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都梁记忆的文学圈 > 散文杂记 > 现在问或许晚了

现在问或许晚了

作者:都梁记忆  |  2020/3/11 9:53:18

现在问或许晚了


现在问,或许晚了 

文/都梁记忆


 过年来,因疫情封城封村极少出门,因为公共场合必须戴口罩,公汽上不戴口罩禁止上车。有次天黑后骑摩托车进城,戴头盔到一家药店隔着玻璃推拉门问“有口罩么?”,被冷冷地回答“这个时候哪有口罩?”。 于是回家拿新毛巾缝了几个口罩。


口罩?不就是把口罩住么?古装剧里皇上的口罩也是这样哦。  

由此,过年后骑摩托车进了三四次城购物,都是停了车取下头盔就戴上自制的口罩。这样,进菜市场和超市没人阻拦。心想有人阻拦一定理论到底,幸亏没人阻拦。

 今天自我理论一番。

 过了几天乘公汽进城,上车时司机是熟人,上车后马上掏出自制的口罩戴上,我一个人坐在最后排位置上,本来平常坐车也喜欢最后排。  

乡村社会公汽一路开到城里,半路上车的人疏疏朗朗,个个记心中:上车的人一侓戴口罩,否则上来也被推下去。

 一路上除了售票员开口说话,乘客极少说话。 中途一位至少七十岁的男人,上车后没口罩,司机5元钱卖了他一个。老男人一声不响戴上,没说话一直到城里。

 这时候我心里犯嘀咕?口罩,我自制的毛巾口罩厚实多了,那5元的口罩那么薄,难怪是“一次性”。  

坐在我前面也是一位70岁多岁的男人,我认得并知道他是收鸭毛的。这过年不久,这非常时期,他戴口罩千家万户收鸭毛,这晴少雨多的日子?他的口罩看样子戴了不下一星期了。还有这晴少雨多的日子,千家万户的鸭毛绝对不是干的。记忆中常常见:收毛人总是“五毛一块”讨价还价,边讲价边一丝不苟将干了的没干的,泛着腥臭的鸭毛捏了又捏,小心谨慎掂量着毛多毛少。  


在县城农贸市场,市场半封半开,进去时严格量体温。进去后看到的,卖蔬果的生意人,很少人戴口罩,将口罩挂在脖子上的占多数,口罩黑不溜秋的也占多数。除了批发商外,乡下老人蔬菜刚从地里弄回来,从水里捞上来,一担竽筛挑来市场,久立寒风中等到人买,装袋过秤收钱找钱,问价还价虽然很简单,但再简单也有这么多“章程”。如果把卖菜的乡下老人将办公室的领导比?领导一天使用一个口罩,那么乡下老人卖菜,一天20个口罩也无法保命。


 我说的这些没有拍照片,相信所有的读者,不需照片也心知肚明。


 封城封村戴口罩以来,微信网络上时不时看到某社区免费发放口罩的信息,但美好离现实总是太远!


 我们乡下人,这么多年来,国家对农村帮扶政策那么多,那么优惠,但真正落到实处的有多少? 前几天看到本镇一个村村委会门口,一座崭新的楼房上贴着《房屋安全等级证》,说明住在这新房子的人能享受“国家危房改造补贴”了?或者是“享受国家扶贫”后才修起来的?

 由此足见“开着小车住了楼房领低保”的现实?真的不是空穴来风。


 去年“七十周年国庆节”前的一个下午,村支书陪同一镇领导一市领导,找到我八十多岁的邻居张某,告诉他: “老人家:你的xx扶贫款本来是14年给你解决了的,但你是从去年(2018年)才开始领……如果这段时间有电话来问,你要港(说)是从2014年开始领的……” 这种赤裸裸的“亡羊补牢”比比皆是。

皇上啊:你的策略再好,为啥总贯彻不到位呢?


 最后怀疑,这口罩是不是也被官们“层层截留”了? 


去年仿佛武汉退休工人闹了“双轨制”?

