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杨百花散文:逝者已矣

杨百花散文:逝者已矣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2/5/14 9:10:48 阅读:1634 评论:0

分享到:

    “坠叶飘花难再复,生离死别恨无穷。”明代丘刘用一个“恨”字,述尽人世间生离死别的无奈和悲伤。

多少次午夜梦回,念起那人,记起那景,忆起那情,历久弥新的悲怆和痛楚让人禁不住嚎啕大哭,哭得撕心裂肺,哭到肝肠寸断。

记得小时候,偶有山林荒野传来妇人凄厉的哭诉打破山村的岑寂,我又惊又怕,慌忙向母亲询问缘由,母亲总会摇头叹息,然后指名道姓:谁谁家的妇人在给她新丧的丈夫哭坟;谁谁的儿子英年早逝,她白发人送黑发人,怎不悲慽;又有谁和婆婆相依为命,婆婆去世后,孤寂清冷……

幼不经事的我,满腹狐疑,不明白那些人在亡故的人坟前哭诉有什么用,人死如泥,即使再哀伤也改变不了事实。我甚至心笑她们幼稚愚昧。

年岁渐长,随着外祖父、父亲、祖母、舅母、外祖母这几位亲人的相继故去,我深味了其中的愤恨和无奈,更多的,还是哀伤。

生而为人,生是偶然,死是必然。即使我们深知这“必然”,却无法直面这“必然”。

故去,对“故去者”来说,一切随风飘散:流金的岁月,刻骨的记忆,有感知的体肉,还有精神、灵魂。或者,在咽气时,有对这世间的眷恋,对亲朋的不舍,对未完成的事项的不甘。但随着最后一口气的咽下,所有的一切都会化作虚无。

只是“逝者已矣,生者何堪?”,太多的时候,没有刻意的愐怀,没有特别的祭奠,只不经意的一件旧物,一处景,或一声似曾相识的声响,都会让人顷刻间心理防线崩塌,泪水决堤。

时间是一记良药,它可以愈合伤口,抚平疤痕,淡化仇恨,慰藉遣憾。正因如此,有些人,有些事,有些情,你以为会在你念念不忘的过程中早忘却,却不知早已噬附你的灵魂,不常想起,若一想,便承受不起。

那些离别,悲伤了多少文人骚客,成就过千古文章:李清照的悲伤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苏轼的悲伤是“夜来幽梦忽还乡”,“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沈周的悲伤是:“生离死别两无凭,泪怕伤心只自凝”……

“眼泪”,成了悲伤最直接最自然而然的体现,情之所至,情不自禁。不是矫情,不是脆弱,更不是无病呻吟,只有体会过,才能体味那种痛彻心扉。

      或许,即使有一个人离去,其余的人生活依然还会继续,但是这种“继续”里,充满了对离去者无尽的怀念与回忆,在他们的内心深处,依然清晰地记叙着往日的点滴温情与今朝的无尽悲凉。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2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