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九塘春行

九塘春行

王忠义 2024-04-16 20:11 6

mmexport1713266742254.jpg

九 塘 春 行


王忠义


春末的一天,我们老年大学汉语言文学班二十多人乘坐一辆中巴车前往美丽乡村武冈荆竹镇九塘村。天公作美,前些天连日降雨,当天竟放晴了,大家的心情格外爽朗。车子从城里驶出,一路蜿蜒,在田野和村落间驰行;透过车窗,一双双贪婪的眼,将沿途旖旎的风光悉数收入眼帘。

半小时左右,车在资水河畔一处院落前停了下来。走下车,我们三三两两说笑着,沿着河边道路往上游方向缓缓走去。不多时,我们进入一条林荫道,一片嫩绿的刺槐林敞开怀抱迎接了我们。那是怎样的一片林子啊!透过稀疏的刺槐,不远处,资水河波光粼粼,静静地往下游流淌,岸边田野,油菜花早已结出串串果实。一棵棵刺槐,枝繁叶茂,树冠高擎,遮天蔽日。林子里静悄悄的,穿行其间,鸟儿啁啾,心儿悠悠,仿佛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呢。空气是那么清新,滤过似的,猛吸几下,有树叶的清香,有泥土的芬芳……那是春的气息啊!大家挪不开脚步了,咔嚓!咔嚓!摄影家王歧伟拿出相机,将满面春光的老年大学生们一个个摄入了镜头。

刺槐林尽头不远,是一处陡峭的悬崖。悬崖边有传说中的白米石。当地一位正在劳作的老人见我们想看白米石,饶有兴致地将我们带到悬崖边,指着一处石穴说:“这就是白米石的位置,当年修拦河坝的时候,开山取石,被人用炸药炸成了这样。”传言,悬崖下摆渡人终年不辞辛劳往上游渡人。仙家感其诚,凿一石穴,置一升米于其内。摆渡人大喜,将石穴凿大,岂知翌日石穴内是谷。再凿,谷换成了糠。白米石的故事令人唏嘘!悬崖下资水日夜流淌,似在向过往行人不断诉说:人要知足,贪婪终不会有好结果。

离开白米石,我们前往九塘村村部。路途中,目之所及,硬化的道路纵横交错,连通各个院落;一栋栋新楼、别墅像一颗颗亮丽的星星密密点缀在绿色的山坡和田野间。村部正前方是宽广的活动广场。村领导热情接待了我们。会议室里,驻村第一书记小肖就九塘村自然、人文景观,经济发展状况,乡村振兴取得的阶段成果,未来发展的构想等,向我们作了详尽的解说。村官们都很年轻,个个脸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从他们身上,我们看到了乡村发展的活力,看到了乡村振兴美好的明天。

九塘村有两处活动广场。离开村部,几位年轻的驻村干部带我们来到另一处更为气派的广场。但见,硬化的广场宽宽广广,干干净净,周边树木焕发着勃勃生机;宽阔的舞台端立一方,舞台前方两侧张贴有对联,曰:江畔高吟一曲悠情歌正气,骚言警世千秋文脉道精神;舞台右侧是村图书、阅览室;与图书室并排的是古朴、典雅的廉政文化长廊;紧邻长廊一侧的是池塘,池塘边有好看又坚固的护栏,有怪石嶙峋的假山,池塘里鹅群悠闲地曲项、戏水;一些老人或坐在长廊里,或漫步树阴下,安享着静好岁月……这样的场景,放在二三十年前,我们做梦都可能想不到。乡村梦、中国梦,一个个梦想在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下成为了现实!

来到九塘,不能不看的便是渔父亭和屈原庙。九塘曾名屈塘,每年的端午节,九塘村都要举行盛大的纪念活动。活动影响越来越广,带动了乡村旅游的发展,有力促进了地方经济的发展。渔父亭雄立资水岸畔。立亭中,望茫茫江水,思绪飘飞,渔父与三闾大夫对话的场景仿若眼前。屈原庙已不复存在,旧址处已硬化成供村民活动的坪地,这令我们有些许遗憾。屈原有没有到过九塘呢?这是史学家们研究的课题,于我们似乎不太重要,“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要紧的是,屈原的人格,屈原的精神,已成为国人一种追求、一种崇尚。九塘人心中有屈原,九塘的前景定然光辉灿烂,我坚信。

中午时分,我们告别九塘,登上返程的车辆。一路上,我的脑海仍然不断地浮现出九塘的美,那是现代农村之美,那是乡村振兴之美!




阅读 938 2
分享到:
评论列表

俗素者

王老师的美文,让读者如同身临其境,欣赏了九塘的美景。 王老师的作品是我必读或不可缺。 王老师《都赧水河畔》里的作品,自已怎么也入不了,又不好向别人请教。今天终于又能在《武冈人网》里读到了王老师的作品,高兴极了。

1月前

言宋

我是笃信屈大夫没到过武冈的,呵呵。

1月前

作者回复:

我也这么认为。

2024/4/19 16:32:37

言宋

状物写景,细腻!

1月前

周鹏RR

屈原作为类似于国家总理,部长级别高官,居然说,举世皆醉,他独醒,这说明,他心胸不开阔,不能承认世界和人的多元性,是一种典型的自嗨,封闭形的人,让世界皆以要他为中心,不能求同存异,这像这心态,而承担如此高职,是才不配位

1月前

作者回复:

我承认,你的观点有一定代表性。

2024/4/17 17:27:41

周鹏RR

屈原其实是后代儒家学派掌握国家意识形态和话语权后,被人为拔高的人物,他既不能像同时代孙武,田忌,为国练兵,守国,也不能像张仪外交周旋各国,不像李冰修水利造福他人,只能空发牢骚,什么,举世皆浊,他最醒,更是天大笑话,自已不爱生命投河,说到底他也是服务于封帝国一家一姓的利益,不是服务于广大人民群众,去投河,值吗,可隐居

1月前

大海34

1975年秋,我们厂里全体职工到九塘劳动锻炼。王老师的美文引起我对那段时间的深深回忆。

1月前

作者回复:

谢万兄关注!

2024/4/17 9:02:04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