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楚南老虫 > 离开剧团时的最后一个剧本《上访》(祁剧高腔)

离开剧团时的最后一个剧本《上访》(祁剧高腔)

楚南老虫

发布于2013/9/9 21:03:53 阅读:6481 评论:0

分享到:



                                                  (此剧也可用作丝弦剧演出)



时间:此时

地点:眼前

人物:甄良善:未满六十岁的守门人,绰号“老佛”;

          门   神: 一个与“老佛”年岁相仿的平凡老头,干什么的?天晓得。

          【幕启:台上一桌两椅;桌上一壶两杯。

          【老佛甄良善上。

老佛:唉——老佛我今天闯了祸,说来好不气恼我!

          唱)如今有人太作恶,我难把不平事儿搁。

                  找上局子把理说,纵然坐班房,

                  我也要把他的乌纱帽翅翅来打脱。

         【唱到激忿处,抑不住手一挥,碰上迎面走上的扫地“门神”。

门神:哎哎哎——(退)

老佛:(致歉)吙哟......对不起!

门神:(和善地)您早。

老佛:早?同早同早!

门神:老兄弟,大清早的,有事?

老佛:是。老兄,咯是信访局吗?

门神:是呀。您有事?

老佛:哎!是嘞。无事不登三宝殿。

门神:请问要求何方菩萨?

老佛:(旁白)和尚冇亲帽帽青,咯咋老兄跟我同行,起居不离八字门,扫把胜比儿孙亲,是个守

          门咯。来,老兄,我帮您扫。(接扫帚扫地;门神抹桌子。)

门神:兄弟,我看你心里不清爽啊!

老佛:是的。

门神:来,坐坐,喝杯茶。

         【老佛接茶跟门神对坐。

门神:兄弟,有气莫往心里闷。跟我发散发散。

老佛:咯大院的老局长落实了吗?

门神:您找他有事?

老佛:嗯。

门神:麽咯事?

老佛:老弟兄啊,您我小百姓有何容身之地哟——

门神:讲吧,你讲。

老佛:老兄啊——

          唱)我名甄良善,绰号叫老佛。

                 岗位传达室,当的把门神。

                 十年如一日,邪风不敢侵。

门神唱) 今天您心事多,眉毛愁成坨。

老佛唱) 莫讲我愁成坨,一讲就来火。

                  就为才刚老佛家,被人砸了锅。

门神:吙唷!为的麽咯事?

老佛:讲起来话长。早几年我甄良善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得了三十平方米住房,我跟老婆带两个儿子

          住下还算宽敞,前年,大儿子结了婚,咳!那才是——

          唱)碓坑里拜年,拢手拢脚。

门神:哇!借问兄弟,碓坑里拜年又如何个拜法?

老佛:您听罢。

        唱) 叫老哥莫见笑,开门现丑您瞧瞧。

                 一间屋几十个角,个个角撇人脚。

门神唱) 兄弟此话何解说?一屋何来几十角?

老佛唱)  听我摆来听我说,听后方知话不错。

                 小屋上下共八角,三床二十四个角,

                  桌子角,凳子脚,柜子箱子笼子角,

                  角碰脚来脚撇角,坛坛罐罐躲床角。

                  烂铜角,碎铁脚,凌东八碎塞死角。

                  还缺一个垒灶角,更无空地能容我

                  五个大人十只忙忙碌碌奔波的劳命脚。

门神:是啊,老俩口、小俩口外加小叔挤做一处,实在难为你俚啊!

老佛:难为!?还有哭笑不得的呢。

         唱) 本月媳妇做月婆,爷爷奶奶

                   儿媳叔侄,全都住进了妇产科。

门神:哎呀!我就不明白了,您儿媳生崽,何必一家人守在医院里呢?

老佛:哎哟哟哟(苦笑)我的老哥吔,我一家人还冇得咯样轻狂!一家人拱在医院里,医院也容

           不得嘛。我是讲儿媳做月婆也在咯三十平方的小屋里哟。

门神:哇——那确实是太不方便了。

老佛:撇得冇法,我找后勤科科长费斯托打了个招呼,就跟儿子在屋山头搭了个八平方米的偏山

          棚,算是得了个退步的地方。

门神:嗯——搭偏山,倒也是个权宜之计。

老佛:我老俩口带老满崽住棚,他小俩口带嫩奶崽住屋。

门神:好!六位老少将就得过。

老佛:是咯喃,我也知足了。可是......

