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国大爱

作者:冷面书生 时间:2019/6/9 18:22:47 483人参与 1 评论
小国,现年三十五岁,武冈西乡人氏。在三十岁之前他就为人们创下了超级传奇,因他太“小“,他的传奇也被人们的记忆慢慢的抹淡、揉碎,似乎没有人再提起他。直到他步入三十以后,和当代的祥林嫂相爱了,人们才又将他的逝去的人生从新考贝出来,世人哗然:小国又创造了新传奇!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才十岁,只知道他叫小国,却不知道他的姓氏。十来岁就在武冈城流浪、成长。记得是一个月落乌啼霜满天的深夜,我被岳父母从家中赶出,已是半夜子时,我在周身酒气场的裏攘中,漫无目的地在清冷得一根针落地都是一声巨响的街道上游走,那时的武冈城只有些许昏暗的小路灯,离开路灯我的影子越来越长却也越来越淡。醉眼忪惺的我,视力模糊得辨不清东西,我走到大炮台开发区边,隐隐约约看到不远处有一团黑色的东西,像个小人,但却静止不动。我不害怕,一是我有浑身酒胆,因为我是在醉后扇了岳父两个耳光被赶出门的;二是我是一个地道的唯物主义者,从不相信世界上有鬼。我走到那黑影面前,才看清楚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他穿着单薄,冻得发抖。好在那时候没有人贩子,要不被拐走了,我又想,要是有人贩子更好,一个五官端正的小男孩若被人贩子卖到那些没有生育人的家里,他是绝不可能在这寒冷的冬夜无家可归的飘零在这凄凉的小城郊区。 “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不回家?“我问他。 “我叫小国,没有家。“ “那你妈妈爸爸呢?“ “爸爸坐牢去了,妈妈就丢下我走了,哪里去了,我也不晓得。土砖房子去年倒了,我就出来讨饭吃了。“他口齿伶俐,直言不讳。我马上把自己身上的衣衫脱下一件罩在他身上,我说:“离天光还有几个小时,你跟叔叔走。“ 叔叔,你要到哪里去?“ “我不知道。“我回答他。我又问他:“你家里是哪里的?“ “我也不知道。“ “是哪个方向?“他用小手指着西边,说:“是那边吧。“ 原来我们是一个方向的,拿行话说就是一条路上的。我带着他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因为我知道,只有不停的走,才能御寒。这鬼冬天,夜这么长,我们把大街小巷走了两遍,总算熬来了东方的曙光,但还不见哪一家店铺开门,两人又东游西荡了个把小时,才在开发区见一间低矮的、临时搭起的水泥砖棚子开了门,那是一个乡下人在卖包子,我和小国来到那里,掏出一元钱买了包子吃了。这时太阳也出来了,但泥土上都打了狗牙齿霜,还是很冷的,我们把手伸向店老板煤灶上烘烤了一会,我们便又走出了店门,继续在城里走着。 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我那时为什么要讨一个下放女青年做老婆?不是我要讨她,明明就是她追我,我高中毕业后在生产队当会计,她下放在我生产队,她不知道毛主席的路线什么时候才能变,以为自己永远成了乡里人,于是她就给我写爱情信,一封一百多个字爱情信里写了三十个爱字,读起来比蜜还甜。 我从小没有父亲,父亲是牺牲在俢水库、造银湖的工地上,我就和母亲相依为命。为了我,母亲刚三十出头就没有再找男人了。她和邻居八娘说:“我不出二层门,一是为了我儿子,到别人家去做继崽肯定别人看不起;二是我屋里那个是牺牲在战天斗地的水库工地上,我再嫁后会抹暗他的光荣。八娘只是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心里在说:“真是个好女人,娘家父母逼嫁,她坚决挺住。 母亲听说我恋爱了,心里既高兴又忧虑。她对我说:“儿子,云云是城里人,我们是乡里人,以后她回城后,会反盘的,我想还是找个乡里的妹子靠得住些,一生一世啊!“我对母亲的态度也十分赞同,于是在一个月光如水的晚上,我约了云,我向她说了我的想法,决定和她分手,谁知她竟然伤心的哭了,她紧紧抱着我说:“此生非你不嫁,你不要我,我就跳下山岸。