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黄高远 >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黄高远

发布于2022/4/14 10:40:06 阅读:2130 评论:1

分享到: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武冈大坝村大杉脚下

我的外曾祖父,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高一学生:黄浩晨

我的外曾祖父,叫夏杰林,出生于湖南省武冈县龙从乡满背冲大杉脚下(现为湖南省武冈市双牌乡大坝村大杉脚下)。家里世代务农,祖祖辈辈都生活在湘西南的大山深处,那里的人们,民风彪悍,在军阀割据,内忧外患的乱世时代,出过土匪,也出过军官。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中国远征军奔赴缅甸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外曾祖父所在的院子,有一个黄埔六期毕业的营级军官,是外曾祖父族兄。1941年,族兄返乡招兵。族兄之前带领的子弟兵,是在孙立人将军的税警总团当差,在淞泸战场上,都与日本人拼光了。这次部队在长沙重建,族兄又回老家找人。外曾祖父有亲兄弟俩,留弟弟在家,自己就跟着族兄,去长沙当兵,打小日本。那时候的人们,也没有太多想法,只知道日本人要打过来了,必须要冲上前去拼命。
 
外曾祖父到长沙后,一直记得他的最高长官,就是孙立人将军。
 
外曾祖父在部队,因为年纪小,又有族兄的照顾,而且队伍里有很多武冈的同乡,大家也都很照顾他。他觉得来当兵是当对了,平时认真训练,有空也在族兄的指导下,学习一些文化知识。大约在年底的时候,外曾祖父的部队,又改编为陆军新38师,作为正在组建的远征军主力部队,准备投入缅甸战场。考虑到出国作战,代表整个国家形象,上级对部队的作风,要求越来越严格。外曾祖父因为表现好,后来又调到师部宪兵连,做了一个宪兵。他在严格要求自己的同时,还要去监督部队的士兵。
 
外曾祖父曾说起过,当宪兵也是很累人的活,但他还是渴望着上战场,去打日本鬼子。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仁安羌战役
 
随军入缅,仁安羌战斗中第一次负伤
 
1942年初,外曾祖父作为十万中国远征军中的一员,进入缅甸与日军作战。中国远征军在缅甸最初的日子,大家都是满怀激情,要与日本鬼子硬碰硬。当时作为新38师的这些部队,都是国民革命军主力中的主力,也有这个资本。但是事实上,由于英军等友军的不配合,在经过几场战役之后,部队损失严重,达不到预期的作战目标。外曾祖父虽然在宪兵连,没有上过前线战场,但因为经常与高级军官在一起,也感受了那种风雨欲来的压力。
 
外曾祖父,第一次上前线战场,是在一个刘姓团长的队伍里,他左边的胳膊和背部,都遭到流弹的擦伤,留下了永久的伤疤。
 
当时,外曾祖父刚好在一个团办差,团长也是湖南人,而且是族兄的黄埔六期同学。刘团长在接到一个英国人的命令后,一边让通信员联络孙立人长官,一边下令全团做好战斗准备。在接到孙长官的指令后,全团长途奔袭,在一个仁安羌的地方,与日军发生了猛烈的战斗。刘团长身先士卒,国军部队与日本贴身搏斗。,在英军轻战车及火炮支援下,国军部队顽强的击溃了日军。作为宪兵的外曾祖父,也因战事太紧,陆续加入了前线的战斗。在战斗中,外曾祖父第一次负了伤。
 
这场战争,就是历史上有名的仁安羌大捷,中国远征军一个团,救出了被日军围困的7000名英军,还有一批随军的西方记者和传教士。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远征军过野人山

九死一生过野人山
 
外曾祖父因为负伤,在族兄的安排下,后来离开新38师,到军部宪兵连去当差,顺便一边养伤。外曾祖父曾与人说及,让他去军部,本来是照顾他,却阴差阳错,让他又经历了一生中最为艰难的一段撤退,差点在野人山送了命。
            
