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天亮前吃年夜饭

天亮前吃年夜饭

原创 罗建云 2024-02-22 16:25

今年春节,我携妻儿回湖南老家过年。我打1998年南下,迄今已是二十六年。在漫长的人生岁月中,我回湖南过年极少。如果不是父亲八十开外,也许我与家人又将选择出国旅游,在地球的某个角落晒着暖暖的太阳。此番返乡,纯粹陪父亲过年。父亲老了,需要陪伴,儿孙回家,父亲高兴,胜过任何花言巧语。

7385df9dbfe75fdb7ce55d2c677003f.jpg

  “过年”是中华民族的特有习俗,与我们很远,又很近。在我的记忆中,仍是小时候过年最有滋有味。

  我的老家位于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一个名叫铁矿的村庄,归属湘西南,地处雪峰山脉。童年时,每逢过年,父亲会去集市买鱼买肉,加上自家养的鸡鸭,打些豆腐,熏些腊肉,烤着熊熊的柴火,感觉过年真好。

  大年初一,父母领着我们兄妹四人去外婆家拜年。外婆家位于梅子口(又名梅子冲),离我家直线距离约两公里。可那年代,每逢春节,漫山遍野,银装素裹,颇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势。

  母亲是外婆的大女儿,父亲是大姑爷,他们在外公外婆、舅舅舅妈、表兄表妹心目中,分量特别重。父亲领着我们分别去给四个爷爷及十几个舅舅家拜年,单是炮竹就得准备一箩筐。

  就我而言,最开心的不是拜年有糖果吃,而是帮外婆接客人。外公四兄弟,大爷爷有两儿两女,二爷爷有五儿一女,排行老三的外公有四儿四女,四爷爷有两儿两女,他们的儿女当时大多已结婚,出嫁的姨妈回娘家拜年,快到梅子冲时,放几个炮竹,示意家中派人去接。我们三兄弟在同辈中算大孩子,大人要准备饭菜,便由我们去接客了。

  与其说是接客,倒不如说是接炮竹。等拜年结束,大哥牵头,二哥领队,我和其他小一点的孩子就去找草垛,找脸盆,找牛粪,找雪堆,找泥巴,然后将炮竹插入草垛、脸盆、牛粪、雪堆、泥巴中,点燃引线,使劲跑,到远的地方看炮竹把草垛炸个洞,把脸盆冲上天,把牛粪炸得稀巴烂,把雪堆炸个孔,把泥巴炸得满天飞,我们就特别高兴。那时炮竹安全系数不高,大人不让我们放。可一年一遇的机会,我们怎么会放过?

  过年期间,往往是几家人轮流请客吃饭。每家每户那么多子女,得摆多少桌呢?那时我只知道大堂摆不下了摆里屋,里屋摆不下了摆厨房,有些还得摆到邻家去。大家从早上吃到中午,从中午吃到晚上,饭冷了再热,酒冷了再煮,菜没了再做……总之,吃一餐饭,没三五个小时结束不了,有时能吃一整天。

  外公去世得早,外婆一人拉扯八个孩子长大。春节请客吃饭,外婆至少要杀一头猪,打上百斤豆腐,否则,十几桌人吃饭,菜哪里够啊!

  九岁那年,母亲去世了。二哥懂事早,他领着我与妹妹去外婆家拜年。我们空手去,舅舅舅妈说“情意重千斤”。后来二哥结婚了,每年都准备烟花礼品,带我与妹妹还有小侄子去拜年。

  在我的记忆中,年夜饭都是天亮之前吃。公鸡尚未打鸣,父亲便做好年夜饭,叫我们兄妹起床吃饭。在老家农村,如果哪家没有吃完年夜饭,便去敲别人家的门,不管是好友还是贵客,主人家肯定不会有好脸色看。

  不怕大家笑话,二十岁前,我一直以为全国各地都是深更半夜吃年夜饭。直到1999年春节,我第一次在外地过年,才发现广东的年夜饭不分白天黑夜,只是比平常丰盛一些而已。我还奇怪,广东的年夜饭为什么不要半夜起床吃呢?

  从打工到创业,从流浪到定居,我最终在东莞安家。年龄越大,越觉得父亲不容易。于是,在这个春节,我与家人千里迢迢回湖南隆回过年了。父亲看到我们回来过年,喜上眉梢,感觉四世同堂、儿孙满堂真好。

  岁月催人老,许多美好的记忆已经忘却,唯有记忆中的年,仍是那么清晰,那么可人。

18202b3097705087050ac7d9c0c2699.jpg

文章来源:中国新闻报 2024年2月20日A08版

阅读 1061 9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