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家乡小人物--护林员老陈

家乡小人物--护林员老陈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1/5/13 19:22:28 阅读:8039 评论:4

分享到:
言宋点评:这小人物写得活,给人以深刻印象。

家乡小人物--护林员老陈

家乡小人物--护林员老陈

护林员老陈是个农民,护林的工作,只是一个兼职。WG国营林场聘请他做护林员,是合同工,因他工作负责,这合同便延续了三十余年。

 大山脚下的人,以前是极少有人家烧煤的,几乎都是烧柴火。开门就是山,高高低低,山环水绕,柴方水便的,用不着跋山涉水走很远的路程去砍柴。有些年国营林场搞主伐,栽了幼苗之后就封山育林了,那些光秃秃的山头自然成了禁地,禁止放牛,禁止砍柴,哪怕柴草再茂密,也是不能砍的。山脚下的大石头上用红色的油漆写了大标语:封山育林,严禁放牧;防火护林,人人有责。

 护林员老陈经常带着个铁皮广播筒,在山脚下来回喊话,早晚各一次,雷打不动的,他警告砍柴放牛的人不要进入封禁区。若有人从山里下来,老陈必然要仔细看看,是不是砍了松树枝、杉树枝,是不是柴里夹了树,钎担是不是刚砍的,若有这些情况,是不依不饶的,他会堵住你的去路,然后与你磨嘴皮子,一直要磨到你服输认错才放手。也有根本不服他的,常常弄得剑拔弩张,轻则破口大骂,祖宗十八代都被骂尽;重则互殴,各有伤势。

 天尊山供养着几千户人家的柴灶,尤其在冬季,远近十几里的村子都来这里砍柴。从里仁这边进山有两个入口,一个是在大峡谷羊尾水渠的头坝口,一个是六十桥直走赵家冲的进山口。头坝口有个护林哨点,是林场的职工在当差,姓曹,是个出了名认死理的“拌筋股”。护林员老陈长期守在六十桥这边,从这边入山砍柴的人更多,因此,认识老陈的很多,只要上过天尊山砍过柴的就没有不认识他的。而且,因为老陈的性格特别倔强,不管熟与不熟,只要他认定你你违反林场的管理政策,他就绝不会放过你。砍柴的人都恨得他牙痒痒的。

 老陈在大山口有个窝,是林场给他做的十分简易的木架子屋,七八个平方的样子。小木屋紧靠石壁,用小石块砌起围墙,三四尺来高。屋子矮小,进屋都要弯腰低头,屋顶用杉树皮覆盖,再加上茅草,用小树枝夹着,扎上铁丝,即便风吹雨打也无妨的。屋子四周用竹篾片夹着当做了墙,为防透风,老陈用高粱杆织成帷帐绕在墙外。室内摆个床,一张小四方桌子,地上几个铁架支起锅子盆子。老陈常把这个地方当做自己的家,傍晚时分,他忙完了农活就背着大削刀带着酒壶来这里过夜。

 老陈在大山口有自己的菜地,那是他一锄一锄开垦出来的,他种上辣椒、番茄、苦瓜、南瓜、丝瓜还有西瓜,因土质疏松肥沃,瓜果长势很好。每到可以开摘的时节,老陈就放心不下,他的园子里总有人搞破坏。南瓜还只有碗口粗就被人偷走,西瓜刚刚红瓤就被偷摘。倒是那些辣椒茄子之类的,还少见人偷盗。老陈总是怀疑我们这群放牛的毛头小伙干坏事,三番五次躲在背后观察我们的动静,他最终没有抓到任何把柄。有一次一个伙伴的水牛闯进了他的菜地,吓得那人赶忙去牵牛,恰巧被护林员老陈看到了,老陈终于有话要说了。他说今天你的牛不要牵走了,要牵走就会被他砍断脚筋的。伙伴当然吓得不轻,把牛交给他任由处置。

 那个时候,农户都是两三家人合一头耕牛,听说护林员老陈扣了大水牛,那还得了。几个壮汉打着手电就进了山。老陈正与一个单身汉邱某在喝酒,见外面骂骂咧咧,邱某就出来张望,不好,来人牵牛了,是黄土冲陈家的。来者不善,围墙被推到,架在外面的锅子被甩到一边。护林员习惯性地摸起大削刀,敢怒不敢言。一个壮汉说,放火烧死他算了,不配姓个陈字,另两个抓起老陈的衣领就往外拖,稀里哗啦,围墙又倒了一半。老陈说他的菜被偷,西瓜被偷,好不容易抓了个可以理赔的,以前的账全算在他身上。来者不与他理论,说去看看什么菜什么瓜。老陈被拖着去了对面山里的菜地。几个壮汉一株一株把那些辣椒、茄子、苦瓜都连根拔起,还抖抖根上的泥土,是这样偷你的菜吗?看看,仔细看看。老陈当场瘫软。