前方随着战事的发展,缅甸作战失利,腊戍和密支那先后失守,新38师在孙立人将军的率领下,没有执行向国境内撤退的命令,径自去了印度。本来孙立人将军也奉劝杜聿明军长,让军部和新22师一起去印度,但是杜军长执意往国内方撤退,,于是第5军被迫向印度边陲转进,横穿过野人山。野人山横隔在中、印、缅交界处,高山峻岭,湍流绝谷,绵亘上千里,原始森林密布层峦叠嶂,耸翠堆玉,山间沟壑纵横,河网密布,第5军必须穿过野人山才能甩掉日军的追击。从1942年5月,第5军在缅北一个不知名的大村落中,全体官兵奉命毁掉全部重武器、装备和车辆,开始徒步进入原始森林。从此以后,补给断绝,全凭部队自行谋生。
 
外曾祖父因只是擦伤,很快就恢复得差不多。随军部进野人山,刚开始还是觉得没有什么的,特别是新22师,因为师长廖耀湘是邵阳人,所以很多士兵也都是邵阳的,大家从小都是山里长大的,以为翻个山回国,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可事实上,真的太惨了!当时野人山正值雨季,他的许多战友惨遭蝗虫,毒蚊吸血叮咬,被蚂蚁啃成白骨,横尸他乡异国。数万人进山,最后只有几千人不到,在孙立人派出的部队的接应下,最终还是去了印度。
 
外曾祖父也不敢去回忆这一段路程。新22师有一个军官胡子龙,和外曾祖父是同一个地方的,都是满背冲的,另外还有邵阳和武冈的一些同乡,大家互相扶持照顾,终于从野人山上走了出来。胡子龙后来还写了自己的回忆录,在回忆录中,详细记叙了他们走出野人山的经历。满背冲的黄三丛老师,在胡子龙的回忆录基础上,出版了一本书《血祭野人山》。我最近也重新读了这本书,仿佛从中也看到了外曾祖父在野人山的身影。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兰姆伽整训
 
兰姆伽整训,反攻缅甸一雪前耻
 
外曾祖父提及他们在印度兰姆伽的日子,就又津津乐道起来。我父亲说小时候,在外曾祖父的住处,翻到过很多张相片,都是外曾祖父在兰姆伽拍的。其时外曾祖父已成为一个小小的军官。相片上有腰里捌着手枪的,也有拿着冲锋枪的,那些黑白相片上的外曾祖父,真的帅极了。非常可惜,这些相片,还有一些军用的水壶(外曾祖父后来经常拿来温酒用),都没有保存下来。
 
在兰姆伽整训之后,外曾祖父他们,又接到新的命令,反攻缅甸。其时在兰姆伽的军队,被整编为驻印军,与在中国云南边境新组建的远征军一起,重新向日军发起攻击,重新打通滇缅公路,一雪前耻!
 
驻印军反攻缅甸,这是外曾祖父在山上放牛时,与父亲说的最多的经历。外曾祖父身上几处严重的枪伤,还有脚上的刺刀贯穿伤,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当时他们打仗,还有美国和英国部队一起。美国人在后面修路和修机场,反正是驻印军打到哪里,公路就修到哪里,每隔一段距离,还会修一个简易的机场。外曾祖父说,他们常常在山上,用布条作指示标,指引天上的美国飞机,先对前面丛林里的日军进行轰炸,炸完之后,国军再从两翼往下冲,基本上拿的都是冲锋枪,一路扫射过去,冲到最后,有时还得拼刺刀。
 
外曾祖父最凶险的一次,就是在与日本拼刺刀的时候,对面的日军可能是真的没有体力了,饿瘦如枯柴一般。都是不要命的对刺过去,外曾祖父的刺刀刺穿了日本鬼子胸口,但日本鬼子的刺刀,也狠狠的刺在外曾祖父的脚上。在那里也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疤。
 
受伤的士兵,会被战友快速救起,经美国人汽车,送到简易机场,再用飞机送回印度救治。外曾祖父在印度养好伤之后,很快又回到了前线,投入新的战斗。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资料图片:湘西会战时的芷江机场

参加湘西会战,保卫芷江机场
 
驻印军很快与远征军会师,把日本人赶出了缅甸。外曾祖父所在的部队,后来被整编为新六军,从云南被空运到了芷江,参加了湘西会战。
 
湘西就是外曾祖父的老家,也是新六军包括军长廖耀湘在内很多湖湘子弟的家乡。现在家乡正在被日军攻击,新六军的将士们,如猛虎如笼一样,赶赴湘西各个战场。
 
外曾祖父他们刚经历过缅甸的丛林战,部队战斗力和士气正旺。作为最精锐的部队,空投到芷江机场之后,就负责起机场拱卫的最后一道防线。后来外曾祖父有提起过,他们虽然参加了湘西会战,作好了准备,但后来还是没有与日本人交锋。因为日本在雪峰山下,已经被友军击溃了!
 
