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

冷面书生 2024-07-05 11:50

IMG20240610172753.jpg

自杀

(小说)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不要对号入座)

云娘四十来岁就死了丈夫,丈夫当年是个生产队长,那年涨大水怕什么水库崩坝,丈夫云爷带领社员去水库里泻洪,跌入泻洪道被大水冲走,在江下两百多米处水流缓慢些的地方捞上了尸体。云娘哭得死去活来。全生产队的男女老幼都给他送葬,将他的坟墓正对着那座为他们大队旱涝保收的水库大坝。

云娘三个儿子,丈夫死时,大儿子正在上大学,二儿子也在上高中,三儿子在上初中,家中没有了顶梁柱,云娘像迷失了方向的、漂泊在大海中的孤舟,不知路在何方?

更有那些说三道四的长舌妇说云娘是克夫,想再嫁可能也没人敢要了。那年头,虽然生活清苦,但好死不如赖活着,哪个男人想被克死,更何况已是九十年代中期了,改革开放已到了鼎盛时期,各大少城市已暗娼遍布,那些老光棍也不愁没处发泄。

云娘本想再找个男人帮她养崽,可经那些长舌妇一教唆,就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上门。

当然,云娘才四十岁,也有生理需求,但她想找个男人完全不是为了这个,那是为了他的儿子读书的事。云娘三个儿子虽然生在山村出身寒门,但都是些读书的好料子,都是些可造之才。

如果光靠自己一个妇道人家怎么可能将三个儿子送到大学毕业?云娘愁眉苦脸,有话无处说,有苦无处诉。她忧心忡忡,但为了孩子们今后的成长,她也顾不得别人说三道四,竟公然放出话来:本人愿招一男人入赘,条件是五十以下,能劳动,肯付出,不挑人才。

过了几天,一个脚有点跛的老光棍,毛遂自荐找上了门。那男人四十四五,因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一条腿跛了,加上家中困难,父母又早亡,便与女人无缘,他是做梦都在讨婆娘。今天听一个朋友告诉他邻村的云娘要招女婿上门,他便应试来了。

”你能做粗活吗?“云娘见男人脚有点跛,但人还壮实墩厚,皮肤黝黑,嘴皮子很厚,像是个做事的把试,加之他那憨憨的长相,也不是个油皮子,便问他说。

”我除了脚又点问题,身体硬朗,我还有一门好手艺,打豆腐。犁田耙田种秧田,样样在行。养猪养牛养鸡鸭,无所不通。“这憨汉拍着胸脯凯凯而谈。

”你叫什么,哪里的人,讨过亲吗,有孩子吗?“云娘对他有些动心了。其实,在她心里,他要的就是这个样子的人。对于那些油头粉面,油腔滑调的是不入她眼的。她要的是一个扎扎实实,心甘情愿为自己养崽的,对于那点快活事她也是可要可不要的事了。

”我叫黄云初,长山村的,没有娶过亲,还没尝过女人的新。只是晚上有些想女人,我实在受不了就自慰,也不去当嫖客的。“黄云初自我介绍了。当云娘一听他叫黄云初心中略微一惊,他死去的男人叫曹云楚,两人名号中都有一个云字。

云娘竟答应了,她说自己请王祥友师傅看个黄道吉日,就去将黄云初接回来,再去址张结婚证。黄云初兴高采烈的回家了,骑着摩托车,吹着口哨,心里有难以言说的快乐。

云娘是个说话很诚信的人,过了几天,隔壁王老头给她看了个好日子,云娘开一台三轮电动车就去接黄云初,两人坐在三轮车前排,有说有笑,严然一对老夫老妻。

真不凑巧这天交警下乡村查无牌无证的摩托车和三轮车,刚到进入本村岔路口,就被交警叔叔拦住了。云娘的三轮车是过去丈夫骑过的,云娘年初才学会,车子已经老脱了牙,车牌早就没了,云娘也没有驾驶证,警察叔叔要扣留她的车子,云娘也知道自己违法驾驶机动车,是逃避不了追责的,她也万没想到只在城里城边执法的交警叔叔今天竟跑到乡下来了。她怪王半仙日子没选好,素有半仙之称的王祥友,常常吹嘘自己料事如神的,却这样的事都没算出。

云娘没有与交警叔叔争吵,可云初却大声叫喊:”今天是我结婚的大喜日子,你们不要没收我的车子。“交警见他说话傻乎乎的,两个半老的男女坐在一辆破旧的三轮车上,结什么婚呢,这样的傻逼连谎不不会撒,便要把车子拖走。云初急眼了,马上上前与交警拉拽,本来也没有肢体结触,谁料,云初因这天讨婆娘高兴喝了几杯白酒,可能也有点高血压,加上情绪激动,便倒了下去,一会就呼叫不应。交警赶紧打了急救电话,人民医院来了救护车。

黄云初被救到医院,进了重症监护室,通过检查,他是脑溢血。开了颅,人是没死,却成了植物人。云娘只觉天旋地转,怎么自己就真的是克夫的女人?

在医院住了两三个月,不过钱是政府出的,但黄云初成了废人,话说不出,脚手死了一边。医院通知云娘接病人回去,云娘整个人都懵逼了。人是她接到半路上的,他家中又无亲人,现在怎么办呢?本想找个男人替她养崽,可现在却要养他。当然,云娘并没有将黄云初赖在医院,人的心不是泥做的,她还是用那辆三轮车把黄云初接回家中。面对着一个植物人和三个上学的儿子,云娘拿不出什么法子,已经生无可恋了。

云娘经过反复思考,做出了一个残酷而又凄美的决定,她用三轮车将黄云初装着,将车开上山中那条马路上,眼一闭,车子冲下悬崖峭壁之下,云娘和这个没有做过夫妻的植物人已经粉身碎骨。

我估计云娘是用自己的生命诠释最底层人民的诸多无奈,也是她不肯再背着克夫的罪名负重前行。

只是云娘的大儿子,学校扶助他读完了大学,而两个小儿子就成为了打工族了……


阅读 663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