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都是人间一过客

都是人间一过客

原创 张一 2024-02-20 15:23 6
林日新点评:陈碧秋先生曾在网上采访了我一次,那是我的第一本书出版后(2017年),但一直无缘见面,曾向舟子打听过几回,也没得到过一点消息……想不到他去冬已仙逝,唏嘘不已。呜呼——但愿陈先生一路走好,也许天堂需要他这样的网络大咖吧!

都是人间一过客


年前,在舟子的公众号里知悉陈碧秋因病故去,唏嘘不已。

其时,我因腰椎间盘突出发作,疼痛难忍,不能久坐,只能躺平。整个春节,因为神经遭受压迫,过了一个非常郁闷的春节。

今天,腰腿还是疼痛,坐在电脑前,疼痛程度尚可承受,趁刚开工事情不是很多,捋一下思绪,写点文字悼念一下这个苦命的兄弟。

与陈碧秋第一次见面应该是2011年10月下旬,其时,武冈人网的总部还在松山湖边上,高远站长踌躇满志,老特务是当红炸子鸡,豆腐李的生意看上去很美,中南的瓷砖卖遍大江南北,闯飘在上市公司风生水起,妙玉在南宁经营猪肚鸡,六王爷经常带着王妃与格格频频上头条……兄弟姐妹们事业都是上升期,无忧无虑。那天,高远站长约我们一起骑行松山湖,也就是那天,我才第一次认识了叱咤武冈论坛与武冈人网的陈碧秋兄弟,在此之前,我们只是网络上偶尔聊一下,从未谋面也未深入交流。也就是这天,我才知道,碧秋兄弟的打工生活跟我一样的苦逼:他在东莞长安某工厂做仓库管理员,我在深圳福田某公司做文案,都是起早贪黑待遇不高的工种。

跟大多数网友一样,大家对陈碧秋的形象,都是各种自我想象时的脑补:儒雅中年,满腹经纶,舌绽莲花,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线下一见面,这才发现陈碧秋就是一个木讷的邻家小男孩:个子不高,一米七都没有,黑瘦,穿着朴素,相比网络上的纵横捭阖,现实中碧秋兄弟不善言辞,言行举止不但透露出拘谨,而且有那么一丝丝自卑,这也是他好多年不与我们这些网友在线下见面的真正原因吧。

在松山湖骑行一天,很累也很开心,当晚我、碧秋、中南三个人睡一间房,那天晚上我们聊得很晚,话题与文学没半毛关系,甚至没说一句与文学相关的,无非是各自境况的相互了解、生活中的花边趣闻等等,因为陈碧秋有点闷,我和中南有意无意地逗趣他,要他敞开心扉去泡妞,宁做渣男不做单身狗云云。

或许我和中南的豁达甚至是肆无忌惮开玩笑的行为让他有了点触动,慢慢地放开了,也迎合我们的话题,时不时还露出不言而喻的笑容。尔后的日子里,他明显开朗了很多,与我们的互动也多了起来。

关于那天聚会的情况,闯飘曾发了一个帖子:https://www.4305.cn/w/66b40480f8z

从2006年至2013年底,武冈人网因为文学栏目吸引了一大帮喜欢写文字的老乡,同时也让我们几个业余兼职编辑成为了铁杆好友,自从2014年元旦《这些年,那些事》结集出版后,我的本职工作变得更加繁琐与忙碌起来,于是我向高远站长与老板推荐陈碧秋来做专职编辑,就这样,陈碧秋成了武冈人网的专职文案编辑,直至他2016年12月查出患了尿毒症尔后2017年中旬离职回家。

陈碧秋做专职编辑期间,我明显看得出他的变化,虽然工作不是很清闲收入不是特别高,但是他的工作稳定了,也算得上衣食无忧,干的又是自己喜欢的工作,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好了起来,再也不是之前清瘦、脸色菜黄、无精打采的形象,加之后来又有了个会做武冈美食的女朋友,生活过得很充实,人也胖了一圈。那些日子,我们每周最少见面一次,畅所欲言无所不谈,我也为兄弟的变化暗暗高兴。

他与女朋友是如何认识我无从得知,只是某天早上,某女网友从外地跑到深圳、从网友奔现到女友来了,陈碧秋没空去车站接人,还是另外一个编辑“笨鸟先飞”替他把人接到公司的。我听说后,在QQ上跟陈碧秋开玩笑,说老实人做扎实事,不声不响就一步到位了。

陈碧秋对这件事还是有点迷茫,要我帮他出主意,当时我与他聊了哪些具体内容我忘记了,大体意思是遵循本心,对上眼了就在一起,否则就不要牵扯太深。我是个比较传统的人,虽然开玩笑有点尺度,但是真正面对男女关系婚姻大事我是很慎重的,所以,我出的主意是完全是从我个人的世界观人生观出发的。这里还有一个插曲,我与他的聊天记录他给女友看了,他女友还特意给我发信息:一哥,你是不是反对我跟陈碧秋在一起?这事让我挺尴尬的,后来他们在一起了,我们也熟悉了,这事情也一笑而过。