门神:又何的了?

老佛:松活历子冇开始,费科长找麻烦了。

门神:何的!?

老佛:(学费科长神态)喂!我说老甄呀,你住房太紧逼,领导决定给你调调。

门神:好哇!

老佛:好?哪能好哟——我说,不劳领导费心,搭了咯个偏山,我将就得过去。

门神:那倒也是。

老佛:费科长就不咯样看呢。

门神:他有何高见?

老佛:(仿费神态)老甄,调房是领导的决定。这院子原是局长住的,早几年他被打成走资派,院

          子收归公家,如今平了反,官复原职,完璧归赵,院子得归原局长。

门神:吙!他是何方局长?有咯样厉害!?

老佛:局长其名我听讲过,局长其人我冇见过,天晓得他厉害不厉害?我正在犯想心,费科长不耐

            烦了。

门神:他要何的?

老佛:(仿费神态)哎——老干部平反复职你倒是拥护不拥护?拥护呀!我连顿都冇打一个就表了

           态,可他......

门神:他又何的?

老佛:(仿费)拥护就得见行动。马上搬房子!!!

门神:莫名其妙!有咯样拥护的?

老佛:你敢倒问他?!我连大气都不敢出呢。人家拥护局长,你我咯号看门人惹得起?

门神:(摇头)唉——(又点头)也是啊,官大压死人,自古如此。

老佛:(诧异)您敢咯样讲!?我呢?只得应着:我搬我搬我搬。

门神:是,搬也行。有比咯里更宽敞更方便的住房就搬去,偏山棚是不能住。

老佛:是是是,我跟他去看了看新屋,心就凉挂半截。

门神:咯句话又何咯讲?

老佛:咳——老兄啊!

        唱) 科长领我看新窝,出门就把公汽坐。

                  来回车费八十分,占去日薪一半多。

门神唱)  车费花去咯麽多,一路究竟何咯走?

老佛唱)  此去江南一角五,过渡分币添五个。

                  江北不达北郊路,八个小站算两角,

                  还得转站把车坐,等车等出五星火。

门神唱)  放逐北郊是大错,纯粹存心把人磨。

老佛唱)  逐北郊,非小可,还得步行五里坡。

门神:哎呀呀!咯还了得!

老佛:我敢说了不得?

         唱) 跟他讲理摆事实,反说我蜕化变了质。

                   意志薄弱骨头软,凤凰成了缺钙咯鸡。

门神:呸!滥用权力,信口雌黄!

老佛:老兄,将心比心,你我都是养家小的户主,一月工资,无旁花费管穿管吃都很紧张,叫我从

           一元五角的日工资里抽出八角咯样来回的嘟嘟——呜——真是伤财损骨头,不值啊!

门神:老兄所言句句在理。

老佛:还有更要命的呢。老兄,我儿媳、孙孙都还冇出月啊!

门神:是呀!他能不替您想想?

老佛:他替我想?做梦吧!

         唱)  他脑瓜子抬得天呀天来高,

                   他眼珠子迸呀迸出火苗苗,

                   他胸脯子挺呀挺成一张弓,

                   他臂膀挥上挥下又是一操。

         白)(仿费)喂,姓甄的,我告诉你,局长马上就回城,你不把房子让出来,到时候可莫怪

           我不客气。那下子咯我——

         唱)  脑瓜子气得摆呀摆摆的摇,

                   眼皮子急呀急得颤颤的跳,

                   胸脯子堵啊堵得阵阵地慌,

                   双手冰凉血压呼呼飚老高!

         白)他见我气得错乱了方向,便说:咯样罢,你还得先搬,有困难慢慢解决。

门神:如何个解决法?

老佛:(苦笑)嘿、嘿嘿、嘿嘿嘿,他让我提前退休。

门神:提前退休!?岂有此理?

老佛:我一退休,工资少一截,叫我如何养家糊口?

