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我是一只猫

我是一只猫

紫陌红尘 2024-07-11 11:00

我是一只猫

武冈二中 杨景宇

IMG_20240710_065715.jpg

我是一只猫,一只名副其实的猫,一只无忧无虑的猫。我着一袭橘白相间的衣裳,全身肥嘟嘟的,整个看起来就像一个大毛球,楚楚可怜模样,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但也有不少的人管我叫懒猫,馋猫,捣蛋猫。的确,我在这三个方面颇有造诣,且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是懒猫,很多猫都十分犯困,我也不例外。先来讲讲我的日常生活吧,白天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睡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打盹,三分之一的时间用来冥想,白天见到我,我不是在睡觉,就是在去睡觉的路上。有人会试问:“那你就没有活动吗?”倒也不是。“白天不熬猫,晚上猫熬人。”一到晚上,我便像来了一剂肾上腺素,疯狂地撕猫爸猫妈的被子,偷走厕所卫生纸,到处翻箱倒柜。等到他们醒来,看着满屋的狼藉,看着地上睡得正香的我,只能又气又好笑,谁叫我是他们唯一的心肝宝贝呢?

再次是馋猫,说起来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我总是因为太馋而吃坏肚子,猫妈为了这个可是费尽心思,为了防止我偷吃,她每次把好吃的藏起来,她还摸清了家里所有的隐秘角落。不过这可难不倒我。我的千里猫鼻能闻到食物的气味,再来一个三级跳,我跳,我跳,我再跳……跳上凳子,跳上灶台,跳进橱柜,接着用移星大法把锅盖移开,再用三昧真火将食物煮熟,最后用铁砂掌配上海底捞月将食物吃进肚子,吃饱喝足又该睡了。等到猫妈回来发现,自然是少不了一顿降猫十八掌,那感觉,啧啧!痛并快乐着,反正吃进肚里的打死我也不会吐出来的,大不了,死猫不怕胖揍,咬咬牙就过去了。过不了几天,又故伎重演一遍。唉,果然是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啊!

IMG_20240710_065617.jpg

关于调皮猫,我可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猫。我的邻居是一只老“咯咯咯”絮絮叨叨过没完没了的老母鸡,还有一只老高昂着头傲慢得不可一世的大呆鹅,隔壁牛棚里还住着一头暴脾气的大蛮牛。那只母鸡还动不动向我爸妈告我的状,弄得我实在对它们喜欢不起来。我常偷偷溜进鸡窝,弄得鸡毛满天飞,小鸡崽们惨叫连连;我跃进牛棚,那蛮牛准横冲直撞,想要踩扁我,却总是拿身手敏捷的我毫无办法,看它那暴躁地抓狂,我却一脸无辜在它够不着的地方幸灾乐祸。就连邻居家的大狗阿黄见了我都得叫我一声“猫哥”。唯有那只大呆鹅老是对我横吹鹅毛竖瞪眼,扛着脖子叫个不停,吵我睡觉,我就将它下的蛋全给塞进鸡窝,把鸡窝里的蛋塞给它,往往闹得是鸡飞鹅叫,不得安生!搞得它们满世界找娃。而我依然蜷在家里睡我的大觉。

这就是我,一只又懒又馋又调皮的猫……

阅读 365 1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