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都梁风
  4. 新聊斋之竹灵(下) (原创小说)

新聊斋之竹灵(下) (原创小说)

作者:大海34 时间:2019/3/6 12:28:57 1274人参与 3 评论

黄三助竹灵一家逃过大难,自此,风平浪静。竹魁时常到黄三处研讨剑法,黄三也时常去大宅院处喝酒,舞剑,听琴。

黄三仍以医治病人为生,医治费用,任病人付,碰上困难的,分文不收。远近乡邻,口碑皆佳。竹灵每日上山採药,黄三凭技治病救人,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谁料却惹恼了一人,谁?村长也。村长姓朱,以为黄三医治病人,收入颇丰,却不见孝敬自己半个铜板,便说黄三非法行医,请来县里药监局的人前来封门。

黄三理论他们不过,只得愤愤地让他们封了门,乡邻前来看病不成,也纷纷为其抱不平。

又有好事者告知朱村长,说黄三家每晚都有女人的说话声,白天又不见女人身影,其中必有奚巧。

朱村长闻言,心中一动,想黄三在外闯荡数十年,回村后,常神出鬼没,犹其那一碗强盗水,让人觉得太邪门。又想起远近传闻,说黄三得了奇术异法,常有神人相助,更觉黄三诡异。

朱村长决定探个究竟,便请了一道长,让他去探查探查。

道长奉命,一日天晚,悄悄来到黄三家门前,贴窗,闻得屋内确有女人之声。借缝隙一看,只见一妙龄女郎,身着古服,长袖轻舞,罗裙曼飘,云鬓高挽,双靥含春,正在和黄三卿卿我我,恩爱一秀。

道长定睛一看,只见竹灵一团雾气绕身,似人非人,似妖非妖,虽不辨其身世,妖无疑也。

念及此,口中大喝:"何方妖孽,在此作祟",一脚踹开房门,一个风火雷打出,拂尘随即拂向竹灵。

黄三,竹灵闻声大惊,见风火雷打来,竹灵吓得瑟瑟发抖,不知如何躲避,黄三忙一指指向风火雷,风火雷在强大真气的阻力下,偏移方向,落在屋角炸开。紧接着,黄三抄起木剑,一招仙人引路,将道长的拂尘挡开。

道长一怔,知道遇上了高手,攻势一滞,被黄三的木剑格开拂尘,剑封咽喉。

"说,你是谁?谁派你来的?"黄三木剑抵在道长的喉上,怒喝。

在强大真气的压力下,道长动弹不得。

黄三一用劲,道:"再不说,就废了你。"

道长负疼,知道无任何胜算,保住性命要紧。忙说:"大侠手下留情,我说,我说。"

于是把朱村长交待的事说了。

黄三闻言,怒从心中生,道:"朱匹夫,先封我家门,后伤我娇妻,我与你不共戴天。"

又对道长说:"今晚之事,你若说出半个字,我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道长连连说:"不敢,不敢……"

黄三撤了剑,喝道:"滚吧!"

道长屁滚尿流逃了出去。

黄三将惊魂未定的竹灵揽入怀中,安抚道:"三妹,别怕,有我在。"

竹灵点点头,说:"有大哥护着,我不怕。"

想起近来发生的事,黄三恨恨地说"朱匹夫欺人太甚,这狗官,不知贪了村民多少钱财,若抓了他的证据,定要他去牢里坐上二,三年。"

竹灵闻此言,眼睛扑闪扑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话说朱村长要道长走一遭,却迟迟不见道长回音,二三天过去了,还是杳无音讯,知道此事办砸了,一时又想不出好办法,不免心中又急又恨。

这天深夜,一家入睡,忽一阵阵响动声,从楼上传来,朱村长惊醒,忙持手电上楼察看,没见什么东西,复入睡,又响动,心不安,担心楼上大箱子里的东西,遂又上楼,打开一大箱,只见里面的东西完整地在那里,放下心来,又去睡了。

天明时分,只听得屋外面人声吵吵嚷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忙起床开门来到屋外,一看,傻眼了,只见一沓沓人民币摆在自家门口,一本蓝皮流水帐本置在钱上。