“我知道她是认真的,我擦干了她的泪水,那晚,我们激情了,在那山坡的草坪里。月光好圆好亮,俯瞰山下,村庄、田野、江流沐浴在银色的月辉里。 有了一次,便不愁二次,就这样我们在庆祝毛主席万寿无疆、庆祝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的大时代主旋律中结成了夫妻。在人间,人们怎么就这样无知,人会万寿无疆吗?云就是相信了万寿无疆而嫁给我的,云想:万年以后,凡人的尸骨都做了土,哪里还有回城的希望?在这穷乡僻壤,爱永远是朦上尘土的,在这红尘中,她的男人还是出类拔萃的,他一表人才、字写得行云流水、画画得生龙活虎、琴拉得百鸟来朝。这样的男人踏破铁鞋无觅处,现撞在自己面前岂可错过? 当然,我得到了一个貌美如花,能歌善舞的城里姑娘做妻,此生足也。我们双双成为大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骨干,她演白毛女,我演王大春,我们的时代再也不会出现“王世仁“了,再也不会“门打着门来门自开“的寒风苦雨了。婚后一年,我当上了大队团支部书记,在云的眼里,我是佼佼者,是他心中的白马王子。人们要一个人万寿无疆,只是出于对这个人崇拜、拥戴、热爱,可这是违背自然法则的,就在我和云结婚三年,即一九七六年秋风扫落叶的时候,领袖终因严重的肺心病而没有被几个国家顶尖医生组成的医疗队留下,也没有被天下劳苦大众的虔诚祈祷所留住,他还是带着遗憾走了,带着“我死了以后,中国定是右派掌权……“的无可奈何走了。他走了,知识青年回城了,云也回城了。云有文化,被安排在县里单位上班了,紧接着就是迁户口,拨粮食,她又回归到了自己的起点,而我却是俢补地球的维修工。渐渐的,云也不再踏上山乡的泥土路来和我牛郎织女了。真他们:“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她给了我一封信,说:“我爸妈要求我们离婚,两地分居,对谁都没有好处。“了了数语,斩钉截铁。于是我进城找云的父母论理去了,晚饭还是招待了我,我拼命饮酒,醉了。我也同意离婚,云已铁石心肠了。最不该就是她父亲拿了张男人的照片给我看,他指着那个人说:“这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先前下放找了个乡下姑娘,回城后离婚了,他已爱上了我家云云,你能和他比吗?“那时我疯了,酒精代替我的大脑皮层发了指令:搧他的耳光!我的所有行为都是大脑指挥的,指令一下,我就用有力的右手狠狠地搧了他两耳光,我骂道:“右派分子,我是用右手打了你,我没有动用左的力量,这叫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打了,骂了,我半夜走出了那座污秽的房子,我们的手虽然和牛粪、狗粪长期接触,但我们种出的粮食是香喷喷的,毛主席都说农民的手不臭。 打了就打了,不打也挽回不了这婚姻,你惹不侮辱我,我也不打你。云: 古诗曰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夜雨霖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儿,比翼连枝当日愿 你当初对我的甜言蜜语,对我的狂热追求如今害惨了我! 还好,在这漫漫寒夜,还有一个比我更惨的小国与我做伴,否则,如果酒精的错乱指令,我也许投了江,天明后江面上浮起了一具冰凉僵硬的尸体。 我和小国在城里荡了三天,我给他买了几件衣裤,给他写下一个电话号码,要他有什么特别的难处就请求别人给我打这个电话,我会来帮你的。 我回到家想了几天几夜,最后决定还是离婚,好在我们还没生下孩子,也无财产分割,一纸离婚书了却了一段孽缘,破碎了一场春梦。打了云父亲两耳光,也算是为时代变迁之前的时代争了点光。 春暖花开了,我无意于这春天的美景 ,只是感叹“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我也无法去触摸自己的万千思绪。我只是隐约觉得我不是被云抛弃而是被时代所遗弃。 小国请人打电话了,要我去看看他,他被人打了,而是打得脸眼都肿了。