不要说“双轨制”了,单轨制也有不公平的。

 前几天在黄泥坳等客车进城,偶然听到一位八十多岁的退休教师惊天披露: 武冈南乡“大年初二死了一位90多岁的右派王老师?为什么工资最低?因为退休前诬陷领导,还死不认罪”。  


关于疫情防控,网络视频中看到过: 一中年男值班拦住一位老年妇女出小区大门买菜,男值班问: 

“有证吗?” 

“没有”,老年女人答。 

“没有《通行证》怎么能出去?”

 “为什么不让出去?我出去买菜啊我出去?” 

“买菜也不行必须有证”

“…… ”

“老娘今天没证也要出,并且想出就出,你们到底要封到什么时候?我出去买菜只4元钱一斤,不出去是7元钱一斤”,老女人边暴跳如雷边扯下口罩塞进右边上衣斜袋里。看到老女人发飙,男值班软了口气,加上另外有人劝架,男值班说: “你没证你跟我说嘛”,说着掏出一沓《通行证》来…


 这视频可以读出来:好好说就可以发证?是不是再好好说就可多发《通行证》?

这“武汉肺炎”如此神鬼莫测,活过来又死去,还“无症状感染”……仅凭“好好说”就能来去自如吗? 


一个小区的居民,一个普通百姓,为了4元7元的差价,连命都不要的感觉?皇上:你知否。

 而风行全国昂贵的“隔离费”问题?不就是:好多要钱不要命的农民工,大年初就赶往深圳,因为年前答应公司老板“过完年我尽早来”的承诺,而招来的无妄之灾?


相对于这些肆意违抗命令的人,那些积极 响应国家号召,严格执行国家命令的又是些什么人?从内心支持这些封村政策的,是些什么人?是些生活负担轻的、闲在家里一年四季喝小酒打小牌的人,是些跳广场舞打发岁月的人。


 昨晚上听屋后面在乡村客运车上售票的女人讲,她们车队:

 “一司机让没戴口罩的两位老人乘车,被守路口的亲戚看见举报:被罚款2千,囚禁5天。这司机晓得后日天捣娘”。

该司机这两天干脆懒得出车,在家打牌“手气飞起!”。


 至此,不得不质问,“这疫情是不是真那么回事?”。

我们一个近三万人的乡镇,如果不名症状猝死三五人,年轻的,这戴口罩的事还需如此大张旗鼓“恫吓”么?这封村封路封户还需强制么?是不是怕老百姓素质太低了?是不是老百姓素质真的太低了?任你们摆布。要当真?大事你们整不来,整个“口罩统一生产统一发放”的事行不行?连这个都整不来,还提“战时管控”?有了“战时管控”,是不是恫吓效果好些?


 武汉中心医院总员工人数4300多,因肺炎死亡的4位医生专家好像多数是六十岁左右的人。是千分之一不到的死亡,且年龄偏大。

我们乡下人这几年,除去矽肺职业病人,高血压心脑血管病猝死的年轻人,40岁左右的,甚至于县城医生猝死的都有。

去年秋季,南乡洪水凼一位年仅31岁的男人死于肝癌。这男人两个儿子,小儿子在洞庭读书,父亲才五十多岁。这是我知道的因肝癌罹难的最年轻的生命!


 村上广播一个月来滚动播报,“市政法委、市公安局、市检察院、市人民法院、市司法局”这五个专用名词,任何一个都让普通百姓心生敬畏。不对呀?这“疫情”的事卫生局应该是当务之“职”啊。为什么没有卫生局的禁令?这战时状态,如果真正当战时状态处置,连个口罩都不管制,都管制成这样,怎么“开战和迎战”?


 工作就是工作,战争才是战争,莫滥用“战争”二字。 为战争死了的人,或者为政府死了的人惯用“牺牲”和“殉职”二词;自己家干活死了什么都不避讳,直接叫“癌症”,或“车祸”!

几年前武冈市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落马”,村上广播有没有高调播报?


