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首页 > 武冈文学 > 作者的文学圈 > 都梁风 > 天方夜谈落马桥(地名故事)

天方夜谈落马桥(地名故事)

作者:王业春  |  2018/3/25 20:33:50
谈起落马桥,很多武冈人都会说,不就是让朱王朱企蚌跌落马下的那座桥吗?据说之前还没有名字呢,想不到它居然沾了残暴成性人人喊打的朱王的光而名闻天下。 事实真相并非如此。 明朝初年,武冈平原洞庭大垅被一钟姓外地人购买,四至南面就是现落马桥下的小河,当时有丈把宽 ;东面至高土坎;西向面临资水 ;北至刘家湾。钟家在现城东中学北端建有很气派的钟家大院。院东南北三向水田,独西向至资水几百亩全部栽培棕树。古语云:十年栽棕,百年不穷。钟家落居武冈后,世有显宦,并逐迁外地,所以明中期时只剩下一个叫钟四郎的没落官员,年近五十才得一子,取名钟承。钟四郎夫妇身体均不好。妻子在孩子九岁时突发疾病死亡。二年后钟四郎不幸染上痢疾,弥留时,将钟家偌大的家业以及年仅十一岁的钟承托付给管家吕卜。 这吕卜忠诚善良,祖孙几代都是钟府管家。吕家世居玉带桥东岸的吕家园。吕家的田地与钟家的以一条丈宽的小河为界,小河上一直没有桥。钟家人进城是从东塔附近乘船的。 钟家的棕园边有一条通向小河的小路。棕树长到一定年龄后要剥棕,平常棕树林要砍杂除草,都是依仗这条小道。小道的南端河边,有一丛很特别的棕树,九棵长在一起,丈多高,美丽异常,据说是钟家前人栽树栽到剩下九棵时,这片地完了,又不想栽到别的良田去,便挖一宽坑,栽一起了。钟承从小就喜欢在这里玩。小身板挤进去又挤出来。小河对面也不时有小孩玩,但乡规民约严,小孩不敢过河来。 小钟承生性寡言,反应迟纯。人们说是“能人出完了”。吕卜也疑他是傻子。但一诺千金。吕卜只得手把手教他干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砍杂树除杂草,斩草喂马喂牛等等——还指望教他书,去衙门混个一官半职么? 尽管傻,但发育还是不错。十六岁的钟承长成了玉树临风的帅小伙!只要他出现在棕树丛,对面就会涌来不少姑娘,对他指指点点,明里暗地逗笑。可钟承什么都不懂。 那些人中有一个经常蒙脸的,像公鸭一样说不出话的姑娘。她总是一个人默默注视钟承,从来不跟人疯。那些人一走,她也走,但总是一步三回头。 桃花开放时,姑娘捉来一种母指大小叫“轰 轰”的硬壳虫,拿麻绳绑了脚,一次又一次地扔向钟承,可虫子飞一下又回去了,好几次掉进水里。钟承只是裂着嘴笑,连句道谢都没有。有时候,姑娘捉了泥鳅给钟承看,示意他去水田里捉,甚至把泥鳅扔到钟承的水田里,但钟承只是傻笑,不去捉。秋天,大伙从对面扔过火柴来,教唆钟承点燃一堆又一堆稻草,姑娘在河那边急得左蹿右跳! 一个秋日的下午,姑娘又来到河边。钟承又望着那丛棕树发呆。姑娘变戏一样捧出一只麻雀,腾出右手指那丛棕树顶,再指指左手的麻雀,然后作一爬树的姿势。钟承居然懂了,走到树前,朝左手吐了一口,又朝右手吐了一口,试了几次,居然爬到一丈多高剥棕的位置,不知是棕树被虫蛀坏了根,还是那棵棕树太老了,只听一声脆响,钟承连同棕树重重地倒在河对面的坎上,姑娘也被打倒,麻雀呢,拉着麻绳扑腾…… 醒来时房里有三四个人,除了吕卜,还有几个杂工,但钟承谁也不认识。他翻身下床,径直冲到河边。吕卜几人尾随而至。 “姑娘呢?”钟承问。众人愕然。但没人告诉他。钟承呢,饭不爽,菜不香,只问姑娘。多日无果。钟承于是不吃不喝,坐在那棵倒了的棕树前,连觉也不回去睡了。 吕卜无奈,只得将那姑娘找来,令人惊讶的是,她是吕卜的女儿!而更令人惊奇的是,姑娘居然能流利地说话了!真乃天意! 吕卜狂喜,从城里请来最好的私塾先生,教钟承读书识字!三年后,钟承考取了秀才!已经外迁的钟家显贵,纷纷出手相助,终于帮他在县衙谋得差事,官至主薄。 钟承当差后,娶吕卜女为妻。当官后,自武邓官道至小河边修了一条三尺宽的道路。路口与河对面棕树边小道呈“7”字形。因为只有一棵棕树,不好过河,有人劝他修桥,他坚决不允,将棕树丛另外一棵树砍倒,紧挨前棵架好,这就是这地方最早的桥。又因为棕桥跨度大,人走上去都战战惊惊,来访官员及取棕商人只得下马而行了。这就是“落马桥 ”的由来。至于朱王企蚌慌逃至此落马被擒,实乃天命所归。急驰的马遇上这个“7”字弯,别说棕桥,就是石桥也因惯性使然,非落马不可的。

天方夜谈落马桥(地名故事)(图片1)

天方夜谈落马桥(地名故事)(图片2)

天方夜谈落马桥(地名故事)(图片3)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尧振光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