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冈文学 怀念陈碧秋

怀念陈碧秋

原创 中南 2024-02-12 21:40 2

怀念陈碧秋

年底了,事情多,这几年大家日子都不太好过,尤其对于中年男人。

过年其实对于我来言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一是漫长的假期无经济来源,二要面对自己并不喜欢走亲访友的人情世故,三是又感叹自己年老了一岁。对于过年,早已没有任何期待,更多的是焦虑与感慨。

无意间,在一个老友微信群里,有人发出一个文章,习惯性打开一看,心里极度难受。

我和陈碧秋不算太熟,之所以有交集,是因为早期武冈人网和武冈论坛。他是前期的编辑,文章写的不多,但点评起来很犀利,老道,也非常中肯。

那个时候的武冈人网,人才济济。写手如云,清辉的淡雅恬静,妙玉的细腻温情,苏山的娴熟老练,张一的洒脱不羁,舟子的嬉戏犀利,流星雪的博学善辩,楚浪和素青诗歌的阳春白雪,老特务的自传体野话杂文,等等,加上言宋老师和周宜地,黄三畅,黄三从等武冈本土名家的作品,把武冈人网的原创文学推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们很多文章点击阅读量都能超千上万,留言评论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很多省市级专业文学杂志报刊因此找他们约稿。

我不懂文学,因为喜欢看,所以和他们混得很熟,那几年和张一,高远,苏山等人交往甚密。

初见陈碧秋时,是十几年前五一假期在高远公司,当时还在东莞长安,按理说他应该是比我们年长的人,但实际上比我们都小,黝黑的皮肤,戴一副眼镜。一个腼腆害羞的八零后。

我总喜欢以文字去分析一个人,陈碧秋即周小明,同一个人,性格却截然不同。

网络上他文笔老练,灵气。对文章点评中肯,犀利。书法功底深厚。记得有次聚会他还邀约了他的铁杆书友、隆回籍书法家刘中南给我们写字。他却一直不肯和大家见面。和我们保持距离和神秘感。

现实中他腼腆,羞涩,甚至自卑的有点自闭,活脱脱一个内向邻家大男孩。若不是舟子几个死活拖他拽实在坳不过,他是极其不愿意出来和大家见面的。

周小明是他,陈碧秋也是他,是一个人,精神世界和现实生活的一体两面。

那晚,我和他住一个房间,聊天聊到深夜。他也不再包裹自己,用心和我交流,倾诉他的成长经历和内心世界。

碧秋绝对是一个老灵魂:清高,细腻,文字相当娴熟。曾是论坛和人网的编辑,曾策划和组织武冈论坛文学百家谈,并取得非常好的口碑和流量。

但现实生活中的周小明,内向,敏感,沉默寡言,社交和情商基本属于菜鸟,导致工作很不稳定,生活也到处碰壁。

理想在左,现实在右,那晚和我聊了很多他一直没有向其他人流落出来的心声。我感受的到他内心的真诚,胆怯及迷茫。

在什么都讲价值交换的年代,你的才华如果变不了现,那纯粹只有自嗨,自娱自乐,或者能用来陶冶性情。

那晚以后,他经常会和我聊天,那时候似乎没有微信,只有QQ。我有空就回复他几句,并不走心和刻意,现在想想特别惭愧。

再见面是N年以后高远东莞的新房入伙,人很多,差不多我们活跃在人网的附近老油条都到了,和他也是简单的寒暄几句。他还是那么瘦,黑,但比之前落落大方很多。我还是习惯称他为陈碧秋,他客气称我为彭总。

随后日子里也没怎么联络,只是知道他去了人网新老板那里做了专业的编辑,和张一成了同事,还交了一个小鱼儿的女朋友,我觉得挺好的,不光是周小明也好,网络陈大师也罢,还是要回归普通人的生活。落实在工作,家庭,恋爱,赚钱这些人生的日常琐碎生活里。

人生的底色到底是什么?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但我觉得最起码要有爱把,被人爱和爱别人,友情,爱情,亲情 你最少要有一到两样。要不怎能体验到人间烟火的温暖?

我当时还觉得那个叫小鱼儿女孩的人心机太重,秋秋不一定能驾驭她,有点替他担心。后来想想只要他开心,我们又何必干涉别人的的生活呢。

那几年他算是稳定了下来,工作比较轻松,也是比较擅长的工作。又有女朋友的陪伴,还可以经常和高远,张一等人聚聚,聊聊天,喝喝茶。他也慢慢遮开陈碧秋这个所谓大师网络上的面纱,回归周小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

哪知道,这几年是他人生当中享受为数不多人间温存时光。

后来有不好的消息传到我这里。他得了尿毒症,晚期除了定期检查以外,还要负担一笔天文数字般的治疗费用,而且治愈康复的可能性极少。

我听了以后如同晴天霹雳,但又束手无策,只有给他鼓励打气,他个人似乎看的很开。说人迟早要死的,那是我们每个人最终的归宿。

再后来我们就也很少联系了,人网也关注的少了。不是我寡情,生活的忙碌没有办法让我没有足够的心力去关注一个慢慢逐出我生活视野的人。我能做的只有想起了才侧面去打听,然后心里默默予以祝福。

我们几个也逐渐淡出人网,再也找不到码字那种激情,只能把它一种生活的消遣而已

这些年当中 ,我们已经步入中年,大多数人成年立业,有些人经历了创业失败破产以后的自我救赎,有些人依旧在体制内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有些人含辛茹苦的供两个小孩上学,也有些人依然选择单身。

大家都是为了生活东奔西跑,每个人都有他责任和使命。

现在再登录人网,发现密码早已忘记,故人已经隐退,但人网江湖还在继续。

这群人曾经在武冈网络的江湖里,以文字的形式打闹畅玩好些年,然后又各自有各自的缘由悄然离去。

当岁月褪去了青春的激情,在一个地方玩久也都会腻。天下合久必分,人与人之间缘聚缘散,也是这个逻辑和道理。

再说一个人的爱好如果没有办法变现,也没有为家庭带来任何收入和改善生活时。而他又要为了生活必须竭尽全力,他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把这种爱好压制在心里,然后逐渐淡忘和荒废。

秋秋的最后几年是在武冈老家过的,他早已经和女朋友分手,单身无牵挂,也没有和我们这个圈子的人联络,或许他只是想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吧。陪伴他的只有父母,和儿时出生的故土房屋、青山河流。没有人知道他最后一刻是什么样的想法,是不舍、遗憾、留恋、悲怆、不甘,还是真地心平气和地接受他的不公平的命运,了无牵挂地奔赴另外一个世界?

电影《无问西东》有句台词:如果你提前了解你的人生,你是否还有勇气前来?

至于秋秋,周小明也好,陈碧秋也罢,他曾经出现在我们生命中,出现过武冈的网络江湖,也灿烂过,惊艳过。如同一颗短暂的流星划过星空,始于苍穹,终于夜空。

我们的人生又何尝不是一样,从哪里来,又始终回到那里去,只是相比之下,他的一生太过于短暂,很多东西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这实在让人痛心,惋惜。

作为他的熟人朋友,君莫忘,他曾来过这世界给我们带来过才情和感动。


阅读 1481 7
分享到:
评论列表

彭中南

年前就写好的,本来想修改一下年后才发。祝人网的新老朋友,龙年大吉,阖家幸福,心想事成。

2月前

言宋

略有改动,中南再看看。

12月前

发表评论

已输入0/200 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