湘西会战是唯一在正面战场让日军全面败退的战役,也是抗日战争末期最大的一次战役。经此役后,直到投降,日本很难再组织起有效的大规模反攻。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外曾祖父最后生活在这座水库边上
 
受命返乡,照顾家眷
 
外曾祖父当营长的族兄,已经升为团长。考虑家眷还在武冈老家,湘西会战之后,就安排了外曾祖父回满背冲,先护着家眷,后面视情况而定。
 
这也是外曾祖父的运气,此后他一直就呆在老家,并没有随新六军北上。在解放战场上,新六军在东北被解放军全歼。
 
外曾祖父后来,也尝试过与一些战友,随军去台湾,但终是没有去成。他后来有说起过,还曾半夜里帮一个在国民党当大官的老乡,担着一箩筐的银元去送礼。后来那个大官老乡,拿了大钱飞去了巴西。他还曾把身上的盘缠,借给了一个隔壁院子的战友,那人得已去了台湾。直到80年代从台湾回来,还特意前来感谢过。
 
但外曾祖父因为家眷,留在了老家。文革的时候,也受过冲击。人们给他安上了国民党特务的帽子,在大会堂批斗他。但都是乡里乡亲的,也并没有怎么为难他,反而有很多小孩子,总是在这些时候,喜欢围在他身边,听他讲故事,讲那些在丛林中与日本鬼子打仗的故事。
 
在九十年代初期,因为县上的南上干部,也曾是远征军中的一员,打算给他们这些远征军老兵,按起义的标准,做一些安排。但外曾祖父居然拒绝了。
 
大约是1994年左右,外曾祖父因为中风,不幸离去。在他离去几年之后,听说还有凤凰卫视的记者,专程来到外曾祖父所在的满背冲,要采访这些远征军老兵。
 
当写到这时,恍惚间,我好似看见在那碧绿的山上,牛儿一旁低着头吃草,外曾祖父一瘸一拐的,牵着我父亲的手在山路上走,一边缓缓诉说着那远去的,硝烟弥漫的故事。在查询了许多资料,从想至此,准备许久,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还原历史,谨以此篇,献给我从未曾谋面的外曾祖父。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左一为本文作者:黄浩晨

附录:
 
从小,我就常常听父亲说起,我的外曾祖父,是一个远征军老兵,打过日本鬼子,而且是在缅甸与日本鬼子打仗。其实对于远征军,是个什么样的部队,我并不知道,直到我上高中后,了解的历史越来越多,当我特别去翻阅了与远征军相关的历史和资料后,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复。原来当初中国组建了十万的远征军背井离乡,远赴缅甸抗日,归国的却不到三万,无数英雄弃骨异乡。而我的外曾祖父,就是这归来的远征军中的一员。
             
父亲说他小时候,外曾祖父经常带着他在山上放牛,然后一边放牛,一边与他说一些打日本的故事。我得感谢父亲,这些事情,他至今都记得很清楚。经过父亲的口述,还有我去百度了很多与远征军相关的历史资料,将那段历史排列下来,我似乎也看到了外曾祖父,那些为国征战的岁月。

我的外曾祖父,武冈一个远征军老兵的故事
黄三丛:血祭野人山,右为文中主人公胡子龙先生手迹
 
过野人山的经历,外曾祖父很少同父亲谈起,但和外曾祖父同乡同部队的胡子龙老兵,他手写的记录,以及口述后,由同乡黄三丛老师编写的《血祭野人山》,提供了很多史实资料,我也在其中,似乎读到了外曾祖父的身影。
 
本文作者:黄浩晨
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高一学生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黄浩晨,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2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