奖食为贱

作者:都梁记忆  |  2020/3/2 15:18:23

奖食为贱



奖食为贱 

文/都梁记忆 

 

“奖食”这概念词,在武冈南乡口口相传应用还广,上至耄耋之年,下至乳臭之雏,都晓得这意思,都熟练得信手拈来朗朗上口。常见此小孩见彼小孩眼巴巴,看着别人家吃美食,希望得点施舍时……此小孩会坏人好事雏气昂昂大喊:“守奖鬼——守奖鬼——回家告诉你娘去——要打死  格”

这就是武冈南乡口语中“守奖”概念。


守候乞求到的食物,简称奖食。

 与奖食有关的语词还有,“守奖”、“奖重”等。

 奖食,守奖,奖重,在武冈南乡全是贬义词。 

小时候被爹娘不知多少次以这几个词教导过,也被别人以这几个词鄙视过。今天偶然想起原来就是这两个字?以前不是没有冥思苦想过。奖,这个汉字写过千遍万遍,因为从事多年学校工作,直至今天才发现它面目如此不堪!  


小时候到现在,武冈人乐善好施的品行常常出现在熟人之间。比方正用着餐或享受着美食,有熟人来,肯定要问“吃了吗”。这个时候视双方关系程度去,关系非常的“扯脱袖子”也要拉上座再吃点,吃过饭就“喝点酒”,确实不行招待茶烟。这是大人之间的“奖食”行为。  

小人与大人之间的奖食行为最广泛。我们小时候每个家庭都穷,食物相当有限和珍贵。大人们怕自家孩子眼馋别人家吃美食,常常耳提面命,“看到别人家吃好东西,不要去守奖哩,不听话打死你!”。

 我们这辈人都是听着这句话长大的。尤其是穷人家的孩子!富人家的孩子听不到这句话,富人家的孩子不存在“去别人家守奖”,富人只有奖励给穷人,富人给穷人的奖赏叫施舍。


 我被娘千百次以这话警诫后,远远看到别的孩子守奖的形情,大人们通用的那句话,是比“眼珠子都弹出来了”还传神的武冈南乡话,“眄到骨头里面去了”。  

“眄到骨头里去了”,让人想起“大人守着自家孩子啃鸡腿,旁边一条狗候着”的场景:鸡腿很香,狗候着鸡骨头,时不时喉节一声“嘎吱”,垂涎欲滴的样子。如果大人不在,十有八九小孩鸡腿会被抢劫。自家的狗守自家的小孩,才配守的资格,别人家的狗连守的资格都没有,别人家的狗有被挥棒赶走或恶訇骂走的可能。这恶訇一般是,“丑狗:咯细爱守奖”。

乡下人抓把米喂鸡,都要防着别人的鸡守奖的。


 说了这么些,读者诸君应该明白武冈人“守奖”的彻底涵义了。  现在就这个问题进一步展开讲: 

假如只是一条狗守奖,那主人家的处置态度与难度就简单许多;如果多几条狗守奖,那主人家处置方式便复杂很多:主人当然可以优先喂自家的狗,再则可以选择喜欢的狗“发奖给它”,也可以选择一条最弱势的狗:将孩子啃得不想再啃的骨头,以抛物线动作准确投放。这种投放本来挟有主人的偏见,往往被垂青的狗十有八九能腾空接住这奖食。这个时候,主狗皆欢。但如果不幸“没接住”,接下来的肯定是群犬乱噬的局面。这群犬乱噬的局面很像篮球“投篮时被黑”罚球的规矩:三投不中可以乱抢。

 将狗抢骨头与“篮球罚三次”相比,不完全类比:因为篮球选手都是双方精挑细选的健将,而主人家扔骨头给群狗,群狗的个体素质相差甚远。主人家的骨头不论被自家的优秀狗抢了还是被丑狗抢了,皆有失公允。假如碰巧我经过,看到自己家的优秀狗被“潜规则”了,我怎么想?何况这世界有人宁可喂狗也不给人吃的恶象。

 说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何当初爹娘要千叮万嘱“不要去别人家守奖”的根由:再穷再饿在家里,做好自己的事吃好自己家的饭,别去丢人现眼。  


我爹年轻的时候很有文化,能讲会算是乡里凤毛麟角的人才。他经历了“土改、大跃进、四清运动、文革”等历史风云,但他讲给我们听的是,“越是吃不饱的年成,越是不能乱吃人家的东西”,他常讲“奖食为贱人为贵!”,但爹把这句话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他给人办了事也不吃人家的饭,以至于晚年衣食都有忧,而抑郁症。  

爹讲这概念时,还借刘备的名让我们加深印象:刘备未发达时,关羽张飞常邀其吃饭饮酒。吃白食吃多了,关羽张飞都有点避开他,因为每次美酒佳肴上桌时,他就会衣履不整不请自来,从不误点。某次,关张二人约在船上饮酒,心想“这次刘备想来也来不成了”,岂知还是来成了。

 爹讲完刘备的事,常以一句话作结:宁可吃个拉拉扯,不可吃个“你也来!”。所以我这一辈子对文法语词的敏感,受“你也来”影响太大。如果听到“你也来”,完全不必去。有时候听到“你必须来”都可能是假的,必须以自己的经济地位审时度势方可定夺。


前几年时兴同学会,同学会从“大学同学会”流行到“小学同学会”,流行的理由是“联络同学情谊”,一步一步演化成炫富炫势,最后向“互相利用互相欺骗”发展。传销骗局不是从亲戚朋友同学骗起么?现在还在热衷于同学会的,到底还热衷什么呢?不好说了。


 奖食,守奖,奖重这些概念,今年55岁总算醍醐灌顶。获奖心态太重者简称奖重,于是倾尽精力去领奖,哪怕毕其一生,哪怕不择手段:比如服兴奋剂夺奥运奖。  


刨去奖重者,最显眼的就是奖轻者。何谓奖轻者?就是淡泊名利者。奖重与奖轻之间,曰君子正人。正人君子者,不偏不倚也:付出了,就必须得到;没有付出,谁也没有权力给任何人颁奖。  


从今开始,我理直气壮踏进人家的食堂,管它“无功不受禄”,管它“嗟来之食”。除了不卫生和看不上眼,我通通吃。还管它“守奖”和奖重,人家村干部都能替儿女在省城买房了,我还不好意思守奖。  

然心底里最清楚的:假如这世界没人守奖,每个人实实在在靠报酬为生,那颁奖者靠啥为生呢?假如每个人都实实在在以报酬为生,世界是不是美好许多?没有守奖的习惯了,才会专心致志去自立自强。  

难怪千百年来祖宗有“不要守奖”的训诫?原来守奖如此不要脸!


“不要守奖”算是祖宗们的先见之明了,为何我辈还如此重奖呢? 


 2020.03.02于武冈

 了解武冈方言文化,关注“都梁记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关注武冈人网微信公众号

关注武冈人网公众平台

热门评论
2020/3/2 22:01:3929
“如果这世界大家都不守奖了,那颁奖者靠啥为生?”
2020/3/2 22:08:3725
不要守奖,算上祖宗们的先见之明了。我辈为何还如此重奖呢?
2020/3/2 22:05:0424
“如果让你看到自己家的优秀狗被潜规则了,你怎么想?”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