 第二天,老陈来院子里道歉,说自己做错了,耕牛是春耕生产的农家宝,不该牵人家的牛。院子里的老人给他上了一课,那些地是国营林场的,谁允许你种菜了?人家小孩子放牛不小心踩坏你的菜,就犯得着牵牛吗?耽误了春耕生产就把你送进班房去。是不是喝酒喝坏了,脑子不悟事呢?护林员就唯唯诺诺,终于承认自己与黄土冲是一个祖宗的,都姓陈。

 护林员老陈嗜酒如命,是个出了名的酒鬼。哪怕他与你深仇大恨,只要端起杯子干上几杯,他就什么都放下了。他逢酒必醉,不醉不罢休,醉后疯疯癫癫,大话连篇,似乎老子天下第一。

 有次护林员家的水塘被人放干了水,一塘鱼奄奄一息,有的已经死了。有人告诉他快去塞水,否则救不了几个鱼。他背着大削刀,扛了锄头进了山。恰巧一个汉子从山里挖草药下来,背着个蛇皮袋子,扛着锄头,手握柴刀。护林员挡住了道,把锄头立在路边,左手叉腰,右手摸着大削刀,一副横刀立马的样子。护林员说,拿你的锄头来。那人姓曹,出身武术世家,在当地颇有名望,见老陈莫名其妙的态度,就把锄头递给他。护林员拿着锄头去塘径边比较锋口的宽窄,于是认定曹某放了他的塘水,要他赔钱还要登门道歉放鞭炮。曹某与他理论起来,说:“天下的锄头锋口尺寸都有标准,好比犁耙,规格都一样,你要是这样就认定我放了你的塘水,今天这里没有外人,我两拳打断你的肋骨,你找个证人出来作证啊,我半夜放火烧了你家的房子,你找个人作证去。”护林员见他这么一说,仗着酒兴就跟他扭打在一起,可哪里是对手呢?后来被放秧田水的邻居扯开了。

 之后,院子里自然就传出护林员老陈终于遭了报应,遇上强手吃了亏。谁知他酒醒之后,死活不认账,说曹某根本不是他的敌手,那天酒喝少了,要是还多喝几杯只怕误伤了对方自己掐死了他也不可知,要是掐死了他自己也就进了监子现在哪里还在这里摆龙门阵呢。那个拉扯开他的邻居就呵呵大笑,说这样的话也信得的么,酒醉鬼都是天下第一的,甚好没有照相机,要拍下来就光彩了。老陈就幽他一默,说:“第一跤我摔赢,背心贴草坪;第二跤我摔赢,肚皮上坐个人;第三跤我摔赢,眼睛望乌云。”大家就哈哈大笑,说他很识相,以后还要一根筋到底,只怕连命都没有了。

 后来林场改制了,护林员老陈也就解雇了。解雇后的老陈还是习惯被人称呼为陈主任,他也嘻嘻哈哈地应着,认为那是对他最大的尊重。年岁大了,嗜酒却未见消减。一次护林员在外喝酒,大醉,手舞足蹈地高喊着社会主义好,勇往直前,勇往直前,像一部坦克一样,不需择路,逢水过水,逢坑过坑,大踏步朝前走,终致摔得鼻青脸肿,走不动就顺势倒在地上呼呼大睡,时在冬天,下着毛毛细雨,北风刺骨的寒冷。

老陈被家人背回家里之后,一病不起,说这辈子没什么遗憾,喝了几水库的酒,死也值得。死前,老陈张着嘴吞下最后一口酒,带着微笑安安静静地睡着了。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5/13 23:16:460
这小人物写得活,给人以深刻印象。
2021/5/14 17:01:450
这种人两个,一个是陈某友,一个是一皇帝,他们效忠林场,村民们咬了他们的土,做出的事太缺德,马安人、罗伟人、新和人,天亮出门,日落而归,砍担柴饿得低血糖,被他们抢了,连柴刀,扦担一起没收。妇女儿童只有一个劲的哭,天昏地暗。请不要为这种狼心狗肺的人歌功颂德啊!

作者于 2021/5/16 15:27:30 的回复:

你说的正是陈某友。大家都恨得牙痒痒的

2021/5/14 16:44:180
一根手指头大的野白杨和野桃枝也说是破坏森林,这种人现在应还在地狱,不得超生。
2021/5/14 17:14:230
一九七四年,罗伟一个男人到大山砍柴,为了躲避他们,要等天黑才出冲口,饿得实在慌吃了饱饭花粒活活药死了,他们年产队的人抬着从我们院子门口过,被拦住后绕道而行。山是自然界固有的,林是老百姓造的,可被国营林场独霸,指使那些鹰犬为非作歹,祸害人民,不以为耻反为荣。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