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巷道客 > 陪母亲过节

陪母亲过节

巷道客

发布于2021/5/9 9:23:38 阅读:1858 评论:1

分享到:

陪母亲过节
陪母亲过节

文/ 唐文俊

母亲八十有六,身体就像今年的天气,时阴时雨,久雨未晴。作为她的后裔,整天哭丧着脸,咀咒这倒霉的雨季,弄得人心情湿露露的。好在母亲节这天,老天还算知趣,突然露出和蔼的笑脸。晨鸟早早地催着起床,心情就像初升的太阳,乐开了花。叫醒睡意朦胧的家室,哼起轻快的小调,手脚麻利地备足一桌丰盛的饭菜,陪母亲过节。母亲迈开年老的步子,不紧不慢地来到餐桌旁,满心欢喜的形态溢于言表。

门外响起清脆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邻居脚蹬高跟鞋,仿若快乐的小鸟叽叽喳喳地叫来了:“难得今天放晴,去嗨花弄嗨么?”一语激起寂静的心湖,心波荡漾,兴趣陡增。吃罢早餐,带上老妈,邀左邻右舍,说去就去。

各自以小家为单位,驾私车而行。四台红白蓝黑相隔一定距离的小车在蜿蜒的公路上葡蔔前行。车过高处,拐弯前望,公路活像一条镶上多种颜色的菜花蛇悠闲地爬向深山。车内放出歌唱“母亲”的轻音乐,一路伴行。道旁绿树似乎笑弯了腰,迎面扑来。树上小鸟欢快地弹跳着飞出树丛,掠车而过,好像在和我们打招呼,快要撞上车玻璃。脸贴玻璃外望的母亲时而惊喜摇头,时而躲身后靠。看到熟悉的田垄,母亲激动地回头叫喊,天真得如同三岁小孩,话语就像决堤的大河,滔滔不绝地述说那段难忘的往事——

大跃进时代,大兵团作战,全县劳力大调动,支援农业,抢插早稻。县皮革厂的几个青年男女被分往城郊的龙田肖家冲,母亲也在之例。赶往目的地要走一段山路、田垄。面对笨重的画田机,几个文绉绉的男士退避三舍。身材单瘪的母亲猛然站出,一边挽袖,一边邀喊身边那个牛高马大的女同事,朗声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的歌儿,抬着画机朝前飞走。

来到田垄,下往水田,刺骨的寒意直钻心来。在那大干社会主义的大阵营里,人是乐的,心是热的,哪里还顾得上水田泥温低的料峭春寒。要赶先进,要插红旗,抓紧抢插是大事!母亲和撘档拖着画机在浅水田里马不停蹄地划着棋盘格,其他人员依格插秧。公社书记急冲冲地走来,发出插田大比拼的号召,传达县领导马上就来督查的音讯。母亲看看身后插田的人,急了!立马停下手中的活,像个生产队长似的,调整力量,安排手脚慢的两个男青年来划秧路,把插田快的调在一起抢插大田,把慢的放在一块插小田,并要一个插得快的带着,督促他们赶时抢速度。这样一来,插田速度快似鸡啄米,几天功夫,提前完成任务,团队成为全县的标兵。县长高瞻远瞩,又在全县范围内集中插田能手,调往落后的公社,帮助赶超,补齐短板,循环互动。该县一下成为全地区的标本,再抽能手去帮邻县。母亲被调来调去,干了将近一个月,完工时才停下手来。眼肿了,看不清东西;背躬了,挺不起腰来;手脚烂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并伴有咳嗽,受冻累成病,住进了医院……

陪母亲过节

有人惊喊,已到嗨花弄。车停下。欲说未尽的母亲见着连绵起伏的小山宛如双龙抢宝,横于眼前的山门两侧,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蹑手蹑脚地走下车来。望着劈开的高高山石上喷流而下的水瀑,母亲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怪异地问起来。我泯嘴笑而不答,保守这个小小的秘密,惹得母亲执着要攀爬上去,弄个清楚明白。惊出我满头冷汗,连忙拽她制止。进得山门,满眼弥漫花的世界。母亲手搭凉蓬,四周望望,继而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我紧随其后,边走边喊,当心踢倒。母亲充耳不闻,钻进花海,做了一个花季少女美媚的动作,示意我拿机拍照,留下这美好的身影。我忍俊不禁,恭敬不如从命。嗨过花田,迎面走来一个牵着白龙驹的青年,吆呼着骑马奔驰照相留影。母亲抢着要骑,说她年轻时随父抗美援朝,上过火线,会骑战马。我的天啊!快近九十的老女人,还有这等雅兴?!我赶忙向马夫挤眉弄眼,好说歹说,最后以站在马前照相做纪念为约,劝住母亲。来到魔鬼城,母亲远远地走去,头也不回地自掏腰包,付款进去。猜测母亲想要找回失落的童年梦境,只好与门卫嘀咕,要他派人进去跟着母亲,让她尽兴。呆在门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见母亲一脸惊容地走出来。我沮丧着脸,拿手去探母亲的心跳。母亲笑着推开我手,口若连珠炮似的吐出一串铿锵的话语:“放心!就算心脏有问题,比起前线打仗,这点小事难不住我!”听着母亲那含含糊糊没关风的话语,我笑着,捂着肚子,一边去了。

