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纪实散文」致敬,我的连长!(上)

「纪实散文」致敬,我的连长!(上)

李良华 2024-04-01 09:46

65年冬,四川省汉源县富春公社武装部办公室内,一个应征青年正在和武装部长软缠硬磨。“部长,你就让我今年去当兵吧!当兵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我渴望好久了。不就差几个月么?”
这一幕让铁道兵某部前来接兵的首长看到了。首长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青年:高挑个子,阳光帅气,一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眉宇间更是透露出一股英气。首长忍不住问这个青年,“小伙子,你为什么这样迫切希望当兵呀?”只见这个青年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为了保卫国家,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呗。”首长再问:“当兵挺辛苦的,你怕么?”青年回答说:“我在农村长大,在生产队做工翻山越岭,什么苦没吃过?即使部队再辛苦我也不怕。”首长听了,频频点头。首长临走时对武装部长悄悄地说:“部长同志,这个小伙子,只要体检没问题,这个兵我要了。”

图片一: 连长曹丰权

不久,这个小伙子如愿以偿的当了兵,来到了铁道兵14师8740部队(后89368部队)。在河北省定兴县新训3个月后,分配到该团修理连。这个青年叫曹丰权。
铁道兵14师于1965年7月组建。刚组建才几个月的部队技术力量薄弱,急需培训技术骨干。曹丰权就这样被派往驻云南的铁一师学习专业技术。
在一师学习期间,为了不辜负部队领导的期望,上理论课时,专心听他讲,认真做笔记,遇到疑难的地方,时常举手发问,一股“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气势,不弄懂弄通不罢休。实际操作时,紧随师傅左右,铭记操作要领。自已实践时,严肃认真,一丝不苟。天道酬勤,曹丰权在短短的3个月学成归来。

回到修理连,他凭着学到的专业技术,放开手脚,苦干实干,很快成了连里的技术骨干。68年5月入了党,并担任班长,69年12月提升为排长。
70年元月,68团各营组建机械连。15连作为三营的机械连于1970年2月正式组建,人员来自团机械连、修理连和三营各施工连队。
曹丰权随着15连的组建作为业务技术骨干来到了该连担任副连长。后来升任连长。

图片二、连长曹丰权

77年我应征入伍,在15连任文书,和连首长们朝夕相处,加之和战友们的交谈,对连长有了较全面的了解。
提起曹连长,战友们津津乐道,赞不绝口。
60年代末70年代初入伍的老战士告诉我,连长是个工作狂,人称“拼命三郎”,工作中总是率先垂范。在京原线4374米长的云彩岭隧道施工中,我连主要担负电力保障、石碴运输、通风、抽水和机械配属施工任务。机械施工过程中,难免出现故障。尤其是抽水机坏了,隧道里的水会越积越深。施工连队上班的战士不得不被迫停工。有一天,连长看到施工连队的战士纷纷从峒里出来,心想肯定是抽水机出故障了。

一打听,不仅抽水机坏了,撑子面上的装碴机也趴了窝。此时抽水机班值班的战士已着手抢修。连长独自一人手提工具箱急忙去修复装碴机。进入峒内,到处都是积水,浅的地方刚没膝盖,低洼处的水有齐腰深,有的地方甚至达胸口以上。坑道里漂浮着一根根木头及木头碎片……此时,时令刚进入初夏,仍春寒料峭,积水冰冷刺骨。连长趟过长达百米的积水区,来到撑子面上抢修装碴机。连长全身的衣服湿透了,双腿麻木了,手红肿了,他全然不顾,考虑的是如何尽快地排除故障,恢复施工,不拖施工连队的后腿。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的工夫,故障终于排除,机器轰鸣了,连长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图三、在云南铁一师学习的曹丰权

连长常说,干部干部,就得先干一步;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领导只有在工作中,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才是应有的职责所在。
连长对待专业技术,刻苦钻研,精益求精。他文化程度不高,仅高小毕业。在学习技术过程中自然困难重重,但他没有被困难吓倒,深信“勤能补拙”。他每年都要购买大量的有关电工、电机等书籍。学习起来,如饥似渴,很少享受过囫囵的星期天、节假日。

正因为他有锲而不舍的精神,“有志者,事竟成”,连长的专业技术水平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提高。在电机、钳工、汽车电工、内燃机、机械修理等方面都有较深的造诣。比如:一辆有故障的汽车从他身边开过,他一听马达响声,便知毛病在哪里,立马给你说出个子丑寅卯来。连里所有的大小内燃机、电机的构造、功用,他都了如指掌。机械一出故障,只要连长在场,经他三下两下一摆弄、捣鼓,机器马上会完好如初。车床、刨床、电焊等技术活,连长样样拿得起,放得下。

