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2】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2】

都梁月 2023-06-04 09:37 4
冷面书生点评:诗评精辟,有金圣叹之才


IMG_20230601_100654.jpg

为友人悼亡诗评点【2】

律诗·卿行万山中(新韵)

兴安一路到新宁,遗像成灰竟是卿。

昔日相依喧笑语,今时紧抱寂无声。

凄凄泪眼滴钱纸,两耳惶惶遗嘱惊。

山痛岭悲倾阵雨,松哀竹泣送君行。

2014年7月12日上午

【评点】此律所写,友人送亡妻骨灰回老家。很平常的一件事,写得紧凑、自然。源自现实,并无做作。诗的从头至尾,由一个个细节串联,串出客死他乡的哀莫大也,让读者深味”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的深悲巨痛。

颔联点明作者由客居之地广西兴安启程,返回长住之地湖南新宁。“遗像成灰竟是卿”,写的是友人不信妻已亡故,不信抱住的骨灰是妻!

这句应是悲情所致,读前人诗化裁的结晶:李商隐“蜡烛成灰泪始干”的诗句,立时浮现眼前。“遗像成灰”四字,令人深味不已:春花秋月比翼鸟,秋霜冬雪连理枝,但愿长久人尽痴,生离死别在此时,人生无常,人间深恨!

如果说“遗像同灰”,将会逊色不少!此二句是“起”,很自然地进入到颔联的“承”:昔日同车喧笑语,今时紧抱默无声。过去,友人夫妻同车,谈天说地,一路欢声笑语;而今,做丈夫的只能抱紧了妻子的骨灰盒,即令千呼万唤,呼天抢地,逝者已矣,再也无有应答,耳边萦绕的除了万壑松涛,便是千峰竹啸!读诗至此,不觉潸然泪下,不言而喻作者心,一哭难受读者心。

再读颈联, “凄凄泪眼滴钱纸”,说的是阴阳隔绝,万箭穿心;”两耳惶惶遗嘱惊”,道的是一朝诀别,悲思残生。亡人遗言在耳:不设灵堂,不收人钱,约三五亲友,做简单送别,去简陋安葬。真如此做,实难令人接受;办得风光些,则是于心有慰,亦世间常情也!若不按遗言办,友人有违发妻最后一托……”这两难之境,便是“两耳惶惶遗嘱惊”的内涵所在。

颔联与颈联对仗是稳妥的。这是写律诗的人需要格外注意的!对仗有瑕疵,艺术性便会大打折扣。

尾联。借灵车迤逦而行,转弯抹角,过无尽山岭的画面,以作者悲眼望之,故曰“山痛岭悲”; 以作者悲心处之,故曰“松哀竹泣”,松竹解语,物我同悲。有我之境,以我观物,故物皆着我之色彩——此据王静安所言造境:将山岭松竹来消磨,将悲悲戚戚来寄托。“倾阵雨”,是实写,近向雨多,以实话虚:人间深悲惊上苍,倾下雨阵来遥祭。苍天有情,抚慰亡人,伴君远行,逝者有慰矣!

这一路行程约摸150公里,群山峻岭,险峻之极,一条窄窄省道,形如九曲肠回,酷似一条放大了的羊肠小道,高可接天悠悠白云,低则连地幽幽溪涧,悬崖峭壁,挂着一条盘山公路。路上一辆灵车,踽踽而行,行出那白日魂梦难消散,几多凄惨烟霞总弥漫!

u_2843627074_545656441&fm_253&fmt_auto&app_138&f_JPEG.jpeg

阅读 2326
分享到:
评论列表

都梁月

深谢忠义君高看,到访评点!

1年前

王忠义

作诗有高度,析诗有深度!胡君学识,学生钦敬!

1年前

作者回复:

深谢忠义君高看,到访评点!

2023/6/12 16:26:20

都梁月

过誉了,深谢冷面书生君评点!

1年前

冷面书生

诗评精辟,有金圣叹之才

21年前

作者回复:

过誉了,深谢冷面书生君评点!

2023/6/4 22:12:32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