我要兑现我的诺言,因为我们毕竟是患难之交。我骑自行车来到约定的地方。只见小国站在料峭春寒的古城门洞里,(这是他遮风挡雨的家),左边脸肿得像桃子,眼睛也肿得睁不开,我问他谁打的,他说不认识。我问他在哪里打的,他说在米粉店打的。于是我要他带我到那个店里去问,他在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走。一路上我想:这人怎么这么出手狠,连一个小乞丐都不放过。小国虽然命贱、命微,但也一样是生命,“莫道世上生命微,一样皮肉一样骨。劝君莫打枝头鸟,子在巢中待母归“。他到店里吃剩食,也是为了生存,他没有家,没人供养,才走上乞讨之路?这世界依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高楼饮美酒,几家流落在街头。来到那个米粉店,我刚想问店家昨天是谁打了小国,谁知小国跑到一张桌子前大呼:“叔叔,就是这个男人打了我。“我顺着他的声音望过去,啊!我傻眼了,小国指着那个男人二十五六岁,西装革履,坐在旁边的就是云,原来就是云的二婚男人,县政府办公室的那个鸟官,云的眼光和我的眼光相遇的一刹那间,她脸红了,也低下了头。此时此刻,我完全失去了理智,就像一头失控的斗牛,双眼喷火,我上前抓住那鸟官向他重拳出击,一口气捶了他十几拳,他被打晕在地,动弹不得,我抬起脚向他踹去,这时云抱住了我的腿,她使出了全身力气,并哀求说:“不要打了,打死人,你也活不成的。“这时那个米粉马屁精到收银台拿了电话就报了警,我怒火中烧,感觉到生与死就隔着一道篱笆,无所谓,自古英雄好汉杀人时都有一个念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英雄好汉“!于是我快步走到那个店老板面前,照他面门就是一拳,顿时,他两个鼻孔鲜血直流,在店子吃粉的人见我眼睛血红,冒出火花,知道是个亡命之徒,走的走,躲的躲,那些女服务员吓得尖叫。云却一把抱着我,她眼泪汪汪的求我:“不要再打人了,打死人犯法的……“不几分钟,那警察就到了,倒在地上起不来的云的男人马上叫喊:“快抓住那个凶手,哎呦,我头好痛“。两个警察冲到我面前将我铐了。推我上警车。这时,小国抱住我的脚大声哭喊:“叔叔,不能跟他们走,他们会打死你的。“那个鼻孔还在流血的店主大声叫喊:“把那个小流氓也抓走,是他惹的祸。“一个当官的马上问店主事情的起因,店主说:“昨天中午陈主任偕夫人到粉店吃粉,这小流氓走到主任夫人面前,冷不忘就抓了她奶子,还不肯放手,陈主任见夫人受侮辱,便打了这小流氓两耳光。今天这小流氓就叫来这个凶手,进店就把陈主任往死里打,我打电话报警,他又将我一顿拳头,哎呦,好痛……“。那个官又问小国道:“小流氓,他说的是实吗?“小国说:“是的,但我只抓了她奶子一把就放了的。“ 那你为什么要耍流氓?“官儿凶巴巴的问他。 “我昨天来粉店吃剩食,各桌子都没有,只有些剩汤,我饿死了。这时一个大哥哥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小乞丐,只要你去把那个妹子的奶抓一下,我就给你买一碗粉吃,我刚上前抓住她的奶,她男人就朝我脸上冲了几拳。“ “那个指使你的人你认识吗?“ “认识,他有好多小弟,他叫水哥,我不知道他住哪里。我想做他小弟,他不收,说我太小了,没本事。“那官儿想了想:“这小乞丐就是饿了想吃东西,不具备耍流氓的意识,定不了罪,只是对他吼了几句:“警告你,你以后还要去抓妇女的奶,就要你坐牢。“说了,钻进警车,我被他们带到派出所,关了起来,开始是拘留十天,后来那夺我婆娘的陈鸟官被法医鉴定为脑震荡,轻伤,以故意伤害政府官员罪被重判五年徒刑。从此就要与铁窗铁锁链相伴五个春秋。我知识我自做自受,认命了,但我还有已经满头银丝的母亲,她为了我牺牲了自己的青春,我对不起她,还有小国,从此被人欺凌再无人给他出头了,说不定哪天会成为冻死骨。 时光的流水如此匆匆,我结束了四年的铁窗生活,那年我三十岁,回到家里,母亲已是风烛残年,岁月染白了她的发丝;忧愁催老了他的思念;劳苦催残了她的身体。一次挑着谷子上楼摔了下来,双腿骨折,没有好的医疗条件,致使她成了残疾人,走路都要靠棍子支撑,她才五十出头,已然如耋耄之年。