2015年12月,我离职离开深圳回到长沙,此后再也没与碧秋兄弟见面。2016年12月分,在与碧秋网络聊天的时候得知,他生病了,肌酐偏高,确诊为尿毒症,需要每周去医院透析。得知这个消息,我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不妙,但是我还是想方设法安慰他,甚至找了个身边的例子来给他鼓劲:某某患了尿毒症,调整心态,积极治疗,快20年过去了,照样活蹦乱跳。我没告诉他,这个人因为家庭条件好,又换了匹配好的肾源。此时此刻,我只能精神鼓励,其他方面确实爱莫能助,心里懊恼不已。

碧秋患病后,武冈人网这群老友也纷纷慷慨解囊,公司老板、武冈商会老板也伸出援助之手,我们都知道,这些费用也是杯水车薪,至于后续如何,只能听天由命。碧秋回武冈后,我经常与他保持联系,精神支持而已,建议他治疗的同时,也搞搞自己的爱好,他听了建议,开通了一个书法爱好的公众号,但是没经营多久,就不了了之了。

在武冈的这几年中,碧秋肯定是在孤苦无助中度过的,他回武冈后,女友马上与他分手,这对他来说,肯定也是致命一击。有次,我与他通话,他故作轻松:“这是没办法的事,谁愿意跟我这个即将死亡的人在一起呢?可以理解。”

再后来,我就联系不上他了,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2023年元旦,我在武冈与舟子相聚,那天聊起碧秋,也试着联系他,可惜无法联系上。我知道,他已经完全封闭了自我,再也不与我们联系了,之前网络上的大师陈碧秋,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我们还能在网络上偶尔看到他的文字,现在他是彻底将自己隐匿起来了,直至悄无声息地逝去。

回想与碧秋交往的那几年,我们都是为了生活的打工仔,虽然我们是因为爱好写文字而结识,但是现实生活中我们从未讨论过文学,聊的都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包括跟其他人交往也一样,我从未与别人探讨文章该如何写,作品该如何润色,写作只是我生活中的调味品,我也不是靠写作谋生,写作对我来说,是让自己宣泄放松的一种方式,如果在这方面还那么苛求,岂不是太无趣了?所以,跟朋友聊天时候,我基本上是嬉笑怒骂貌似放荡不羁,呈现出来的基本上是正向状态,自己私底下的一地鸡毛基本不对外开放。碧秋很羡慕我的心态,不止一次跟我说:一哥,羡慕你的好心态,整天无忧无虑。

可惜,我的好心态这几年没维持好,人到中年,诸多不如意接踵而至,一度陷入惘然状态,日子过得一团糟,对外社交也是半封闭状态。所以,自从几次没联系上陈碧秋后,我再也没主动联系他,我觉得自己的状态欠佳,很难感染别人了;对他的情况,只能默默祈祷。

这些年,也参加过数次亲朋好友家属的葬礼,现场看到的,基本上是直系亲属的肝肠寸断泣不成声,大部分吃席的人把这当作一场聚会,出殡前一个晚上还有戏班子歌舞升平。生老病死,对旁人来说是故事,喟然一叹伤神一下就是对死者最大的尊敬。

网络上的大师陈碧秋,现在也成了我们熟人朋友中的故事;现实中的周小明,已经脱离病痛的折磨撒手人寰。

如果有平行世界,我希望周小明兄弟在那方世界重新崛起,无病无灾,快活一生;如果他穿越到了异世,我希望陈碧秋大师修炼成为一方大佬,快意江湖,再无当世的遗憾。


阅读 1337 11
分享到:
评论列表

言宋

易想起陶潜的“亲戚或余悲,他人已亦歌”。

11月前

言宋

这些年,也参加过数次亲朋好友家属的葬礼,现场看到的,基本上是直系亲属的肝肠寸断泣不成声,大部分吃席的人把这当作一场聚会,出殡前一个晚上还有戏班子歌舞升平。生老病死,对旁人来说是故事.

11月前

冰川金鹰

我们都是人间的过客,在穷其一生里,为了生存而四处忙碌奔波……

1月前

Break away

传说已落幕,但哥还是当年的哥。唏嘘青春年少,哀悼碧秋叶落。

11月前

林日新

陈碧秋先生曾在网上采访了我一次,那是我的第一本书出版后(2017年),但一直无缘见面,曾向舟子打听过几回,也没得到过一点消息……想不到他去冬已仙逝,唏嘘不已。呜呼——但愿陈先生一路走好,也许天堂需要他这样的网络大咖吧!

11月前

彭中南

文字还是以前那么洒脱,只是心境不一样了。各自珍重,各自保重。

41月前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