在再次拿起课本走进教室时,人已坦然许多。三年民师

        学校有一定规模,有小学和初中两个校区,教师有二十多号人,其中民办教师占了多半。后来听到一种说法,说民办教师曾经撑起过国家基础教育的半边江山,我深以为然。

        年纪轻轻的,就站上讲台成为一名老师,我受到的关注自然不会少。

        学校领导来听课,乡、区联校领导也一个个走进教室。他们的到来,无疑给了我压力,但更多的是给了我工作上悉心的指导,给了我人生诚挚的关怀和殷切的希望。

        大队的父老乡亲们更是关心我的成长,只要从学校边经过,必定到教室的窗外站一站,看一看。我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讲课,美术课上教孩子们画画,音乐课上教孩子们唱歌……这些做法,在当时很受学生喜欢。乡亲们站在窗外,眼神里溢出的欣喜与赞许,给了我莫大的鼓舞与鞭策!

        有一天,记得是在上三年级的语文课,绘声绘色之际,蓦然间,望见窗外站着一位陌生的姑娘,很美,圆润的脸庞,大大的眼睛,长长的辫子。只一眼,我少年的心海激起了波澜。后来知道,她是学校周边一位婶婶的侄女。再后来,这位婶婶托学校一位老师来跟我说亲。我懵懵懂懂,很兴奋,但理智告诉我,自己太年轻,便婉言谢绝了。

        就这样,在工作中激动着,在激动中忙忙碌碌地工作。上午,依照课表,快快乐乐地上每一堂课,与孩子们作心与心的交流。下午,或参加学校的会议,或依照学校安排,三两个老师一起,走家串户,到学生家做家访——那时候,家访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家长们很欢迎。晚上,就着昏暗的煤油灯撰写教案、批阅学生作业,日子充实又不乏精彩。

三年民师

        工作之余,老师们也想方设法找乐趣。除了相互间开开玩笑、打趣打趣,也打打羽毛球、乒乓球。学校有位女民师,白净又漂亮,区联校的一位领导下校检查时,笑称她“林妹妹”——那时候电影放《红楼梦》,里面有个漂亮的林妹妹。林妹妹老师会弹风琴,我们常常围着她,她弹曲子,我们唱歌。也玩扑克牌,那时玩牌,兴挂“胡子”(用纸剪成的条儿)、钻桌子脚。看着一个个下巴上、脸上、额头上贴满“胡子”,或是哪一位败将在桌凳下狼狈地钻来钻去,那个开心劲啊,岂是时下牌桌上玩法可比?

        年少的我,除了凑热闹,也忙里偷闲,挤时间看看书。偶尔有了灵感,也写点自以为诗或散文之类的东西。

        当民办教师,政府每个月发七元钱生活津贴;伤风感冒了,可以报销一些医药费;寒暑假,还可以回队里参加生产劳动,挣些额外工分。

        当民师的第一年,大队给我开好工分证明,让我回队里登记。队领导一看,这么多呀,与队里正劳动力齐平了呢!我心里也犯嘀咕,是呀,是不是多了些?当民办教师前,我在队里的工分底分只有六分五呢(正劳动力的工分底分是十分)。我麻起胆子,为自己辩白了几句,无非说些“体力劳动不同于脑力劳动”、“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很晚很晩”之类。队里虽然想砍,但最终还是没有将我的工分砍少。就这样,因为当了民办教师,我的身价从每天工分六分五一下子涨到了每天工分十分,心里那个乐呀,无法形容。

       光阴荏苒,三年时光一晃而过。三年民师,三年历练,三年成长。三年后,民师内招,我考入武冈师范民师班,结束了自己的民师生涯。

        (王忠义)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王忠义,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2/1/22 16:04:210
大约上个世纪80年代以前,民办教师曾经撑起过国家基础教育的半边江山,这话不假。

作者于 2022/1/22 17:23:20 的回复:

我是七八年进入民师队伍的。那时中小学教师队伍里,有正式编制的,有民师编制的,有长代的,有临代的,其中民师占比最大。

2022/1/22 16:47:540
我也做了九年民办老师,苦尽甘来,正当体制改革,民办老师转公办的时候,被那个黑心党支部书记赶出了队伍,然而就回家种地,手不能提,肩不能挑,如同进了地狱。好在我气量算大,没有跳楼,不过那时候确实也无楼可跳,再就是我认为唐伯虎不自杀,我也就坚持活下来了。回想起苦难的岁月,现在还心惊肉跳。

作者于 2022/1/22 17:08:56 的回复:

为你曾经的遭遇感到不平!为你的气量心生敬佩!

2022/1/22 22:23:000
我的小学、初中教育,基本上是民办老师教的。他们学历不高,专业知识可能不是太扎实,但是很认真,一心扑在教学上,教学质量也可提高上去。我至今都感谢他们。
2022/1/22 22:26:070
三年即可脱去民办身份,进步是十分快的了。我有一老师,直至2008年,我回乡偶遇他时,他还是民办身份,他主动说起来的,几欲落泪。好在后来,他还是得以解决了身份。

作者于 2022/1/22 22:45:29 的回复:

我是碰上“民师内招”政策脱“民”的。

2022/1/22 22:29:020
另一数学老师,教得很好,因一段时间教师待遇不好,他主动放弃教师这一职业,转而经商,奔走于武冈境内各大乡镇的集贸市场,很替他惋惜。据说,过得并不好,有机会回家一定去看看他。

作者于 2022/1/22 22:49:05 的回复:

当时的确有自动放弃这样的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2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