门神:不能退。你还很能干。

老佛:是啊,我还只有五十五岁呀。可他费科长把脸一板,眼一瞪,手一挥,脚一跺,熊势虎势冲

           我嚎:姓甄的,你看清点。局长是老八路,扛过枪、打过仗、渡过江、受过伤,他是革命功

           臣,国家栋梁,如今落实政策,人家已官复原级,咯房子你硬不让,我就把你负偶顽抗的态

           整材料上报。好好想想吧,这可是对待平反政策的态度问题。

门神:呸!哈欠打出臭屁味。

老佛:您敢骂!?我硬就被他唬住了。我说,我搬我搬我搬。

门神:你真搬?

老佛:是啊!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一走我就动手搬。

门神:咳——

老佛:搬是搬了,只是——

           唱)  我六口有三个背了药锅。

门神:为麽咯!?

老佛唱)    媳妇引出月风火,婆子扭伤腿胳膊,

                    可怜我个小孙孙,整天整夜唱丧歌。

                    孙子唱丧歌,婆子和儿媳生了寒火。

                    急得我两头受瘴气,难把咯枷脱。

门神唱)    咯番苦情又因何?不妨对我也说说。

老佛唱)    婆子成天埋怨我,乱了准星丢了砣。

                    不该怕事縮肩膊,落得家小受折磨。

                    到如今,住的是八面来风的鸡婆窝。

门神:住进鸡婆窝!?

老佛:婆子骂的气话。她指的是偏山棚。

门神:老兄,您真不该搬。

老佛:快莫讲。

          唱)   我耐着性子按着火,语重心长细劝说。

          白)我讲老婆子吔,人家老八路,扛过枪、打过仗、渡过江、受过伤,是革命功臣,国家

            栋梁,莫说如今有个避风雨的 窝,过去我一家住在桥洞下,八路军进城你还腾出洞来让他

            俚睏呢,过去能做咯事,如今就不能做了?

门神:咯个思想工作不是咯么做的。

老佛:又该如何做!?

门神:兄弟啊!

        唱)路工铺路为麽咯?无非方便世人走。

                桥工架桥为麽咯?只为天堑无阻隔 。

                摆渡搏浪艄公事,风雨行舟为大伙 。

                共产党人若摆功,公仆称呼定空落。

                敢立牌坊当自律,先忧天下后忧我。

                若跟人民争得失,羞脸洗污清水河。

老佛:老哥哟,您讲咯番话就错了。

        唱)俗话为人莫做官,谁人做官都一般。

                鸟为食亡官为财,渊渔取利桥板窄。

                共产党人称公仆,谦辞并非是原则。

                他不利己鬼才信?权力哪朝曾落白?

          白)老兄啊,我算是想通了,也把工作也做到家了。老伴让我一提醒,认清了我工农百姓就

          只该守我工农百姓的本分。因此气也消了,伤也不觉疼了,办法也有了。那晚,她把小孙孙

           心肝宝贝般搂在怀里,用她那把老骨头堵着门风,月婆让大儿子暖着,我跟小儿子挤做一

           砣,一家人驱散了那口堵心的气,觉也睡得香甜了。

门神:老兄,难为您啊!

老佛:可不?那天一早,费科长来了,他看着被我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局长屋;我看着渐渐放晴的科

           长脸,心想,他定会说:老佛识事体!难为你难为你。我肯定也会回他:哪里哪里,咯是我

           应该做的。咳!哪个晓得费科长把那偏山棚瞄了瞄,脸黑了。

门神:何的!?

老佛:阴天有雷阵雨。

门神:何咯讲?

老佛:他一蹦老高,厉声说:姓甄的,你耍猴哇!不行不行不行!偏山棚给我立即拆。

门神:拆!?

老佛:拆!我一家老少去哪里睏?

门神:是呀,您一家去哪里睏?!

