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庭院深深锁幽梦 (散文诗)

庭院深深锁幽梦 (散文诗)

作者:大海34 时间:2019/8/7 10:00:37 968人参与 1 评论

仿佛从梦中走来,又仿佛走进梦中,那座恬静的庭院,在时空的变幻中,一会儿清清晰晰,一会儿朦朦胧胧。庭院沉重的大门紧闭,我怎么也推不开那扇梦幻的大门。

在梦里,无数次来到那大门前,大门紧闭,推不开那扇门,只能从门的缝隙中窥望庭院,庭院静悄悄,怎不见一个人,怎听不到一点声音,庭院中的一切仿佛都已尘封。

我多么想知道,院中那一树桃花,是否正灼灼怒放;栀子花开的树下,唱着童谣的儿童是否还在蹦跳;两条长橙架起一页门板的乒乓球桌台上银球是否还在旋转。翠绿的芭蕉在哪里,聆听雨打芭蕉柔情万千的她在哪里?幽静的四方井台在哪里,井旁挑水的兰裙绿衣在哪里?

深深的庭院,童年的乐园,四方天井里盈溢着欢笑,九曲回廊里深藏着神秘,古井旁的古树,叶儿血一样红,在秋风中飘零,冬天的大雪,雪是一个雪人,红鼻子,绿眼睛,双双小巧手的杰作,在盼望着一个红火的春节。

新年的到来是多么欢乐,一个小小的鞭炮,炸响的是满心的喜悦,一件久盼的新衣,展现的是渴望的梦圆。红红灯笼下的那张张笑脸,盼望一个个新年的童年,在庭院的滋润中一天天丰韵。走过春迎来秋,不觉已玉树临风,婷婷玉立。

古老的小巷幽深狭长,历史的沉淀积满厚厚的青苔,岁月的沧桑雕刻成苍老的图案。千百次小巷擦肩而过,千百次小巷回眸一笑,走进那条幽深的小巷,回到那座温馨的庭院,年年月月,岁月让爱的种子发芽。

跳着橡皮筋小辫子在舞跃的她,红润的脸上汗水涔涔,抛着小石子双眼在闪烁的她,白嫩的手飞出希望。那遥远的画面啊,在深深庭院中神秘。

啊,你在哪里,你们在哪里,在门外,我仿佛听见你的笑声,仿佛看到了你们的身影。

忽然间,从缝隙里我看到了一片废墟,廊布蛛网,地满碎叶,灶台冰冷,屋角蒙尘。枯死的栀子树无数枝杈刺向蓝天,干涸的井底爬动着无数毒蛇血蝎。

我从梦中醒来,安慰着自己,又重新进入梦中,庭院深深,庭院深深,我还是推不开那扇沉重的门。

那件白底绿叶的夏裙,那双黑黝青亮的小辫,在我的记忆里永远收藏。我们在静静的长廊里徘徊,我们在青青的菜园里收获,我们在宽阔的河堂里戏逐,桃树下,已订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盟言,井台旁,清澈如镜的井水早已印下我们的婚照。

冬天的雪,积满红梅的枝头,梅花欢喜漫天雪的豪情在胸中激荡。那个风雪夜,那间小书房,人生的抉择在庭院的深处悄然展开,命运的安排很可能使我们天各一方。

庭院的高墙挡不住命运的翅膀,在又一个暮春的季节,我们黯然分别。满园春色宫墙柳,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哟,庭院深深,庭院深深,雨打芭蕉,已无聆听人,风拂桃花,已无美娇颜。井台边,长廊里,菜园中,小巷里,再也找不到她的身影。

那串串银铃般的笑声,已在庭院的静寂中永远尘封。

哟,庭院深深,庭院深深,奶奶的小脚迈不上高高的台阶,爷爷的老眼看不透长长的回廊,父亲的长叹飘不出宽宽的堂屋,母亲的忙碌转不尽小小的灶台。那一张张亲切的面容,在庭院的沧桑中化作云烟。

时空变幻,岁月无情,旧时王谢庭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庭院现已化作江南的朦胧烟雨,变成一道记忆中的永久风景。她幻化成一个迷人的梦,常常我走进她的梦中,她常常进入我的梦中,一帘幽梦,庭院深锁,任凭我怎么努力,都推不开庭院那扇沉重的大门……

庭院深深锁幽梦 (散文诗)(图片1)

庭院深深锁幽梦 (散文诗)(图片2)

庭院深深锁幽梦 (散文诗)(图片3)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大海34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9/8/8 18:20:28 2
    严格的说应该是散文,不是散文诗,文章意境不错,棒打鸳鸯是我们传统婚姻的枷锁,只是那份珍贵的回忆会伴随着终生。还有那首“钗头凤“干脆全部嵌入,因为那是一个古代文人的不幸婚姻。

作者资料

  • 大海34
  • 来自:未填
  • 现在:未填区域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8/10/22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