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散文:糖葫芦酒

散文:糖葫芦酒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1/2/15 17:48:25 阅读:7194 评论:0

分享到:

散文:糖葫芦酒

糖葫芦酒

小时候我就知道糖葫芦是可以卖钱的,因为我的爷爷在大队部卫生室做事,与另两个赤脚医生一起服务村民。爷爷是远近闻名的草药郎中,一辈子行医采药,他对于中草药知道的很多,他告诉我们兄弟,糖葫芦是一种好药,补肾补气血。

糖葫芦学名金樱子,喜欢长在山脚边、田畔溪头一丛一丛地,生命力极强,繁衍迅速。它的藤上长满了刺,你一不小心就会被它挂烂衣裤,因此很不讨人喜欢。到了二月,若是烧过荒的山脚长出了糖葫芦藤,细细的,嫩嫩的,拔几根剥掉皮放到嘴里轻轻一咬,那种生脆的感觉,还带着些许甜味儿,是我们孩子最喜欢的。

到了三月,糖葫芦开花了,白色的,有点像太阳花的形状。早晨傍晚我与兄长去放牛,或者扯猪草,兄长是个有心人,他告诉我这些开白花的刺藤藤是糖葫芦,到了秋天果实红了我们就来摘掉它。那个时候家里穷,只要能卖钱的东西,我们从小就学会了如何找到它。刨土茯苓,挖葛根,摘山椒,采金银花,捡桃核,寻笋子,什么都干过。院子周边的山头有些什么,哪里长松菌,哪里生蕨子,哪里有粽叶,我们都清清楚楚,如数家珍。

到了深秋,糖葫芦渐渐由青变黄,又由黄变深红了。我与兄长,有时带着妹妹一起去收割糖葫芦。我们都换上破旧的衣裳,把裤脚和袖子用稻草扎得紧紧的。每人背个竹篓子,左手戴着纱手套,右手拿把剪刀。兄长负责扫除障碍,他先用柴刀劈开一片地方,然后把葫芦藤一根一根地拉扯拢来,我与妹妹用力踩着藤条,小心地把糖葫芦一个一个剪下来装进竹篓里。一个下午的时间,运气好的话可以摘二三十斤。

糖葫芦满身长刺,很扎手的。摘回来后,放在溪水里浸着,用个木耙在竹篓子里使劲儿搅拌,让它们互相磕磕碰碰,直到把上面的刺儿打磨干净不刺手为止,然后用几个大簸箕摊开来,晾干水。待晒干后卖到大队部卫生室,个大个红的一毛钱一斤,一般的就八分钱一斤。一个下午的劳动,兄妹三人可以赚两元钱左右,我们也很满足了。

糖葫芦的含糖量是很高的。把它的刺去掉,用刀切开,里面有很多白毛,还有褐色的籽。把里面挖空了,洗干净,放在嘴里嚼,非常甜,很好吃。小时候我们喜欢嚼糖葫芦,就像嚼甘蔗一样一定要嚼到没有甜味了才吐出来。印象特别深的是每逢大队部放电影了,我们小孩子兜里都要放一把糖葫芦,那是为了防止打瞌睡嚼的。

爷爷说糖葫芦是个好东西,生嚼它可以开胃,泡酒吃可以补肾益气强腰,可以治疗支气管炎。进城读书以前,我几乎每年秋天都要摘糖葫芦,尽管它多次弄伤过我,弄伤了我的手指与皮肤,也挂烂了我的衣裳和裤子,看着它红得那么可爱,想起它甜美的滋味,我就忍不住带上装备去山脚田头寻觅它。

后来我长大了,考进城里读书去了,摘糖葫芦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因为便宜,不值钱,村民也没有人再愿意去山边摘糖葫芦了,如果实在是自己需要用它泡药酒,可能才会冒着被荆棘挂破衣裤的危险去摘一篓子回家。

前年深秋,我去乡下办点事情,见到院子里一个堂兄弟的屋顶上晒了不少糖葫芦。问他是不是用来卖的,他说自己山脚边的田荒了,长满了糖葫芦刺藤,用刀子砍了一下午,见这些小东西红红的蛮漂亮,就摘了一篓子晒着。“现在谁还兴卖这个啊?”老兄说,“不值钱,一下午摘不了二三十斤,划不来,不如打一下午的牌。”我说:“这个是好东西呢,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就这样告诉我。你们不记得以前常常摘它卖钱吗?我需要几斤泡酒,可以分一点给我么?”他很慷慨答应,说要多少拿去吧,山脚下到处是,如果还需要,有空的时候再去帮你摘些。我说要个四五斤就行了,多了也没坛子装,只泡一坛米酒足够了。这样我从堂老兄那里分了六七斤糖葫芦,晒了几天后去掉水分就用一坛米酒泡着。糖葫芦与枸杞都是补肾的良药,当时没有买到枸杞,泡酒的时候只泡了糖葫芦,连冰糖都不放。

后来因为打强直性脊柱炎的针,不能喝酒,那坛糖葫芦酒一直没有开封,至今还在云台岭校区呆着。朋友说两年了还不开坛,只怕变酸了。变酸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没有开封,不怕它变质,只要还有酒味,我想我会把它干掉的。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