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啊,父亲

啊,父亲

路上文龙 2024-06-16 11:31

啊,父亲

作者/ 夏 雨


当岁月漂白了父亲的双鬓

夕阳凝望他渐渐隐去的背影

当忧思刻满了父亲的额头

流水感叹着悠悠岁月的无情

46e9b5ef76c6a7ef21c34b8bfffaaf51f1de66ab (1) - 副本.jpg

突然有一天,父亲病得不轻

曾经劳作不息的父亲

种植蔬菜,编织篱笆

喂鸡喂鸭,打扫村径

停住了忙碌的双手

躺在床上

撒开了那长满老茧的手心

8803.png

那一天

父亲把我叫到他床前

握住了我的手心

说他是上月农历二十三倒床的

说这个日子倒床不好

可能再也起不来了

我鼓励父亲把一切战胜


微信图片_20240602162859.jpg

那些日子里

面对病重的父亲

我从黎明守到深夜

又从深夜守到黎明

最终父亲关闭了他的枯井

我抱紧父亲,就像我儿时

偎依在父亲的胸襟

微信图片_20240602162859.jpg


想起了

五六岁时

父母去了很远的外婆家

我们姊妹几个去村外的山径

迎父母,躲在楂树下学鸟鸣

看父母能否辨出我们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240602105744.jpg

想起了

八九岁时

我做了一件事,有那么蠢

父亲带我去就医

路边刚干的山塘里

父亲抓到了几条剩鱼

他把最大的一条还给了主人

留着几条小鱼那么惬意开心

7cac734e9258d109bb3e4a1fd358ccbf6e814db2.jpg

想起了

十六岁时

我上高中了

父亲从离校几十里外

挑着米来校给我交生活费

父亲回家时天已全黑

父亲用扁担探路划火柴照行

微信图片_20190703160631.jpg

看到这熟悉头像的画屏

凝望父亲慈祥的眼睛

我想用我流泪的呼唤

穿过厚厚的隔层

唉醒我安眠的父亲


阅读 1100 3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