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冷面书生 > 我不该表态

我不该表态

冷面书生

发布于2022/1/16 11:02:27 阅读:6680 评论:0

分享到:

我不该表态我不该表态

我家有很多依附着我们生活的小生命,比如几只下蛋的母鸡,几只整天”呱呱“个不停的鸭子,还有至少一个排编制的老鼠。

我不该表态老鼠智慧过人,在十二肖中竟然排名第一,连猫都没斗过它,可见它玩弄阴谋的手段之高。

老伴是信佛的,常常和一群老男老女一一他们称自己都是佛的弟子,烧香拜佛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事,今天回龙寺,明日南天庙,后天望云庵,这个菩萨生日,那个菩萨结婚纪念日,忙得不亦乐乎。我虽然有些许反感,但想到比起那些夜以继日奋斗在麻将桌边的人还是好得多,是可忍孰可忍!

我不信佛,但我对世界上生命也很敬畏,所以老伴不准杀死害生和我的观点并不相左,谈到生命的可贵时,我们确有共同的话语,殊途同归。老伴他们这些佛门弟子还用钱去买些泥鳅黄蟮放生,开始是放到小溪小河,可转眼又被捕快们捕去了,后来就坐车到城里放到滔滔大河去了。老伴放生有近三十年了,不知那些被放的生中是否也有修练成仙的么,若有,放了他们的人肯定会得到回报。如许仙一样,得到个倾城倾国的白娘子的报答。

我不该表态老伴的菩萨心肠和我对大自然的爱和善待生命的人性就有了不谋而合。所以在对待寄人篱下的老鼠们是杀是保的问题上意见统一,两个字”保护“,故我家就把老鼠们养了起来。我们都放些剩饭剩菜给它们吃,并按鼠定量,通过初略计算,也保证让它们吃饱。

村子里家家买老鼠药毒杀老鼠,我们很反感,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就这样被屠杀。如果看到隔壁老王张婶清早起来用铁夹夹着死老鼠去小河里抛尸,一边行走一边说,南门口皮师傅的”好东西“是真货,昨晚放了些,药死了好几个。但见那些鼠尸一个个瘦骨嶙峋,营养严重不良,我想老王张婶家又供给了这些弱少生命多少食粮呢,非要夺去它们生命不可?老鼠再可恶也比不上那些人中的犯罪分子。

就因为我家不杀老鼠,到处的老鼠都向我家移民,它们以为我家的人都是傻子,所以我家成了它们的敌后根据地。不几个月,从一个排增加成一个连,这样,给养又成了问题,晚上白天,只听到强者把弱者咬得”吱吱“惨叫。

我不该表态我和老伴商量着是否增加老鼠的粮食问题,老伴叹息说,这么多了,白天都排着队游行示威了,每天没有个十斤八斤米饭恐怕是不能保障供给的。如果把粮食都给了它们,我们就活不成了。

在对待养活老鼠的问题上,佛门弟子也开始打退堂鼓了。我也在想一个新问题:地球村一天不知要屠杀多少生命,猪、牛、羊、鸡、鸭等,就我们老两口同属于弱少生命早已是自顾不暇了,所以我们决定不增加老鼠的给养。但我们也不去故意伤害它们,就让它们自生自灭吧,阿弥陀佛,别怪我们,我们已经尽力了。

诗经里有首诗叫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古人都是要老鼠早早离去,不要再食我少得可怜的粮食了,去寻找你们能夠丰衣足食的乐土吧,此时我也有了这种想法了,光靠我这糟老头子是养活不了你们的,不要把我这四面透风、东倒西歪的居所作为乐土,在地球村没有大富大贵谁不活得艰难呀,你们要想过好日子就移民到那些土豪家去吧,那里才是天堂。

夏天很快结束,秋风如时刮起,黄叶片片,草木萧萧。一天我到邻村打”毛胡“回来,老妻却坐在椅子上眼泪汪汪,我问她:”怎么这样伤心,为么事?“

”天气冷了,今天我去翻那些厚衣裤,你的我的都被老鼠咬烂了,没有一件完好的,你说,这衣服又不能吃,它们都明明是使黑心吗?我们不用了器具捕它们,也不用好东西药它们,还给它们吃的,它们不但不报恩反而还做出伤天害理的事。现在好了,这些秋衣冬衣一件也不能穿,还不是一搬的抓烂,是抓得粉碎了。老头子,你看怎么办?“老妻平常一搬是很少流泪的,看来这次是气得太重太深。我一听也心中冒火,我们两个老贫下中农,能损下口角食,给老鼠们吃,供养着这些不劳动而获者,我们也算有佛心,也符合孔老夫子的仁义礼智信,可这些家伙却一点仁义道德都没有,还搞起了大破坏。

老妻抹干了眼泪,咬了咬牙说:”药死它们!“我有点犹豫的说:”你们佛祖是不准杀死害生的,你这就下了决心,要开杀戒了?难道不尊重佛祖的意思。“

”救了它们这些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们自己就活不成了,我想还是买老鼠药药死它们。“

”不能这么做,还是让它们自生自灭,顺其自然吧。世界上只有生命最可贵,虽然是小生命,我们怎么下得了手呢?“我还是持反对意见。

老妻进了一趟城,到南门口买了皮师傅的”好东西“,回家后就要放药,尽管我怎么反对,她坚持要放,我拗不过她,遂向她提出建议:”即便要药老鼠,也要让它们做饱死鬼,去林屠夫那里砍几斤肉,把药放肉里,让它们吃饱。“老妻表示同意。

我整夜未眠,不知老鼠们吃下毒药后那种频死的痛苦是什么滋味。天亮后,我不敢起床,害怕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场面,老妻先起了床,她高声的喊我:”他爸,快起来,药死几十个。“我的肝胆颤抖着,几十条生命啊,这皮师傅研制的毒药如此毒,还多么虚伪的美之名”好东西“,我一起来,看到堂屋厨房横七竖八的躺着长眠于地上的鼠尸,真是触目惊心,这是一场大屠杀,惨无人道!现在我后悔不该同意老妻放药,但事实已摆在面前,就是佛祖也没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啊。可怜的老鼠们,虽然咬烂了些许衣裤,也罪不致死啊?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些老鼠们的尸体好好安葬,祝它们一路好走,来世请求上帝不要让它们做老鼠了。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冷面书生,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2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