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判

冷面书生 2021-05-12 12:36

谈判


wx_camera_1620738946725.jpg进入夏天以来,温度渐渐升高,我心情遭透了,唉,有谁能体会我一个糟老头子内心的苦。


接连几个晚上,都在谈判,可比重庆谈判还难,对方就是半步不让,”寸土必争“。


老哥们可能不知我和何方神圣谈判吧,其实这谈判对象不是西方列强;也不是官员土豪;更不是左邻右舍;也不是十二生肖,却是那砍头的、小得可怜的蚊子,开始我这样认为。


太阳下山后,黑夜像魔鬼一样降临,把灯一拉燃,那些微型轰炸机就发动马达或播放音乐从烂屋的四面八方向我涌来,一架架俯冲向我的头上、手上、脚上,就是有掩体的身上它们也有穿透力。不一会儿,我全身又痒又痛,到处起了圪塔,我开始是骂娘,继而发言遣责,抗议,恫吓,都无济于事,这些微型轰炸机丝毫不惧怕,对我的强列抗议视若惘然,继续它们的行动。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夜,第二天晚上我改变了方式,准备和这些来犯之敌进行谈判。天黑之后,它们从太来洋、日本海、台湾海峡等处向我涌来,我大声的说:”请诸国飞机暂停行动,我们进行谈判。这时马达又在我的不足三十平米的领空响起,我知道它们要向我实施进攻了,便大喊:”上帝,你疯了,怎么不管管这些恶毒的家伙?“一个来自悠远的苍老的声音响起:”糟老头子,这是我在三十万年前开了一个玩笑,给人类酿成的苦果。三十万年前,上帝在创造了很多生命的时候,也创造了蚊子。可这蚊子却对上帝说,我身体这么小,没有体力,靠什么生存?上帝不加思索的说了一句,你们就靠吃人的血生存。那时的人还是猿人。后来上帝又给蚊子配备了一套输血的工具。糟老头子,上帝的承诺是不可更改的。现在,你想摆脱蚊子们的噬血,只有去和它们谈谈条件,当上帝的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苍老的声音我想应是上帝的声音了。这是推测出来的,因为人类那些拥有至高无上权力者就是用这种口气说话的。


我听了马上说:”伟大的英明的上帝,您要我怎么和这小恶魔沟通呢?“

”我可以让它们说人类语言,你是汉人,就让它们说汉语,再就是我可以让你说蚊语,你自己选择吧。“我选择了用蚊语说话。


我开始和蚊子先生谈判了,我进入角色后才知道,这地球上的每一种生命都不容易。蚊子谈判代表痛哭涕零:”尊敬的老大爷,上帝只赐予了我们只有喝血的本领,如果我们能啃骨头,绝不来喝人血的。虽然我们喝的是血,但我们也就只能活几天。其实到目前,你们人类完全有办法让我们没有办法袭击你们,只怪你这糟老头子太穷,连蚊帐、蚊香都买不起。你们人类的科学家早在几十年前就可以灭绝我们蚊族,日本科学家可以用一种手段让我们母性蚊子绝育,正准备实施时,却遭到了蚊香商、蚊药商、电蚊商、蚊帐商联合财政税务部门的反对,理由是会造成很多人失业,减少财税收入。“听了,我明白了很多道理。可是我老了,老了,一个丧失劳动能力的老农民,就政府每月补助一百元,精打细算也拿不出钱来防蚊。


也不能怪人家蚊子,它们也只按照上帝给它们生存生活的法则过日子,难道让它们不吸穷人的血,就是谈判的几个代表同意,恐怕其他蚊子不同意。三天以后,谈判没成功,上帝收回了我说蚊语的权力。


我终于明白,我与蚊子都被上帝捉弄了,蚊子咬人吸血是上帝安排的,已经成为这个种族生存的本能,我们之间谁能放弃自己的生存法则而去违心签约。我没钱买蚊帐,也不忍心买杀蚊药去毒死它们,就让它们咬吧,反正让它们把血吸光为止……

wx_camera_1620738946725.jpg

阅读 6129 6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