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你我生逢盛世,当为大鹏

你我生逢盛世,当为大鹏

紫陌红尘 2023-07-30 06:39

你我生逢盛世,当为大鹏

                  你我生逢盛世,当为大鹏

                                ——观《长安三万里》有感

                     武冈二中初2218班 钟诗涵

                     指导老师:王雪莲

    人人都是大鹏,人人都胸怀大志。

高适和李白两位少年的相识于一场误会,一场追逐,一场较量,一把高家枪,一次相扑术。马蹄踏过水潭,芦苇被吹得摇摇晃晃,两个少年与夕阳携手,一起走向远方。

20230730_064147.jpeg


如果说大唐是一首诗,那么长安当为千古绝句。高适看着旷荡不羁的李白欣喜地递上自己的诗词,献上自己的才华,却敌不过封建社会的束缚,世俗的偏见,商人之子的出身。“天下捷径岂是为寒门所开”这句话伤了李白踌躇满志的心,也让家道中落的高适低头沉思。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两个涉世未深的少年初次来到极富盛名的黄鹤楼,此时的李白还不过是一个因崔灏写出千古名诗而决意一见高下的鲜衣怒马少年郎,不过是一个在和高适离别时站在船头挥剑高吟“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意气风发书生家。

少年风流恣意,天真浪漫,快意江湖,就像是仙鹤从九重天上衔下的星辰,所至之处,无人不被其光芒所吸引,无人不为其璀璨夺目所驻足。少年拥有世人不及的天赋,世人皆称赞他。高适也如此,仰望他,羡慕他,忍不住靠近他,亲近他,效仿他。在这样的谪仙人面前,高适是显得如此平庸。毕竟,这世间真正的天才只有寥寥数人,凡人如我们才是历史的车轴。而李白却鼓舞高适:“高三十五!终有一日,你将说出你心中的一团锦绣!”

少年人总是豪情满怀壮志凌云霄,他们怀揣着“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梦想,高喊着“我辈岂是蓬篙人”,上敢“直驱长安,叩天子门”,下能游历大山大川,才华名动九州。

离别后的一年里,高适也尝试了各种方法,寻求了各路大人,甚至为了搏得玉真公主的青睐,不惜在岐王院里耍弄绝技高家枪。

岐王宅里歌舞升天,热闹非凡。权贵们充斥着姑娘们美妙的歌声,洋溢着王维清风皓月般的琴声,却没有高家枪的容身之处。“战士军前半生死,美人帐下犹歌舞”。世人从不会记得王维溜须拍马时陪笑的谄媚,不记得他献敌投城时的懦弱,只记得千里之外,幽幽山涧,静谧林中吟诗赋画的高洁的摩诘先生,才见识多面体。

见过少年杜甫的天真烂漫,古灵精怪。当见到后来杜甫的忧国忧民,关怀天下的胸襟气魄时感慨万分。

时光如白驹过隙,高适来到扬州奔赴与李白的一年之约。此时的李白早已名扬整个扬州城,整日千金换美人,他瞬间明白他们终不是一类人。唯一一个得了裴家剑法真传的裴十二却因男尊女卑,一腔报国热血,无处说凄凉。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恨巾帼无用武之地。这个世道不容女子为将,只余一句“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高适却因此深受启发,回归梁园训练武功。    

20230730_064153.jpeg         

十年后李白大病一场,与高适在梁园相见,望着高高挂起的皎洁却又孤独的明月,李白思念家乡写下了《静夜思》。少年终是不负再见,他一心求取功名,决心入赘于权贵之家,俯首低眉,终写屈服。二人辗转再次来到了黄鹤楼,李白心中郁闷大醉一场终为黄鹤楼题词。

虽然孟浩然也同意他入赘,李白却有着自己的傲骄,他虽内心不愿,但这世道如此,若没成官受世人尽颂,一切皆为蝼蚁。他终是无奈,无奈……高适极力否定,留下“否”字便不告而别。


后来啊,李白在长安名声大噪,他终是圆了自己的官场梦。他邀高适前来长安,可自己却与王昌龄等人热热闹闹地对诗。繁华的大唐与落寞的高适。志同道合时,祝你我旗鼓相当;分道扬镳时也祝你我各有千秋。

李白啊,李白。时也,运也,命运终是无常的。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命运终是对这个意气风发,如谪仙人般潇洒洒脱,桀骜不驯的他下了手。他本该是酒中仙是吹贯唐朝的风啊。最终他入了道,却整日醉酒当歌“将进酒,杯莫停,请君为我侧耳听。”他如流星举杯邀明月清风,仙人抚顶结发长生。化为诗篇,盛满盛唐的绮丽; 作为仙人,遁入千年的星河。李白,李太白!高挂夜空,终不落寞的,是月亮,也是我们的李太白。可这位谪仙终是放不下俗世繁花。安史之乱,他投向了永王,最后入了狱。高适念在朋友一场,还是出手解救。

热闹繁华的长安,烟花三月的扬州,百看不厌的黄鹤楼,这大唐盛世终是落了幕。黄鹤楼就像一座灯塔见证诗人们的聚散离合诗歌的气象万千。可是长安纵然毁于战乱,精神尤存。只要那些写黄鹤楼的诗还在,黄鹤楼就在,只要诗在,书在,长安就会在。你们也永远都在。

明日斗酒别,惆怅清路尘,遥望长安日,不见长安人。长安宫阙九天上,此曾经为旧臣一朝复一朝,发白心不改。

回头看,轻舟已过万重山;向前看,长路漫漫亦灿灿;抬头看,万里明灯照人间;低头看,脚下黄土千年绵;入心看,满腔热血为国燃。

“在下李白。”

“在下高适。”

“你是谪仙人,要回天上。我是世间人,我在世间盘桓。”

“你我生当如此盛世,当为大鹏!愿我们兄弟两个逢此盛世,亦为大鹏!”

“‘赵客缓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我是照着你的样子写的!”

“人生譬如朝露,转瞬即逝。”

……

20230730_064159.jpeg

所以,你问我大唐盛世的意难平是什么,我想:或许是李白忘记了和高适的一年之约、十年之约;或许是“你是谪仙人,我是世间人”的哀叹;或许是“这只大鹏飞不动了,也不想飞了”的放弃,;更或许是带军突破重围的高适眼前浮现出青年时期与李白的“狭路相逢”;或许是在看到“高适听到李白的消息急切转头”的那一瞬间眼泪纵然落下。



那,什么又是救赎?是高适的一句“他最好的朋友是我?真的是吗”的疑问;是每一个“别过”之后道路不同各自飞的未来;是“轻舟已过万重山”的喜悦;

是听到李白安好仿佛在说“各自勇者胜”的笑容;“一切安好”便是最好的答复。于是高适便点了点头,继续赶路愁眉舒展是他对于李白的牵挂,“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是对他们之间情谊的最好诠释。

他们在后世璀璨,却又在自己的人生里失魂落魄。

人人都是大鹏,但不是人人都能成为大鹏。



阅读 1865 22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