"这不是我的帐本和钱吗?"朱村长大惊,这些钱都是从扶贫款,救灾款,修路款中克扣下来的,足有一百多万,那本账本上正记载了每笔款的出处。

朱村长头冒冷汗,正要喝住众人,拿回账本,一辆警车己呼啸而至,下来几个警察,问了问众人的情况,众人指了指钞票,又指了指朱村长,警察明白了,上前将钞票,账本全部搬上车,又来到朱村长跟前说你跟我们走一趟。

警车带走了朱村长,村民一片欢呼。

黄三知道了此事,大喊苍天有眼,报应到了。竹灵含笑不语。那晚,正是她用打草惊蛇之计,引朱村长出动,又引其暴露钱财之所,而后将所有赃款,账本叼到门外,让其东窗事发,帮黄三和村民出了一口恶气。

因村民的强烈要求,上面终于同意黄三继续行医,只是在县里学习了半年,领了个临时许可证。

一天夜晚,忽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黄三忙开门,只见几个人抬了一小孩进来,说是脚被蛇咬了,人昏迷,生命危险。

黄三见状,忙施救,划开伤口,放出毒血,但毒已随血向上流动,必须马上服药敷药,一看药柜,蛇药用完了。

黄三来到后房,对竹灵说:"一小孩中蛇毒,我这里却没蛇药了,如何是好,一条人命啊。"

竹灵道:"大哥别急,我对蛇药很熟悉,我即刻去採。"言毕,出门,向深山而去。

黄三来到前屋,见小孩面色死白,呼吸微弱,毒液已上了大腿,忙运真气,按住大腿根部,逼毒倒回。

一少妇扑通跪在黄三身前,泣声道:"黄医生,请救我儿一命。"

黄三道:"快请起,我定要救你儿性命。"

半个时辰过去,还不见小孩有好转,少妇更急了,随来的几个人也焦躁不安,怀疑黄三能不能治好。

一阵香风飘然而至,黄三知道竹灵回来了,忙说"有了,有了……",快步来到后屋,只见竹灵手捧草药,手上,脸上满是伤口,血汨汨地渗出,不及多想,拿了草药,来到前堂,吩咐一人熬药,自己将一把草药放入口中细细嚼动,随即将嚼碎的草药敷在小孩的伤口上。

小孩敷了药,而后又灌下药汤,半个时辰之后,面色慢慢正常,终于睁开双眼,望着哭成泪人的妈妈,微弱地喊了声妈妈。

"好了,好了,救过来了。"众人欢呼。

少妇千恩万谢地谢了黄三,随来人抬儿子离

去。

黄三关了门,疾步来到后房,只见竹灵脸色苍白,神情疲惫,躺在床上,忙问:"三妹,发生了什么事?"

竹灵倦倦地道:"九死一生,差一点见不着大哥了。"

原来,竹灵千辛万苦,寻得了蛇药,正要採摘时,一条大蛇直扑而至,大凡有蛇药的地方,都有毒蛇看护。竹灵与大蛇展开了生死搏斗,那大蛇只有二百多年的修为,终被竹灵打败,丢下草药,悻悻离去,竹灵也身负重伤。

听罢竹灵的经历,黄三心里一阵疼痛,握住竹灵的手道:"三妹,苦了你了。"

竹灵弱弱地道:"没事的,大哥,为了你,我做什么都愿意。"说着,坐起身来。

黄三轻轻地扶着她,让她的身子依在自己身上。

竹灵动情地道:"大哥,你对我真好,可我总觉得我们的日子不多了。"

黄三惊道:"三妹,你怎么有此想法?"

竹灵幽幽地道:"我也说不清楚,是一种预感,不祥之感。"

黄三安慰道:"三妹,没事的,我们一定能天长地久的。"

望着楚楚动人的竹灵,黄三的心醉了。这段时间以来,俩人朝夕相处,竹灵修为不够,只能晚上幻化人身,白天仍是一竹鼠,但总不让黄三见其真容,两人能互言,不能互见也。黄三白天为病人看,竹灵则上山採药,只要一闻到一缕清香,黄三便知竹灵採药回来了。

念及此,黄三深情地道:"三妹,不要多想,天会佑我们的。"

竹灵点点头,在黄三怀中慢慢睡去。

几天过后的一个晚上,竹魁乘着夜色,神情惊慌地敲开黄三的门,气喘喘地道:"大哥,不好了。"

黄三见竹魁手执龙泉剑,口道不好,忙问:"兄弟,出什么事了?"