那天晚上母子哭了,只见她泪流如注,没有悲惨的倾诉,没有别后的唠嗑,一切都在不言中。 我想:小国应该十五岁了。我去城里找他,在那个城门洞里等他,可城门洞里没有那个脏兮兮的编辑袋,没有那几块破棉絮,半夜了还是不见他。已经是人去洞空。第二天早上,我在另一个找门洞口上看到一张布告,上面有几个杀人犯的名字,小国的名字排在第六,罪名是故意杀人,因未成年判处劳教六年。被杀的人是陈某,这个陈某不是云的男人那个鸟官吗?怎么是个老师?我有点不解,不过世上同名同姓的多的是。这时有两个老人也在看布告,他俩开始议论:“这陈某也是个倒霉鬼,一个大学生,二十几岁就当上了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换老婆、犯卵法被撤了职贬到学校当老师,当老师又将人家老婆钓了,被男方请了这些小二流子在云山打死了,脸上还撒了硫酸,第一个判死刑的就是女人的男人。“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就是陈某,死了,哈哈,死有余辜。我想,小国参与杀他,也许是在为我报仇吧,不然,他是不会去杀人的。 经多方打听,我终于找到小国劳教的地方,我每个月都要去探望他一次,他告诉我说:“自从你坐牢去了,我就加入了水大哥的队伍,我多次请求水大哥带人去打陈某,但水大哥说那是个大官,打了会坐牢的,他不肯,后来陈某出了事,当老师去了。有一天水大哥忽然叫我和他们去杀人,说杀的是我想杀的陈某,我一口就应承了。我们在云山的一个土鸡店看到陈某和一个美女吃饭,我们在周围埋伏好,等他醉醺醺挽着美女出来向宾馆走去,水哥上前照他后脑壳就是一棒棒,当时就打晕了,我就扯脚,水哥他们就打,水哥的另一个手下用杀猪刀捅了他三刀,我们共去了八个人,把已经死了的陈某用硫酸撒在脸上,又把他抬着丢进了水库。叔叔,我在这里劳教多好,不要在城门洞受冻挨饿,等六年以后,我大了就可以劳动了,不愁没吃没穿了。“他说得津津乐道,没有眼泪没有悲伤。 “小国,你也总算为叔叔报了仇,等你出来,我们一同去广东打工,现在广东开放了,开了很多工厂,到了那里我们进工厂当工人,有了工资就有好生活过了。“ 小国出来的那天,我特意去接了他,我们叔侄没有回家,因为那时我母亲过世了,他没有家,我也没有家。我们来到广东,努力奋斗。同吃一口锅,同睡一个窝。 我们在一起十五年,后来我找到了一个女人,建立了家庭,我们才分开了,我随妻去了福建,小国就个人继续在广东。过了不久,三十五岁的小国打电话告诉了我,他找到了一个爱人,只是年龄比自己大六岁。我去了趟广东,看到他们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离别时,我们在一起畅谈了很多,他告诉我,他老婆前夫叫祥林,这不是个好男人,在广东开了厂,有了些资金积累,经常养小三,把老婆不当人,经常打得鼻清眼肿。一天傍晚,祥林伙同小三把她追到海滩,准备杀死她,恰好我在浅海游泳,听到一个女人凄厉的救命声,我爬上了崖,见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把她按在沙滩准备拿绳勒她勃子,我冲上去把那对狗男女打翻在地,扶起她,那狗男女见打不过我,就灰溜溜的逃跑了。她不敢再回家了,我把他领到我的住处,给她安排了一个住处。日子相处久了,她对我有了感情,于是她向法院申诉了离婚,我们就结合了。“ 我感到很欣慰,小国和我终于有了家,祥林嫂也有了依靠和安全的人生,我虽然近五十才找了老婆,但我们生有男一女,一家人生活其乐融融。小国也生了一男一女,他们在广东还开了小工厂,活得有滋有味。 人生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只有一个“爱“字永恒! 真是: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冷面书生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1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