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忆 父 亲《邵阳日报》

忆 父 亲《邵阳日报》

林日新 2024-04-01 10:27

忆 父 亲《邵阳日报》

林日新

十四年前的一个早晨,母亲打电话给我:“你爸从床上摔下来了……”我急匆匆地从三十里外的城郊中学赶回老家,送父亲进了医院。半个月后,父亲出院时,医生说“老人有轻微的痴呆症,要多注意保养”。这一期结束时,我便申请调回到家乡的中学:一所偏僻的乡村学校。父亲得知我的待遇变差了不少,很是内疚:“是我连累了你哟。”我安慰道:“钱多有多用、少有少用,照顾好二老才是最重要的。”

学校离老家只有五里地,由于是寄宿制学校,我白天夜晚皆要上课,一周除了周末,只有星期三能回家住一晚。在学校的三晚中,我只得靠打电话回家探听情况。头一年还好,父亲每天在母亲的指挥下,起床、刷牙、洗脸、吃饭。饭后母亲牵着父亲的手,来到院前的村级水泥公路上散步。有好几次,我趁没课的时间骑车回家转一转,看到父母牵手散步的场面,感到很温馨、欣慰和幸福。

谁知好景不长。第二年,父亲的身体急剧变坏了,跌倒的次数也愈来愈频繁。起初,父亲每一次摔倒,我都会叫120急救车。后来,医生对此习以为常了,就劝我:“这是老年性癫痫病,往后不用再叫120了,叫也没多大用处的。”此后,父亲的生活再也不能自理。母亲年近八旬,且个子矮小,根本没力气搬动父亲沉重的身躯,只得给我打电话。那段时期,我一听手机声响便会心头一紧:“坏事,爸的病又犯了!”电话一停,我立即与同事调课,心急火燎地往家赶。一到家就把父亲扶起,给他脱裤、擦身、换裤,扶他到床上躺好,再洗干净裤子,晾好,然后又赶回学校继续上课。

为了不让父亲的病加重,医生曾告诫我,要多向他提问题,逼他多动脑子。周末,每天吃了早饭后,我就搀扶着父亲在水泥公路上散步。我特地要他讲故事,因为我小时听他讲了许多故事,有一个《王华买父》的故事曾是他最爱讲的。等他结结巴巴讲完《王华买父》后,我就逗他:“爸,王华买父,哪天我把您卖了,行么?”他一听,顿时紧张起来:“这咋行,不怕别人骂你忤逆不孝么?”我继续说:“要是真卖,您说出多高的价?”他想了一下,讷讷地说:“留着我帮你守屋也好呀,总比一条狗强吧?”我心里一阵悲哀,仍故作镇静地说:“您说能卖多少钱?五毛钱,行么?”他睁大眼睛对我说:“五毛钱,我一个男子汉,只卖五毛钱?一只小鸡都要卖几块钱呢。”我乐了:“五毛钱?只怕倒贴钱还没人要呢。”父亲一听便释然了,连说:“没人要就好,没人要就好——世上哪有儿子卖老子的。”他说着却把我的手拉得更紧了。我心里一阵潸然。

后来,父亲的情况愈来愈糟,人更糊涂了,连我母亲都不认识了。妹妹仨从广东回来看他,他也分不清楚,他只会叫“妹子”,有时候他喊我母亲也喊“妹子”。不过,我的小名他记得挺牢,叫起来从不含糊。

饿了——“新伢子,我要吃饭!”

想起身了——“新伢子,扶我起来!”

想方便了——“新伢子,我要解手了!”

头痛了——“新伢子,我要吃药!”

……

每周一清晨,我与他道别时,他总会问:“新伢子,今天我等你回家吃饭!”我大声地告诉他:“爸,我要去学校,不陪你吃了。”他答应了,但当我走出大门后,他就又问母亲:“新伢子今天回家么?我要等他回家吃饭。”母亲说:“他刚走,今天不回家了。”他停不上几秒钟,又问:“新伢子明天回来吃饭么?”母亲答:“不回,要星期三才回的。”这时,父亲才终于高兴起来:“好,星期三,我等他回家吃饭!”

回想父亲年轻时的英武、潇洒,中年时的精明、刚强,再看看如今对儿子的无比依赖,我禁不住泪眼模糊,于是便有了我平生第一首诗:《等儿回家吃饭》。后来,这首诗竟发表在市报上。我拿着报纸,念诗给父亲听。他咧着嘴笑了,居然还伸出拇指夸奖我:“新伢子,真行!”我感到很欣慰,心里直祈祷:“但愿我的老父亲等儿回家吃饭的日子多些,再多些!”然而,这年腊月,父亲衰老的身子还是没能抗住朔风的酷寒,再也不能等儿回家吃饭了……

阅读 881 2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