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家乡小人物:金二

家乡小人物:金二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1/4/6 15:59:32 阅读:1725 评论:2

分享到:
舟子点评:这个人物系列写得很好,金二很典型!

家乡小人物:金二

家乡小人物--金二


金二是渊字辈的人,他的哥哥叫金一,在村里辈分最高。金一死得早,金二则活到了九十多岁。

 金二出身贫苦人家,其父做了一辈子长工,死前除了给两个儿子留下一座矮小的木屋,几亩薄田,别无他物。因此,金二兄弟俩在解放前也是长工。用金二自己的话说,就是尻子才黄豆大就去了绥宁帮长工,金一则去了城步。金二在绥宁什么都没赚到,混到成年之后回到了黄土冲,金一却在城步带回来一个女人成了家。

 两兄弟同出一父母,秉性差异却特别大。金二个子矮小,人称金二矮子。金二矮子人小胆子大,是属于满身带刺的种。金一个子高大,脾气暴躁,像炸药桶点火就爆的,因此院子里少有与他往来者,加之他独门独户,人们都称他为“鼐和尚”。鼐和尚家暴是常事,赌钱打牌输了钱他会气嘟嘟地狠揍婆娘一顿,耕地时牛偷懒不听话,他回到家里就对婆娘拳打脚踢,婆娘成了他的出气筒。院子里的人都说金一不会有好结果,死前变牛叫,喉咙里轰然作响。

 临近解放,金二从绥宁回来。做了数年长工,辛苦所得几乎都送给了武冈城里的窑子,两手空空到了黄土冲,没钱度日,溜达数天之后,进了大山当起了土匪,常在七步石一带干着“关羊”的勾当。“关羊”是黑道上的话,就是抢劫,劫财,劫色,也劫命。金二个子矮小,只能是土匪里的小混混。据说解放前很多的土匪加入了青帮,为的是寻求庇护。青帮是个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势力遍及全国,海外都有党羽。金二常向人炫耀他的青帮身份,说如果不是这一点早就被共产党枪毙了。

 解放后金二随一大帮土匪向政府自首投诚,因祖宗十八代是贫苦农民,为生活所迫入了匪籍,加之为匪时间不长,情节并不严重,金二没有受到政府的打击。但是金二陋习不改,赌钱打牌的瘾蛮大。他一夜之间就输掉了父亲留下的几亩薄田。鼐和尚得知之后,提着斧头追砍他,绕着院子赶了好几个圈,要置他于死地。金二的脑袋受了重创,好在被人救起藏在牛栏楼上,每天中草药治疗,用米汤稀饭调养,半年之后渐渐恢复了健康。从此两兄弟如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

 金二的右眼是瞎的,有人说是在窑子里被人打伤致残的,更有可能是被金一所伤弄瞎的。他自己则闭口不谈,别人也不好多问,谁要揭他的疤,他不管男女老幼一定会大骂不止。不过,金二的右手臂上长着个很大的肉瘤,像个小冬瓜,小孩子很好奇这个肉瘤,他倒是不介意的。

 解放之后土改了,金二娶了老婆,生下两个儿子。儿子是他炫耀的资本,他常有意无意地讲点隔壁话,“我有两个活宝。要他朝东他不敢朝西。”大家都知道他是向对他下死手的鼐和尚炫耀,鼐和尚只有一个女儿,门庭不振,哪里可以与金二相比呢?可是,苦日子刚过完,金二的大儿子就死了,据说是出了天花死掉的。无奈,到了七十年代末,二儿子春生修玉屏水库时感觉胃痛得厉害,去医院检查说是胃癌,当时已经相亲找了对象。春生在武冈人民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之后,去了邵阳的大医院。那时我还有点印象,为了治病,春生找生产队长借过钱。在邵阳不到一个礼拜,金二一个人回来了,哭哭啼啼的,大家都知道春生死了。院子里的人都去安慰金二,春生是个好人,不像他的父亲,诚恳务实,干活是把好手,耍狮子远近闻名,大家都为他的死伤心。至此,他的两个活宝泡了汤,他再无夸耀自己的资本了。

 金二说春生死了,医生问他还有什么要求。他说自己是孤寡老人了,无妻无儿了,只请求医院免费给他切除手上的肉瘤。春生的尸体做了医院的教学标本,金二的肉瘤切除之后,医院还打发他五十元钱的营养费和车费。

 成了五保户后的金二,受到了优待,他似乎也看得豁达了,都五保户了,都孤家寡人了,还图什么呢?过一天算一天啦。他不定期地变卖完家里的物件,连那张古老的床也卖掉了,晚上用门板架在凳子上睡觉。家徒四壁的金二,一个花甲老头,总不能在家里等死啊。他背着大柴刀去国营林地转悠,那些离路近的大杉树,被他捅了裤脚皮,不出半月就枯死了。金二伙同一个单身汉把那些枯死的杉树放倒,有需要的他托人一根一根送到家。那时的木材很贵,林业公安与巡逻队的发现了情况,上门来找麻烦。金二抽着烟,大胆承认是他所为,他就人一个卵一条,不想煮饭吃了,愿意跟着他们走。那些公安小伙拿他没办法,一个五保户,六七十岁了,谁沾上他算谁倒霉。有些不知底细的年轻人就去开他的门,看有无可以搬走的东西算是惩罚他,他豁的打开门摸出大柴刀来,睁着另一只浑浊的眼睛,呵斥道:“你进来,你进来,看我不碰了你。”那些不懂事的公安小伙赶紧抽身就走。

 金二口中的“碰了你”,是经典的当地流行语,意思是“与你一起死,同归于尽”。因为他随时都可以“碰了你”,很多人明哲保身对金二偷盗林场树木的行为绝口不提。有些乖巧的会唆使他去偷树,一些偷了树木的人为了避免被处罚,也请金二顶罪,只要给他点好处,买几包香烟或者油米,金二会一概受领。林场的工作人员带他去问个话就把他送回来,他要是不高兴,就赖在场里不走,林场的书记会对那些请他来的人大发雷霆,“一个要死的人了,捉他来有什么用,能偷得了几棵树,问题没解决,先倒要把我气死了”。如果对他安抚不周到,他就威胁说要放火烧了分场的房子。谁敢保证他不敢放火呢?给他买两斤肉,送几包烟远远地打发走吧。

 金二俨然成了某些人的挡箭牌,大家都不会得罪他,一些人还主动给他挑水砍柴,冬天救济物质下来了,队长第一个亲自给他送上门。因此,金二晚年的生活还是很有保障的,每天与一群老人打字牌,玩骨牌,尽管年岁大了,衣食倒还是无忧无虞的。

 金二活过了九十岁,像一棵枯树一样没有了活力,连抓牌的力气都没有了,那只昏暗的眼睛几近失明。冬天的某一个夜晚,金二倒在床下挣扎不起来。几天之后有人突然想起,金二好久不去捅裤脚皮了,有人家里明年嫁女要准备嫁妆,高低柜、三门柜的料还在山里,便提着香烟去看他,推门之后,惊呼“金二死了,金二死了。”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4/6 21:16:530
这个人物系列写得很好,金二很典型!

作者于 2021/4/7 10:31:32 的回复:

谢谢周老弟的点评。谢谢鼓励

2021/4/10 15:36:070
政府法律再严就怕了这些光棍。这种人到处都有,乡村穷老光棍的缩影。文章内容逼真,读后回味无穷!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