 CCTV电视台白岩松飙泪做节目,“美国宫颈癌疫苗20年前向全世界销售了,却被我们拒之国门之外……”,这么多年有多少妇女因宫颈癌离世,有多少家庭因此支离破碎,有多少孩子因此失去母亲?而“拒之国门外的内幕”:为了保住500多家肿瘤医院的“生意”。


 这世界越来越少战争了,战争不需“一将功成万骨枯”的牺牲了。恐惧战争已将成为历史,恐惧政治腐败,早应提上议事日程。还不提,封城封村有什么用?事实证明,捱过“封城封村隔离”后,许多大学生农民工回到年前公司时,公司已经倒闭了。

今年应届大学毕业生前所未有的多,800多万。加上失业的大学生,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

大学生不能正常就业?政府真正当回事了?政府不能提供正常的就业,能不能让“公务员招考”不潜规则?政府如此无视寒门学子的就业,是不是大学毕业生的整个学费不是国家买单?看来,什么时候学费都是国家负担了,国家才会真正重视读书人。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免费教育!免费教育的钱那里去了?

无数男孩娶不起媳妇的事:除去”计划生育“造成的”男多女少“,反腐不彻底,相当数量的女性宁可给贪官污吏做”老二老三老四“,也不愿意嫁穷小子。这就是事情的症结?

还有:”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只有这个国家有!


 综上所述:是不是经济萧条无法再掩饰,是将农民工,和农民工的大学生儿子逼回农村去的“合法理由”?

 思来想去,这封城封村仿佛是想封口?封了口:

男孩娶不到媳妇的事

大学毕业就失业的事

双轨制的事 

免费医疗 

巨额财产来历不明罪

养老的事 

高房价

“洗钱”的事

 …… 

通通都没嘴巴提了? 

60年“大锅饭”饿死那么多人,明明是严重的政治之误,却轻描淡写以“三年自然灾害”六个字抵罪了!这次人祸:离58年“大跃进,放卫星”—广西梧州环江县水稻亩产13万斤…,只有三年。这个事情当时县、市、自治区,各大报纸都头版头条发布过。《人民日报》也高调报道。亩产13万斤?居然有人相信!

还有,66年全国停课至68年

还有,“知识青年上山下乡11年”

……

现在,绝大多数农民做出来的玉米粒,晒干了才7毛钱。而县城房价到了7000元高价,还在蛊惑农民进城买房。是想将更多的老百姓绑在高额债务上,让他们一辈子生不如死吗?高房价是怎么抬高的?除了炒房团,既得利益群是支持高房价的中坚力量。



前两天帮人家干活,没有戴口罩,主人家5口人都没戴口罩。为了顺应潮流,为了表现自己身体健康,吃饭时主人礼节上劝我“喝点酒”,本来不善饮,或者平常基本上不饮酒,但为了“喝酒防疫”,还是努力喝得面色酡红,好让主人放心高兴。主人是高兴了,响应专家建议,政府知道也应该高兴了,只有我自己不高兴。所以今天,斗胆在此一问,谁能告诉我?


 我估计此文发表后可能被封,也估计我的利益乃至人身安全会受伤害,但我还是“坚持一问”。武冈老话一句:“买卖成不成——问价不相亏”。

以前买东西一般很少问价,我不相信天底下无数斤斤计较、讨价还价的人,这次真的没有疑问。


 唉!假如真相不是我所想的,假如因这个我丢了现在的工作,甚至有不测,我情愿被构陷也不愿郁闷死。郁闷死名声不好。

父亲30年前就是郁闷死的!


 抑郁症就是神经病,相信此文一发,定会有人当我神经病。不当我神经病的人,看了肯定会转发。相信“转发有罪”的人,也会大有人在。



 2020.03.11 

了解武冈方言文化

 关注“都梁记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3/13 11:43:3551
去年秋季,武冈南乡洪水凼一位31岁的男人死于肝癌。他两个儿子,小儿子在洞庭读书,父亲才五十多岁。他是我知道的患肝癌罹难最年轻的生命!
2020/3/13 17:22:3551
战争越来越少了,恐惧战争已将成为历史,恐惧政治腐败应尽快提上议事日程。国家公德是由公务员带头树立的!
2020/3/11 13:53:5443
匆忙发稿,文稿拙劣!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