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家乡小人物--姚老狗

家乡小人物--姚老狗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1/4/5 11:27:47 阅读:3510 评论:0

分享到:

家乡小人物--姚老狗

家乡小人物--姚老狗

文/ 陈云龙


姚老狗是个要饭的,龙田玉屏人,在武冈西乡一带,鼎鼎大名妇孺皆知,比当年的公社书记名气大多了。

我在开蒙读书之前就认得姚老狗了。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他应该有四十余岁了,头发像棕蔸,手脸黧黑,穿得一身肮脏,破烂不堪,背个灰不溜秋的包袱,腋下夹根拐棍。院子里一路远远近近有狗叫声,小孩子们就知道是姚老狗来了。姚老狗从不怕狗,那些狗也不咬他,只是尾随其后隔一段距离叫个不停。那些顽童们看把戏一样的跟在后面哈哈大笑,有的捡起石子悄悄塞进他的破包袱里,有的拿他的名字故意调侃,直呼其名,他照应不误。大点的小孩把他当做玩耍取乐子的工具,他都很配合,像做游戏一样跟你互动。那些三四岁的孩子却不待见了,看到那个蓬头垢面的样子会吓得大哭,因此姚老狗的名字具有震慑力,谁家的娃娃不听话,大人们都说不要你了让姚老狗抱走,立马就老实了。

姚老狗原本是个读书人,之乎者也张口就来的,能说会道,老一辈的人都还尊称他为狗先生。不知是什么原因精神上出了点问题,就不再从事劳动,专门靠要饭度日。当地人说,姚老狗就是懒,他四肢健全,样样会做,但是什么都不愿意做。据说有一次生产队修牛栏,队长带着社员去挑瓦,离牛栏不到半里地,队长与人打赌说谁能喊姚老狗把他的担子挑到牛栏里,他一天的工分就给谁,还私人管姚老狗一天的饭。几个社员试图去说服姚老狗,结果都失败了。

姚老狗的活动范围主要限于武冈西乡一带。他每年都要到黄土冲来几次。黄土冲是历史悠久出过不少读书人的陈姓院子,礼仪教化温柔敦厚。姚老狗清早来到院子里,他遇人就打招呼,老板发财,教子有方,家道兴旺,儿孙满堂,世代荣华,他就这样口吐莲花,一套一套地彬彬有礼。读过点书的老人家会把姚老狗安排在堂屋的乘凳上(休息纳凉的长条凳),摸出烟袋让他自个儿滚起喇叭筒烤烟抽,说:“老狗,莫急莫急啊,饭还没熟哩。”姚老狗就毫不在意地回答:“不急不急哩,好久不吃你老家的饭哩。”一群孩子就哈哈大笑起来,有的说:“姚老狗,你还没有吃我家的饭呢?”姚老狗就说去你家吃吧,摸起拐棍就要走,吓得小家伙飞跑。姚老狗就眯眯笑,对着墙上的毛主席语录就念起来:“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弄得那些年轻的父母总是告诫小孩,你看连姚老狗都读了不少书,你们要是不读书讨米都没人散。

姚老狗要饭很知趣的,每次只进一个堂屋。那时的老木房子基本上都是几户人家合住的,姚老狗记性蛮好,上次去了哪个堂屋,下次他会选择另一个堂屋。如果主人家没有吃完饭,他是绝不会从包袱里摸出那个粗瓷大碗的,心肠软点的主人若先给他舀饭,他会推辞。吃完饭后,主人舀一瓢水给他冲冲碗,再卷个喇叭筒烟递给他,他一边吧嗒吧嗒抽烟,一边连串的好话说个不停:主人家越散越有,越吃越发。仁慈人家,富贵双全。多子多福,老来俏。

有人说姚老狗所到之处都能满足口腹,全凭他那张能说会道的嘴。每个人都有生存之道,所谓“蛇有蛇道,鼠有鼠路”,他满嘴吉祥,逢人就说十分好,尽管面目肮脏臭不可闻,但人们并不厌恶他,甚至还有感激他的。那些出远门的,办红喜事的,谁遇上姚老狗心里会特别高兴。在民俗里有这种说法,遇上吃百家饭的人讲好话,能消灾祈福。所以谁家娶亲大清早遇上姚老狗,一定会被认为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姚老狗每次要饭从不放空,还有个原因,就是他只要饭,一餐管一餐,别无他求,加之当时民风淳朴,与人为善的风气很好,大家都善待他。

姚老狗不再到黄土冲来要饭,源自一个出格的恶作剧。一个半大不小的年轻人在喇叭筒里藏了个小炮仗,姚老狗抽了几口就响了,差点炸破了嘴唇,吓得他狼狈不堪,举起拐棍就打。那天姚老狗惊魂未散便匆匆走出了院子,从此再也没有踏进黄土冲半步。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