走在花丛小径,母亲左瞧瞧右看看。看到山上铺到山脚的红绿蓝滑道里飞速而下的小姑娘吓得尖叫,母亲自言自语:“这有何难!我年轻时进山砍柴,上树过河,从不胆怯!”看到一条条这山串到那山的悬空铁索墩道,母亲跃跃欲试。这次我学乖了,任她和门卫斗心眼,远远地站在一边,视而不见。门卫见她满脸皱纹,估计年龄不少,要查看她的身份证。母亲一边嚷着没带,一边要试。门卫打着手势,求助于我。我忽然看到远山上的长廊像镶满各色花朵遨游下山的长龙,灵机一动,指着去那里看看。门卫见机行事,说那里更有浪漫情调。母亲的心被说动了,带着遗憾走去。忽见两个花季少女嚷着去唱歌,手牵手地走进路旁倒卧的树洞里。母亲好奇,跟了进去。出来时摸摸树洞外皮,打量许久,惊呼树之大,有生以来未曾见过,嘟咙着现代年轻人就是不同,把上厕所说成是唱歌,弄得我笑得前仰后翻,上气不接下气。母亲也跟着憨笑起来。看到路边停搁几只月亮船,蹲着许多树凳树椅,母亲无不感叹从哪里运来这么多大树做成的用具,供玩累的游人休息。我因势利导,告诉她,这不是木制的,就连那树洞厕所也不是,全是用混泥土仿制的。母亲不信,顺便拾起小石头,敲敲座凳,瞪着老眼,惋惜自己未曾开蒙上过学,虚心地向我请教。

陪母亲过节

走过一段石板铺成的山路,来到花龙附近,沿途都是开着鲜红色花卉的月季。陪着母亲上坡,从龙尾钻进,一边赏花,一边在长龙腹中漫游而出。长龙是用许多铁丝环拱而成,并吊上众多仿古油纸伞。母亲叹说,国家富强,人民富有,光看这些,不知要发费多少钱财?!叹惜间,走出花龙,一小孩高高举起一束盛开的月季花,送给母亲,祝老人像月季一样,月月红,年年红,长命百岁!母亲惊喜,一把把小孩揽入怀里,亲吻起来,吓得小孩尖哭!小孩的妈妈走过来,高兴地拉着母亲,拉起家常,教哄小孩,荡漾在幸福的时光里……

不知过了多久,太阳西斜。母亲依依不舍地告别小孩母子,离开长龙似的情伞长廊,走向中外结合的世纪婚庆广场。广场里一对对,一双双,有新婚的,也有再婚的,还有金婚补婚的,热闹非凡。睹物思人,母亲老泪纵横,叹惜老伴驾鹤西游,离开一年了!我陪着泪,说着开心事,见到推着轮椅的老熟人来了,忙打招呼。母亲看见轮椅上的老姐姐是女儿那条街上的远房亲戚,高兴地攀谈起来。边走边谈,走到广场另一角,全是后裔带上老人前来游玩的场景。这里成了老人的聚会,老人的天堂!老人谈着世道,美滋滋地感受着社会孝敬老人的良好氛围……

时间如白驹过隙。谈着,说着,玩着,乐着,感到饥肠辘辘。征求母亲意见,速邀邻居们一道去找吃饭的地方。一打听,弄里餐店被拆,要到弄外很远的地方才有。母亲跟在后头,一边埋怨,一边极不情愿地和我们离开好嗨的弄园。

用餐时,看到好多老人、小孩。母亲见我点了很多的菜肴端上来了,香喷喷的,不断提醒,不要造成乱废。问我还是否记得孩提时代,缺衣少穿,哥俩因吃不饱饭而哭闹着把鼎锅内残留的锅巴用水泡煮刮来,烙着剩菜钵争吃的情景。经母亲这么一说,我的心一下被唤醒,回到那个饱受饥饿的年少岁月,以致于邻居叫我几次都不知道。饭店生意太好,来了一泼又一泼的人等着吃饭。母亲健谈,和一个坐在身旁等吃的老妇人说上话。老妇说,刚从云山脚下的露营公园走来,那里有许多表演老人的节目,比这里更好嗨!母亲的兴趣又被提了上来,催我快点吃,想去看个新鲜。我狼吞虎咽之后,告别邻居,带上母亲和家人,飞车而去。

欢悦的乐曲声传了过来,不停地撞击耳膜,激越心情。车在公园的停车场上还未停稳,母亲就夺门而出,吓出我一身冷汗。

走下车来,环顾公园。园内鸟语花香,景色诱人。母亲却没有过多停留,好像在与时间赛跑,寻声直走而去。公园里有学生野外训练,驴友帐篷支撑训练,年轻人的节目排练,老年人的广场舞比赛等等。母亲一路走过,唯独对老人们的广场舞情有独钟,痛了很久的脚似乎此刻不疼了,跟在后面,嘻嘻哈哈地学跳起来。动人的场景感染了我,快速走向前台,想用手机录下这个喜人的场面。众观全场,目力扫到一人,我突然惊叫起来!发现快近花甲之年的二姐化了装,重回年轻少女时代的模样,在跳舞队里跳得正酣!母亲随声走来,定定的看着,舞着,眼角淌出幸福的泪花……

比赛结束,母女久久拥抱,泪眼里藏不住欣慰的喜悦。这是母亲节里女儿给老母最好的精神大餐!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巷道客,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5/10 9:04:130
无言的陪伴是最纯真的孝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