老佛:他高声大气的嚎:北郊北郊北郊!我说,费科长,我老头福分浅,北郊是不去的。我暂时挤

          挤咯偏山棚。费你的心,给我调个就近的窝罢。他看着我棚前棚后种着些瓜菜,更是气冲屁

          眼的叫:快快快,偏山棚立即拆掉!种的咯些个乌七八糟的瓜菜统统给我扯了!局长官复原

          职,地方也得恢复原样。我请的园丁马上就要来布置盆景花卉了。

门神:呸!党的好作风让咯种混账东西给败坏了。

老佛:(挥手)我......咳!恨不得......我想了想,小不忍则乱大谋。对平反复职的政策我愿本打心

          眼里拥护,莫要咯麽一吵,反落个破坏落实干部政策的罪名咋,于是我——

          唱)把冲冠的怒气强忍着,

                  把满腹的怨声硬吞着,

                  把一腔的干火狠压着,

                  我吞泪含笑恳求着说:

           白)费科长,缓几天搬行麽?他反倒下判决书一样的说:不行不行不行。上级有令,偏山棚

           即刻拆。

门神:无耻之尤!

老佛:我忍无可忍,就讲:你咯是把我往绝路上逼呀!你总得给我路走哇!可他,却好像站在万人

          大会的会场一样振臂高呼:有路有路有路!八路八路八路!天——八格牙路!莫非又是走日

          本了?

门神:败类!简直在败坏党的好传统!

老佛:我正是咯样骂。可他,瞪起双骡眼珠,声嘶力竭地扯气:老东西,现在不是“四人帮”咯时代

           了 。过去“四人帮”迫害老干部,你才占着咯屋子,现在别人都肯搬,就你赖着不搬。你硬要

           跟“四人帮”合穿一条裤子是吗?

门神:啊!他讲你跟“四人帮”合穿一条裤子!?

老佛:是呀。“四人帮”给了我麽咯好处?那时间,我个老头因为讲了几句真话,被“四人帮”的爪牙

          关在局子里反省了一个多月,打倒“四人帮”我高兴得几夜都冇睏,我跟“四人帮”合穿一条裤?

           呸!你费斯托才跟“四人帮”合穿一条裤呢。

门神:咯句话当真!?

老佛:不是吗?我的黑材料还是他给整的呢。

         唱)他是地道一疯狗,跟风常把新主投。

                 血染乌纱执屠刀,三朝元老耍阴谋。

                 局长因他下了台,逢迎新贵步火候。

                 支左部队一来到,竹叶蛇毒转舌头。

                 局长平反得解放,讨好卖乖俯首忙。

                 因我真话揭假象,他蛊毒见血封咽喉。

                 害我他借局长名,如今我已无路走。

门神唱) 听兄弟一席话颇知根由,

                 方知他浑水钻营胜泥鳅。

                 为博新宠凭嗅觉,趋炎附势称里手。

                 歪风惯往邪道溜,谗言常于阴沟流。

                 欺下瞒上时作弊,最爱新瓶灌馊酒。

老佛:好!老兄道出了我的心里话!当时我就对他说:作乱天下的孽种除掉了,想不到还有你咯类

            变色龙。他一听,火冒三丈地嚎:我,我怎麽?我说,你欺压老百姓!你把我从南门赶到北

            郊也就罢了,大官一上任,你替他装修官邸,修整花园。我告诉你,我们欢迎的是为老百姓

            办实事的老干部,绝不欢迎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混蛋!他一听,跳着脚叫骂:好!你骂

           人!还骂我们局长。我也豁出去了,高喊着:局长若像你一样如此对我老百姓,他就是混蛋!

门神:好!痛快!

老佛:痛快?不得了罗——

       唱)他眼珠子瞪得像灯泡,

               他腿杆子跳哇跳得高。

               他手臂子抖呀抖的欢,

               硬就是是狗熊在咆哮。

         白)他说:好!好你个甄良善,你敢骂局长。不把你整服我姓费咯就不在咯世上为人。我说

         :你敢!他打着冷笑说:不敢?等着看吧!

门神:后来呢?

老佛:左右邻舍为我抱不平。好心人为我担心。他们都劝我:人在屋檐下不可强抬头。我说:反

           了!黑天了!咯还是共产党的天下呢。他迫害我,我就告他!拼老命告到底!告到中央去!

门神:有种!

老佛:老兄,我是不服咯口气啊!如果共产党任命的都是咯样的狗官,咯个党迟早完蛋!

门神:哈!哈哈。咯句话讲得好!

         唱)可敬兄弟身心正,有礼有节更有声。

                 此人已是败类种,搅浑党的好传统。

                 家国有此变色龙,人血染得乌纱红。

                 狐假虎威惯作恶,恃强凌弱怎可容?

