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相遇桐花谷

相遇桐花谷

红楼一痴 2024-05-19 08:32

微信图片_20240519082816.jpg

春雨淅沥,连绵下了近一个月之后,

日立夏,老天开了笑脸,天高气爽,气温怡人。武冈作协理事会组织去文坪镇南天庙采风,我是第一次随行,格外珍惜这次机会。南天庙这名字,听到很多回了,可谓耳熟能详,但所指皆不具体,奈何南天庙太多。

与村里的老同志简单交流了一会,大略了解了一些故事传说。我不明此行之真实目的,不太关心那些不同版本的传说。若是做旅游开发,还是文旅公司内行且专业,我们一干地方小作者,吹吹风,敲敲边鼓可也。加之,中国的风水故事与地名传说,都是百姓东鳞西爪凑合,经长期的敷衍而成,但也不得不佩服那些故事的讲述者,千百年来口耳相传,历久不衰。当然,这背后除了故事,还有很深的家乡情结在内。在一个地方住久了,习惯了,喜欢上了它,爱上了它,它自然就成了人们心里的好风水。看来风水在于人心,这才是硬道理。


塘田是个好地方,背枕高大的云山,前面是开阔的田垄,气势很盛。老人说南天庙有好几座,以塘田的庙为宗,因此庙供奉的南天菩萨有名有姓,是汉代人,祖籍湖北襄阳,叫韩玉(玉字谐音,具体尚不可考),有李、欧二夫人。韩玉缘何从襄阳来到此地,早已成谜,不必深究。其余名南天庙者,都与云山脚下的塘田有或近或远的关系。故事都是有套路的,多年前我就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寺庙中供奉的菩萨都是外来者?当地难道就产生不了自己的菩萨吗?南天庙主是湖北襄阳人,渠渡庙主姓张,何许人也,不得而知,云山的卢、侯二生来自中原,秦始皇时人,云山建寺始于唐僖宗,后释无量寿佛到寺挂锡,可见亦为外埠人氏。这也许是另一种“崇外”的表现,后来有句俗语叫做“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就证明了这一点。当然,外来者有外来者的优势,在信息极不发达的古代,至少显得神秘,即便有污点或是朝廷钦犯,也容易洗白,好树立自己的形象。南天庙里供奉的韩玉,之所以成为菩萨,老人们说是因为其善良仁慈,有大德,远近闻名,死后被当地人尊为菩萨,百姓向其求雨得雨,屡试不爽,颇有神通。

微信图片_20240519082834.jpg

(南天寺,经过多次修缮,供奉的南天菩萨叫韩玉,湖北襄阳人)

小车开到南天庙附近,折返回来细看一番,庙宇并不算大,经过多次修缮,近现代元素较明显,远看古风犹存。依山傍水,水声哗哗,阳光照着被绿意笼罩着的高低错落的房子,显得灵秀幽静。随行的老人做我们的向导,他说你们来的不太巧,上端的桐花已经谢了,若是天气持续向好,这下端的还要几天才开,5月9日“桐花节”可望大开呢。

沿着峡谷向上走,水流声越发大了。向导说到了秋季,这山涧里没有这么大的水,可安静了。车子开到了一处开阔地,一溜摆着好几台小车,那是美协的画家们在此写生,他们赶了个早。停好车,大家都惊叹这里的山势很好,转身朝南天寺顶上望去,一个巨大的飞鹰出现在眼前,有人仔细看了又看,说其实更像只蝙蝠,我想倒像是歼-20凌空而起。左前方一些奇奇怪怪的石头,参差嶙峋,上面长着各色树木,老向导说这就是“猪头峰”,是祭拜南天菩萨的“祭品”。一个画家在他的写生板上画这些怪石与树,我看不出它像什么,也不信那些传说,从不同的角度去看或许留给你的形象很不一样。我只惊叹,大自然的神奇力量,这兀立不倒的造型静默了千万年,它不寂寞吗?一个朋友忽然说,你看那两棵松树枯死了。是的,还真是两棵松树呢,2022年的罕见大旱,持续近半年之久,很多原始次森林成片成片地焦黄了,这两棵在“猪头峰”旁的松树也难幸免,看来菩萨并非法力无边。大自然就是这样,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断轮回,方为造化。

且行且看。两边是高峻的山峦,青翠可人的各种绿,头顶飘忽的白云,空气显得格外清爽。这里有一座小型水电站,我们走的路正是埋藏电站水管的掩体,像一线长堤伸向前方的山涧。到过这里的人说,右边山顶上的“鸡公石”其实更像一位威武雄壮的将军,雷厉师姐找到去年秋天来此拍的照片,与我们现在所见对照着看,效果实在有别。秋天的山,色彩以黄、红为主,整个背景更显空阔苍茫,而这个雄立的巨石还真像个凯旋的将军。而老人坚持说这个是“鸡公石”,“鸡公”的嘴巴被雷打掉了,还引用传说为证。其实,对于旅游者来说,这些景点叫啥名字,并不是十分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如何开发利用,方便游人,又让它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

微信图片_20240519082840.jpg

路上滔过的水越发大了,大家都小心翼翼地踏水前行。过一小石桥,涧水折绕右下方而去,发出轰隆的声响。眼前蹲着一巨石,十分形象,像馒头,像王母娘娘的蟠桃,有人说这不是女人的乳房吗?细看,还真像。石上有一狭缝,倔强地长出一棵树来,同行者均不知其名。大家为这棵无名小树震撼,纷纷拍照留念。有人说,这石就像《红楼梦》里的“三生石”,这涧水就是西方的“灵河”,合个影吧,取名“木石前盟”。

沿此石上行二十余米,就是电站的蓄水池,面积不大,总体像弓形,却十分优雅,全因水之碧蓝,蓝得温润,像绿玉一般逗人喜爱。我想,《古诗十九首》里的“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其深情莫过于眼前此水了。如果没有这灵秀的水,此行定会遗憾许多。很久未见这么可人的水了,这让我忽然想起十五年前的九寨之行。九寨的水因特殊的地质地貌而五彩斑斓,我眼前的一泓小小的水潭是因为水质的纯粹而蕴含了这般深沉的绿,更引我喜欢了。有人说,取个好听的名字吧,有人应和说“日月潭”。“日月潭”,当然是不行的,那是宝岛的象征。我说这就是南天菩萨的浴池,大伙权当一笑。

此潭之上,就是遍谷的桐树了。老向导告诉我们,这些桐树都是野生的油桐,这里的桐树已经凋谢,开始挂果了。我一直怀疑这些树是当地百姓的经济作物,因为这里有人居住的痕迹。那些砌得很规范的石板应该就是木房子的础石。桐树密密麻麻,大小不一,一个大山谷里整片都是,我们没有见证花开的壮观,但是可以想象花开的盛况,一大片洁白的花海,绵延而上数里之长。熊烨主席说就叫“桐花谷”最好,名副其实,得体。我们非常赞同熊主席的意见,“桐花谷”好!

我们一直往上走,一路上水流湍急,浪花翻飞,一条漫长的白练蜿蜒而下,到了一处开阔地,有一石头蛇形匍匐在地,大水漫过石背,不便通行,只好原路折返。

微信图片_20240519082825.jpg

桐花已谢,并无遗憾。

这山,这水,这养眼的满山的绿,这润肺的新鲜的空气,留给我们的是美好,是惬意。桐花谷,待你花开烂漫的时节,我们再来与你相见。


阅读 548 4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