连长在刻苦钻研技术的同时,大搞技术革新。修建通霍线时,我们连除了负责其他的机械配属施工任务外,还承担了碴场的碎石任务。
当时的设计是,火车轨道上方有一个大石料仓,料仓下安装几台碎石机、皮带输送机、卷扬机等机械,还有震动筛之类的配制设备。当装满石头的斗车从轨道上下来,翻倒完石头在料仓内后,又要人工去搬道叉,斗车从另一条轨道上去,如此循环往复,费时费力。连长想,何不搞个自动搬道叉呢?通过几天的观察,琢磨,反复实践,自动搬道叉终于成功了,大大提高了工效,我连创下了月碎万方石碴的记录,得到了上级部门的嘉奖。连长这一自动搬道叉技术革新成果和他以前的“发电机自动并车”革新成果一样,得到了技术部门的认可赞同,又一次荣立三等功。

如果说连长在业务技术方面是连里的行家里手,那么连长的军事技能更是了得。
我们铁道兵是特殊兵种,但每年也有两三次射击训练,实弹打靶的机会。每当射击训练,练习瞄准的时候,部分战士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想法。老战士认为,打仗是野战部队的事,我们干好本行,修好铁路就成,再说了,连首长们的军事技能,射击水平,不一定好到哪里去,练什么练?至于新战士呢,自恃文化程度高,不就是射击训练么?“三点一线”,多简单的事,又加之在新兵连的实弹射击都是“良好”、“优秀”的,有必要天天趴在地里傻傻地瞄么?

说也奇怪,正当战士们嘀嘀咕咕,心不在焉练习瞄准时,一只巨大的苍鹰从他们上空掠过,直落到前面山头的石崖之上,纹丝不动,双目直勾勾的瞪着练习射击的战士们。此时只见连长持枪快步走向山脚,待快到枪的射程之内时,迂回到一块石头下面。一声枪响,那苍鹰从山崖上栽了下来。当然70年代的保护野生动物未提到现如今的高度上。当连长提着猎物归来,呼啦一下从地上爬起来的战士们,有的跳着鼓掌,有的目瞪口呆,有的直呼“神枪手!”

图四、曹连长的专业技术登证表

无独有偶。实弹射击前,总要校枪的。一天上午,连长带我和通讯员一行三人去靶场校枪,途经半山坳,树上传来“咕咕咕”的叫声,我们循声望去,一对斑鸠正在树枝上嬉戏鸣叫,同时它们各自用嘴尖梳理着对方的羽毛。连长此时火速拉枪拴填弹,略一瞄准,扣动扳机,“砰”的一声,两只斑鸠先后落地。连长对我说:“小李,这把枪不用校了,挺准的,记住它的枪号,别混淆了。”自此,连长“神枪手”的名头更响了。
不过在战士们心目中,连长最值得尊敬的地方,是在于他关爱战士。

图五、曹连长在操作车床

连长习惯早、晚两个时间段下班排。早操集合完毕后,他让副连长或值日排长领操,自己一头扎进了班排。此举的目的是为了了解病号状况。他走近病号床边,用手轻轻抚摸战士的额头,看是否退了烧,问身体恢复得怎样,是否需要住院治疗,喜欢吃点什么。嘱咐病号好好休息,不要着急考虑上班,身体痊愈了,才是对连队工作最大的支持。几句贴心的话儿,几个关爱的动作,病号感激的泪水,夺眶而出,流过脸颊,挂在腮边……

图六、左,连长曹丰权,右,副指导员廖志清。
他们在科尔沁草原吐列毛杜碴场的合影

连长晚上下班排队查铺。新战士的大衣或被子掉在地上了,连长悄悄地捡起来,给战士盖上。连长特别关注的查安全隐患。我们驻扎在北方,冬春两个季节,须烧煤取暖。每个班都有煤火炉子,煤火通过空心墙散发温度,战士们以此来御寒。但墙壁难免裂缝,煤气泄漏的事偶尔发生。因此预防煤气中毒也就成了安全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连长同时也要求每晚值勤的干部、战士,一小时一巡查,以消除安全隐患,保障战士们的生命安全。
连长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要求通讯员把凡是战士家里拍来的电报,要及时汇报,以便随时了解战士们家中的情况,看是否需要安排战士探家,解除了战友们的后顾之忧。
有了这样的连长,连队自然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向心力,提高了战斗力。

图七、左: 连长曹丰权;中: 副连长黄焱祥;右: 指导员田有清。

我连在建连的11年中,先后参加了京原、沙通、通霍线铁路建设和唐山抗震救灾工作。在国防战备施工及抗震救灾工作中,圆满地完成了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全连有400余人次荣获连或连以上嘉奖,80多人次荣立三等功,二排六班荣立集体三等功。
在15连当过兵的战士们深有感慨地说:“在曹连长手下当兵,别白当,值!”
(待续)
作者简介:李良华, 1955年出生,1977年入伍,1980年退伍,退伍教师,湖南武冈市双牌镇人。 作品散见于:《铁道兵》报,《邵阳日报》,铁道兵文化网,今日头条,新华网,《都梁风》,《武冈文艺》 等.

作者李良华

照片由作者提供


阅读 451 1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