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1】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1】

都梁月 2023-06-01 10:13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1】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1】

友人亲人相继病亡,不胜悲哀。含泪作诗,一月之中,计有八首。哲人云: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诚哉斯言!

此一月至半年,当是以泪洗面、沉浸于悲海哀河中的日子,泪起泪落,都有一个消减的周期。欢乐,当属“公有财产”,可以共享;悲哀,当属“私有财产”,断难分担。劝慰,更是情感上的雪上加霜。

岂不闻 ,夫妻夫妻,去一则凄。流水夕阳千古恨,凄风苦雨百年愁,此之谓也!写诗悼亡,本身就是一种宣泄,制哀治悲的良药。给自己带来一点宽慰,此乃生者坚忍前行之责也。

律诗:怀念亲人     

天教鸳盟半路空,灵堂泪透奠花丛。

电炉可信催来世? 欲觅形容碎眼中!

一垒骨灰惊旧梦,卅年缘尽泣飞鸿。

望乡忘川轮回去,素月迎卿唤晓风。

【评析】首联起笔入题,“鸳盟”,夫妻的山盟海词,“空”,妻去也,一切空空如也,无尽感伤,扑面而来; “奠花丛”,即奠字花圈众多,“灵堂泪透奠花丛”,创巨痛深,深言其悲。

颔联见出凝聚力,“催、碎”二字,哀人心弦。电炉可信催来世?——焚化遗体的电炉,吱吱作响,它是否相信这是在催促亡人去做来世的投胎人?一个问号,引人疑问。 欲觅形容碎眼中!——等候领取骨灰的过程,实在令人痛不欲生,想要寻觅亡人的音容笑貌,因为伤心过度,已经寸心碎、肝肠断,泪眼婆娑中,已然不复完整。一个惊叹号,加深肯定语气。此联对仗工稳,措辞非常得体!

颈联不乏感染力,三十余年的人间姻缘,化作眼前的骨灰,换作眼前的凄清,此时的未亡人,情何以堪!所以说“泣飞鸿”,以此意象浇心中深悲巨哀之块垒也!

尾联前句用典:相传人死踏上黄泉路,途经忘川河,走过奈何桥,下得桥来,见到望乡台,喝罢台边老妇人卖的孟婆汤,即刻让你忘怀一切,匆匆看罢河边记着你前世今生的三生石,再看最后一眼人间,去了,再投胎轮回。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与世长辞,与世同在,阴阳两隔,阴阳一理。人啊人,将生死设计得何其风流,何其浪漫,何其有情!

此联对仗依然稳妥,再三品之,便有陆游“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的影子在。这就是读诗之后给予写诗潜移默化的影响。读诗犹如“临帖”,“临帖”多了,胸中的灵犀一点就通,笔下的机巧一招即至,纸上的文字一挥而就!

后句托出一个特写镜头:设想夜间皓月高悬,月华如水,照耀坟地,照耀亡人;夜月也在呼唤晓风,呼唤亡人。夜冷忽成蝴蝶梦,月明惟听子规啼。言外之意即是,让亡人快快轮回去吧!此为亘古以来,世间人们的深切期待:将死的悲哀现实,化作生的喜悦期待……此句看似平常,稍一沉吟,便觉作者用心之良苦也!“素月迎卿”的摹写,增加了形象的动感与立体感。

现代人写的悼亡诗,自当有现代人悼亡的气息!

u_2843627074_545656441&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EG.jpeg

阅读 2843 1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