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武冈记忆之渡头桥情缘

武冈记忆之渡头桥情缘

原创 大海34 2024-05-06 18:30

mmexport1714786375125.jpg

武冈西乡有座桥,名渡头桥。桥跨赧水,连两岸,在山村田野里,犹如一道彩虹,绝世而立。

该桥建于清雍正年间,嘉庆二十一年(1816)改成石墩拱桥,长45米,宽6米,高10米。上有12排木质桥亭,亭上祀关公神像。1974年桥亭倒塌,1982年桥身垮半拱。

桥虽损,行人仍可通行,只是桥不再似以前美丽,在武冈人心中留下深深的遗憾。

人们不禁想起那个古老的神话故事,想起那个冤死的状元,想起渡头桥的来由,渡头不渡身,渡身不渡头。

人们仿佛听到状元的冤魂在呼喊:老天,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那时没座桥?

这个凄艳而悲伤的神话故事说的是在美丽的西乡,有一个勤奋读书的秀才,美丽的新婚妻子,辛苦操劳家务,一心帮助丈夫苦读,以博取功名。

后来,丈夫中了举人,不久赴京赶考,高中状元。皇上见他人材难得,欲招为驸马,状元想着家中的贤妻,婉言谢绝了皇上的美意,自此,皇上更加钦佩状元的人品,让他在重要部门任职。

状元当上高官,每每思念远在千里的贤妻,心中郁郁不乐。

一天晚上,状元在梦中见一白胡子老人,手持一根竹杖对他说,念你一片忠贞,送你一匹竹马,可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与你贤妻相见去吧。言毕,老人不见了。

状元从梦中惊醒,一看,枕边一根竹杖,心里暗暗惊奇。

几天后,逢假日,他拿出竹杖,跨上去,叫一声起,顿时人便飞了起来。他惊喜地驾着竹马,向家乡驰去。

竹马逢山过山,遇水过水,千里之地,一日到达。状元心中好不欢喜。

傍晚时分,到了家,将竹杖置于屋角,与妻子相见。

久别胜新婚,妻子见了丈夫,自然高兴万分,原以为他高中状元,忘了糟糠,现见他情依如旧,怎不高兴满怀?

自此,状元每月必回家一次。时间一久,妻生疑心:相隔千里,丈夫以什么作脚力,来回这么快?

一日,无意间发现了屋角的竹杖,心生奇怪:这东西是什么宝贝,丈夫来回总是拿在手中?

拿起竹杖,左看右看,左思右想,一走神,竹杖从手中滑出,掉进旁边的马桶里。

妻一惊,忙捞出竹杖,用清水洗净,再放于原处。

第二天,状元告别妻子,来到村外,跨上竹马,叫一声起,哪知竹马毫无反应,一动不动。状元急了,连喊数声,竹马还是不动。无奈,只得徒步赶往京城。

到得京城,已是一月有余。误了朝事,按律当斩。

状元被砍头,一缕怨魂,幽然返乡。行至家乡,被一条大河阻住。

但见河面宽数十丈,水流湍急,无桥可过。状元心知过了这条河,就快要到家了。但怎么过去呢?状元焦急起来。

焦急之中,一条小船向他靠来。划船者是一老人,见岸上站了一人,一手提着自己的头,一手向他招呼渡河,渡河。老人靠近岸,对状元说:渡河可以,但渡头不渡身,渡身不渡头。

任状元怎么哀求,老头不改条件。细思,还是渡头吧。

状元头渡过去了,身子却留在岸上,从此身首分离,永世不得超度。

状元头回到家里,怕惊吓妻子,只是偷偷地望着妻子,良久,飘然而去。

后来,状元妻得知丈夫被斩的消息,才知自己铸成大错,害了丈夫性命,内疚自责,悔恨万分,来到大河,投河而尽。

mmexport1714786385260.jpg

这个故事流传多年以后,人们在状元渡头处建了一座石拱桥,名曰渡头桥。

这个神话故事,在武冈广为流传,并有许多版本,但核心的内容渡头不渡身,渡身不渡头却始终统一。

还是在孩提时候,我就听说了这个故事。

那时,每到过年,在初几的时候,便要去山岚铺给舅舅,姨妈拜年。

在脑海里有印象的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姐姐及城里的表哥表妹们一起去山岚铺。

四五个人说笑着出了旱西门,由表哥带队,往乡村走去。来到红专电站,见高处水闸放开,水飞泻而下,激起高高的雪白浪花,很是壮观。

我们小心翼翼地过了木桥,走进乡间的田野。但见田野广袤,风光无限。

走了很久,忽见前面一条大河,沿河堤走了一会,一座大桥便出现在我们眼前。

只见桥很高,桥孔很大很圆,桥上有亭子,桥下水幽清幽清。河水倒映着桥影,像一幅画,美极了。

我们迫不及待地上了桥,只见桥亭内两边各一排长长的木椅,我们坐上木椅,休息起来。

我仔细而好奇地打量着渡头桥,第一次见到此桥,印象是虽没有城里的水南桥长,也没有水南桥高,但似乎比水南桥更温馨,更美丽。

我休息了一会,反过身来,但见桥下流水缓动,只只小船,来回穿梭于桥洞,白鹭贴着水面飞来飞去。这样的景色,对我这个城里孩子来说,真是太有诱惑力了。

看累了桥下的景色,又坐正看桥内,只见人来人往,牵着牛儿,挑着担子,扛着锄头,哼着小曲的人一一从我们身前走过,见了我们这些城里的小屁孩坐在长椅上,有的善意一笑,有的做了怪脸逗我们。

桥上有一卖甘蔗的,表哥买了一根,分给我们吃。

我问表哥,这是什么桥,表哥说渡头桥。

我说名字怪吓人的,怎么是这个名字。

表哥摇摇头,说不知道。

到了山岚铺,我问舅舅,舅舅把渡头桥的故事说给我听。并说,那状元可能还是山岚铺人呢。

mmexport1714786403024.jpg

从那后,我年年都要去山岚铺去拜年,每次都要经过渡头桥,自然,对它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后来,参加了工作,去的自然少了。

再后来,由于交通的日益方便,乘车去山岚铺成了首选,再不往渡头桥方向去了。

虽然没再去,可心里时不时地还在念着那座桥,念着那个神话故事。

退休后,散步去了一次,见了桥,已是面目全非,桥中间垮了一半,桥石级已被沙土埋没,见状,心里不禁百感交集。

一座多么好的桥啊,城里人沿着南门口河堤散步,有很多人都要径直走到渡头桥,看了看桥,再原路返回。

可见,对渡头桥的情结,是武冈大多数人都有的。他们都盼望着政府早日修复好渡头桥,还原昔日美丽的风貌,给人们以美的享受。

我想,不仅要修复好渡头桥,还要在其上游再修一座公路桥,取名状元桥。届时,两桥辉映,双心同结;夫妻相聚,永续情缘,那该有多好。

(原创作品)

mmexport1714786411438.jpg

文/大海

图/青松


阅读 704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