                 若得庭院清气在,扫帚常把渣宰清。

           【内喊:局长——您的信。

门神:好——来了来了来了。(下)

老佛:啊!您?他!?局长?!

           【门神上。

门神:兄弟,您......何的咯?

老佛:我......(做晕倒状)

门神:(急扶)老兄......坐。坐坐坐坐坐。我俩继续聊。

老佛:不......我......局长,我......好怕啊!

门神:怕?咯就不对了。才刚您做的对!讲得好!讲得痛快!您看,咯又是一封控告信,控告费斯

           托......

老佛:局长您住的竟是传达室!?我搬......我......

门神:您搬?

老佛:您劳苦功高,理应住得好一点。搬。我马上搬。

门神:对对对,要搬。不想搬也要搬。兄弟,回去告诉嫂子,下班我去帮忙。

老佛:不用不用不用。请局长批个车拉东西就行了。

门神:车可用不着。肩扛手提就行了。

老佛:去北郊呀!?

门神:搬进正南屋,拆掉偏山棚。

老佛:(一怔)啊!不不不不不。

门神:老兄弟,您得帮我把地扫好哇!

         唱)送您一把扫尘帚,勤快洒扫不离手。

                 明窗净几常拂拭,莫让渣宰稍逗留。

老佛:呵呵呵呵!(拭泪)

门神:兄弟......您!?

老佛:(掩饰)你瞧,咯咋阳光......好亮堂啊!

门神:啊!哈哈哈哈。

老佛:咳......(抢扫帚)我来我来。

门神:好!扫起来。

         合唱)上下把持扫尘帚,时刻洒扫不离手。

                     清除家国肮脏角,换取正气满神州。

           【落幕。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楚南老虫,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13/9/10 4:57:3229
这个剧本写得很好,不过应该是不能公演滴……有损镰刀锤子帮的形象。

作者于 2013/9/14 17:52:47 的回复:

这就是我的文运!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言作者痴,谢君深解味。

2013/9/10 7:48:5627
楼主,的写作,就是不一样.顶了.

作者于 2013/9/10 9:54:24 的回复:

不一样,就该死!

2013/9/9 22:03:2826
先坐上沙发,再拜读先生大作!

作者于 2013/9/9 22:21:23 的回复:

不敢称大作,自我感觉还有一点现实意义。

2013/9/10 16:26:4426
昨天还没看完,今天当然要来的!
好!扫起来......

作者于 2013/9/10 17:50:22 的回复:

谢谢回头客!不嫌吃剩菜。

2013/9/11 18:17:4624
欣赏学习,问候钟老师!

作者于 2013/9/11 22:51:40 的回复:

一句问候三春暖,
知会灵犀无言说。
三十年来人事易,
是非曲直尘埃落。

2013/9/11 22:21:2723
《上访》以贴天涯社区,点击尚可。

作者于 2013/9/14 18:11:08 的回复:

谢君替我操心!谢谢!还是谢谢!!
得君一片心,
此生已欣然。
寒江虽无鱼,
钓雪权慰天。

2013/9/9 22:43:4523
剧本是文学的瑰宝,值得学习。

作者于 2013/9/10 9:49:27 的回复:

剧本,尤其是舞台剧本,在文学门类中是最难侍弄的。老朽在中国这块皇天后土的戏剧舞台上是一个跟风车作战的国粹级堂.吉珂德。

2013/9/10 14:18:2019
回顾前半生,真可谓一货真价实的堂.吉珂德。那番跟风车较劲的剑客派头,人间难得第二个。
2013/9/10 21:40:3918
做文人,就该做有良知的文人,揭露时代的丑恶,鞭挞时政的黑暗,哪怕不和时代,但也对得起社会,对得起良心,给后人有一定的启迪,只是自己的生活清苦罢了。

作者于 2013/9/10 23:30:44 的回复:

此言极是。鄙陋虽不能“妙手著文章”,却时刻不敢忘“铁肩担道义”。

2013/9/10 9:07:3614
一个字写的好,二个字写的很好,三个字写的非常好。

作者于 2013/9/14 18:08:15 的回复:

幸喜诸君都解味,
老夫畅倾辛酸泪。
于怀耿耿不甘死,
半生牢囚呼解罪。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