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摘杨梅

摘杨梅

冰川金鹰原创 冰川金鹰 2024-06-04 11:44

摘杨梅

文/潘泽彪


我的故乡是扶冲,最爱还是扶冲本地杨梅。儿时,离端午节前几天,我们便会拿着薄膜袋子,去山里面采摘杨梅。

天晴的时候还好一点,山路好走,路边蔓延的虅条荆棘,我们可以用长树棍挑到一边,继续前行。 如果是下雨天,就背上曾经装过尿素化肥的薄膜,穿上短靴套鞋,义无反顾的朝山里挺进。

采摘杨梅是很快乐的,但同时也是很辛苦的,山里的杨梅树如果是头年去过,就自然很好找,轻车熟路,只顾一路奔过去就是了。如果是头一遭进山,就得寻寻觅觅,在偌大的一片森林里,去发现万树丛中点缀的一些红来。

往往发现了一棵野生的杨梅树,我们都很兴奋,于仓促中攀爬,却总是爬到一二米处,就滑落下来,有雨水的树干,带上些青绿色的苔藓,湿滑无比。我们便索性脱掉鞋子,光着脚丫,双手抱着树干,以青蛙的姿势匍匐在树干上,手脚并用往上蹬。小伙伴们就在下面用小手托小屁股,一旦手可以搭到枝干上,就像猴子一样,凌空一跃,翻上树叉处,以骑马的姿势坐稳,又俯下身来拉还没上树的小伙伴。

先就近采摘几颗呈半红形状的杨梅放入囗中,满足自己馋涎欲滴的渴望,树枝里满是那些青涩的杨梅,就如同我们青涩的童年。那些还有没上树的同伴,一样的可以分享我们的快乐,我们摘下带着红了的或者呈山泡形状杨梅的小树枝,顺势往树下抛掷,树下的小伙伴们便欢呼着,雀跃着,一同品尝着这山中一年一度心心念念期盼的美味。

而树上的小伙伴们,便开始疯狂行动起来,哪里有红的乌了的杨梅,便攀爬了过去,够得着的,就把枝叶掰到身前,用小嘴咬着那带着雨水的杨梅,品尝着这大自然的馈赠。够不着的就用带勾的枝条往下拉扯,实在够不着的就抱着树干摇晃,那些熟透了的杨梅就像雨点一样掉落下去,树下的小伙伴们便急赶慢赶蹲在树下的草丛里拾捡起来。杨梅树细小的枝干比较脆,容易折断,我们往往在有惊无险中攀爬,估摸着不能承载自己小小的身体的那些枝干,有时候不得以望梅兴叹,只有放弃。

一个上午下来,翻山越岭踏破几个山头,我们便会提着薄膜袋子满载而归。而头发上的树叶,湿漉漉衣裤上沾满的草屑,足够我们一路凯歌一路狼狈。

如今岁月更迭,一晃眼几十年就过去了,自从封山育林之后,就很少进山了。而儿时与小伙伴们邀约而行上山采摘杨梅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岁月是温馨的,许我以回忆,此刻武冈北站的雨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像儿时的快乐,依然在心田里澎湃雀跃……


武冈北站随笔2024.06.04(11:22)

IMG_20240603_123516.jpg

阅读 875 1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