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堂哥 > 百年孤独感怀

百年孤独感怀

堂哥

发布于2022/1/17 16:07:06 阅读:1182 评论:0

分享到:

                  

            百年孤独感怀


                     堂  棠


中共党员离休老干郭玉怀先生九十五岁高龄谢世,

他的儿子郭建波博士《致父亲的追悼词》,亲切

感人,催我热泪奔涌,即刻命笔成诗以述怀。


百年孤独叹零丁,斩棘前行步不停。

烈火涅槃看赤凤,刚身修就铸良型。

八千筚路追星月,数十功名过眼屏。

笃志有为成大孝,尽倾肺腑慰先灵。


注:郭建波,经济学博士,现居深圳,

2000年创建深圳英联国际不动产公司,

是英联国际不动产董事长、总裁,英

联特约培训顾问。笔者的儿子刚亮与

他结交多年,视他为良师益友。


附:


             致父亲的追悼词


                 文/郭建波 


尊敬的各位女士们先生们,各位长辈、各位亲朋好友,各位来宾们:

大家上午好!

  今天我们全家怀着万分悲痛的心情,在这里悼念敬爱的父亲逝世,并向他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

       首先,我谨代表我们全家,向今天参加追悼会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和各位亲朋好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不辞辛劳地来到这里和我们一起分担这份淡淡的忧伤并一同为未来祈福,向我父亲作最后的告别。

       请允许我首先向各位介绍一下父亲近百年的大致生平。

       郭玉怀同志1928年10月23日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市盐都区大冈镇一个小康家庭。1935年至1941年,在盐城县大冈小学读书;1942年至1947年,在盐城县冈南区务农。1947年参加革命工作,1949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9月至1948年10月,在盐城县冈南区李村小学教书;1948年10月至1949年7月,在华中常备民工团一营二连任文化教员;1949年8月至1950年7月,在冈南区委会、北朱小学工作,历任团委委员、教导主任、区政府秘书等职。

1950年7月至1954年5月,在盐城县委、团县委工作,历任县委干事、秘书、团县委部长等职;1954年5月至1956年8月,在盐城地委、团地委工作,任秘书;1956年9月至1957年9月,在盐城地委党校工作,任支部书记;1957年9月至1962年8月,在盐城团地委工作,任宣传部长;1962年8月至1964年11月,在盐城县委政策研究组工作,任组长;1964年11月至1968年10月,在盐城县政府农业局工作,任副局长:1968年11月至1969年11月,在盐城县五七干校工作劳动;1969年11月至1971年9月,在盐城县青墩公社下放劳动;1971年9月至1979年8月,在盐城地区治淮指挥部办事组工作,任组长。

1979年8月至1983年3月,任盐城地区供销合作社加工科科长;1983年3月至1984年11月,任盐城市农业生产资料公司支部书记、经理;1984年11月至1988年12月,任盐城市供销合作总社科技工业科科长兼市社工业公司经理。1988年12月,离休,享受县处级政治生活待遇。

       在走完接近95年的慢慢人生后,父亲终于在等到了他唯一的孙子郭冰燃回到身边后安祥离开了人世。这一刻是2022年1月15日晚上9点30分,地点是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干部病房四楼。  

       记得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在论家庭时曾经写道,在子女面前,父母要善于隐藏他们的一切快乐、烦恼与恐惧。他们的快乐无需说,而他们的烦恼与恐惧则不能说。培根还说,子女增加了他们生活的负担,但却减轻了他们对死的恐惧。

       我还记得中国大陆知名作家余华在其不朽的小说《活着》里写道,一个人在某一特殊的时刻,也许应当怀有死去的勇气,比如为着心里某些更可贵的东西;可这不代表生命不珍贵,比起死,我们更该有活着的勇气。

       在父亲弥留的这半个多月,我反复回忆父亲这漫长的人生里,到底有过什么样的快乐烦恼与恐惧。我竟然感到脑中一片空白。

       在我们从小到大的大家庭的生活里,父亲被母亲吵架可谓家常便饭,母亲永远是放声哭闹滴滴不休的一方,而即便母亲的哭声能振动盐城朝阳新村两个街巷时,父亲永远是沉默寡言的一个。我的父亲应该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隐藏者。

       父亲郭玉怀是郭氏大家族里亦父亦兄的长兄,因为少年丧父,父亲一生必需忍辱负重,并肩负起一个家族活着的勇气和重任。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为儿为女为子孙和大家族奔波的日子从未停歇过。

       父亲虽然自小家境不错,但他义无反顾投身了共产党的革命事业,并且从一而终为他的共产主义事业奋斗一生。

       父亲生前没有花过子女和亲戚的一分钱,他为之奋斗终身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已经让他的晚年衣食无忧。

       我还记得小时候,每到大年三十的下午,父亲总有独自辞年的习惯或仪式,他会独自一人默默走遍家乡盐城的东南西北。

       而今年的年末岁尾,父亲终于和这个现实的世界辞别,他也许想去天堂和母亲过年了。

      今天,我们回忆父亲的似水流年,需要记忆,需要时间。思念需要时间慢慢调养。

        最后,我只有诚挚的感恩和致谢了。

       感谢父亲的贴身保姆颜大姐让父亲度过了他人生最后的快乐又无忧无虑的几年时光。

        感谢父亲的实际监护人周俊的辛勤付出。

       感谢父老乡亲们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不厌其烦的探望和照顾。

       当然,我最需要感恩的是盐城市委老干部局和父亲生前离休单位盐城市供销社的多年的赡养和慰问。

      感谢父亲辞世后,我的各位好朋友,特别是江苏省盐城中学、盐城工学院、辽宁大学和南开大学全球校友代表通过吊唁现场、私信、抖音和微信朋友圈留言等方式的给予的慰问和鼓励。

       感谢父老乡亲们,感谢所有的朋友们。

       父亲虽然多年来因政治阴影而怀才不遇郁郁寡欢,父亲也因为谨小慎微的政治立场,不愿接受昼思夜想的认祖归宗。

       随着时间的推移,父亲终于修炼到家也想通了现实的道理。他终于回归了人间烟火,他终于喜欢我朋友小郁大厨做的大菜,比如青菜肥肠,红烧肉,还有荠菜猪肉水饺。

   亲爱的父亲大人,请安息吧。

   一切都已经过去,都已成为过眼云烟。


百年孤独感怀



百年孤独感怀

百年孤独感怀

百年孤独感怀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堂哥,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2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