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写在二姐的三月三

写在二姐的三月三

紫陌红尘 2024-04-12 08:46

mmexport1712814563775.jpg


“三月三,地菜吻鸡蛋”,是我们老家的习俗,虽然没有广西壮族同胞那么载歌载舞的隆重,但在那个物资极为匮乏的年代,也算给足了三月三仪式感。

小时候我家的三月三是属于二姐的,因为只有她在这一天有鸡蛋吃——她三月三生日!我家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谁生日谁可以在那一天吃一枚鸡蛋,而其他人连蛋汤都喝不上,因为那个鸡蛋是整个带壳煮熟的,没汤!一个完完整整的鸡蛋成就这个孩子完完整整的生日快乐,而我们只能咂唧着嘴看着,咽着口水,并扯长了对自己生日的期盼。

印象中,三月三的二姐特别神气,手揣着那枚还滚烫着的鸡蛋,不时地倒着手,甚至还有模有样地努着嘴,吹了又吹,再小心翼翼地敲开壳,开始剥,不一会儿就剥出白玉般的蛋白,因为有了地菜的加盟,隐隐呈现出一些碧色,似乎在溢着香。不甚规则的椭圆体,上部浑圆下部稍尖,浑圆的那端蜕去壳,照例有不饱满的凹陷,还包着一层薄薄的衣,散发着诱人的味道,应该比我生日时那一枚更好吃吧!在旁边眼睛瞅出水的我不禁咽了咽口水,毕竟是三月三,这鸡蛋是与地菜一起煮的,肯定有不一样的清香和美味,我是越发羡慕甚至有点忌妒二姐了。有一次,二姐慈悲了那么一回,竟然分了我一小半,我狼吞虎咽地囫囵吞了下去,愣是什么味道都没有品出来,但我依然觉得那是我吃过的最鲜美的鸡蛋。多年以后,姐妹俩聊起了这一幕,果然是我口水快流了一地的巴巴眼神,刺激了二姐的恻隐之心。

回忆往事有苦涩更有温馨,如今又是一年三月三,邻省壮乡同胞又在以自己民族的特色庆祝他们的节日,朋友圈里都在晒地菜煮鸡蛋,而我给二姐打了个电话,并磕开了一枚刚出炉的热辣滚烫的鸡蛋……


阅读 1007 2
分享到:
评论列表
暂无评论,期待您的精彩留言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

关注武冈人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