竹魁道:"先前那个被你打败的道长,搬他师付过来报仇了。"

竹灵:"他师付?"

竹魁急急道:"他师付是青城派的掌门,功夫了得,刚才得到手下密报,他们师徒二人正朝这里赶来,我怕人手少,特来助阵。"

黄三道:"青城派掌门?灵虚子?"言毕,面色凝重起来。

竹魁道:"大哥,你认识此人?"

黄三忧虑道:"未曾见面,当年因江湖恩怨,我师付与他大战三百回合,不分胜败。此人亦正亦邪,一套降妖十八掌,煞是了得。师什嘱咐我,遇此人要当心,想来他应有七十多岁了。"

竹灵惊慌道:"这如何是好?"

黄三道:"三妹休要惊慌,待会大战时,你和兄弟躲在后屋,千万不要露面。"

说话间,只听得外面一声喝叫:"里面的人出来!"

黄三让竹魁带三妹去后房,自己开门而出。只见一白髯老者立在门口,先前那道长站在一旁。

黄三抱拳道:"灵虚子掌门,久仰了。"

灵虚子道:"黄大侠,我与尔师虽有过节,但今天绝不是冲你而来,只要你交出妖孽,我们相安无事。"

黄三道:"什么妖孽,掌门休要听信他言。"言毕,望了道长一眼。

道长心虚,嘴却道:"那晚贫道亲眼所见,难道有假?"

灵虚子焦躁道:"休要推脱,我一眼就看出满屋妖气,你说,交还是不交?"

黄三胸一挺:"除非你们从我身上踏过去。"

灵虚子冷冷一笑,一声对不住了,一掌向黄三拍来。

黄三左腿一划,右腿一闪,避开了罡烈的掌风,一掌向灵虚子拍去。

掌风的刚烈,让灵虚子暗自一怔,心里喝道:好功夫。

二人你来我往,己斗下百余回合,只见屋前飞沙走石,树木摇晃,那道长被罡风所阻,哪能近前?只是在旁,怔怔地看着。

灵虚子暗忖,自己年老了,不能再缠斗下去,念及,一招降妖十八掌最深的魂飞魄散拍出,黄三不及多想,一招托天盘地接住,两掌碰在一起,双双一声闷哼,倒在地上。

灵虚子血气翻涌,一口真气硬生生将上涌的血压住。

黄三一口热血喷了出来,昏死过去。

竹魁持剑从屋里出来,见此场景,大惊。见道长持拂尘向他逼来,即挥长剑指向道长,道长一迟疑,不敢再动。

四周死一般沉寂。一会,灵虚子缓过气来,对道长说:"徒儿,我们走!"

道长扶起师付,掺扶着准备离开。

竹灵从屋内出来,见黄三倒在地上,大惊,口中呼喊大哥向前扑去。

道长见倒在地上的黄三,眼睛一阴,嘴角一诡笑,反转身来,向黄三打出一风火雷。

只见一团赤焰夹带劲风,向黄三疾射而去。

竹灵见状,一闪一跃,扑在黄三身上,风火雷正正打在她左肩。

竹灵啊的一声惨呼,瘫在黄三身旁。

同时,竹魁手中宝剑飞向道长,将道长的道冠打落。

道长大骇,不敢再停留,扶着半昏迷的师付离去。

竹魁扶起竹灵,呼道:"三妹,三妹,醒醒……",只见竹灵三魂已去七魄,气若游丝,慢慢现出原形。

一只美丽的竹鼠躺在竹魁怀间,竹鼠白环绕眼,全身皮毛黑白相间,极像一只小小的熊猫。

见三妹身负重伤,几百年的修炼殆尽,竹魁伤心恸哭。

黄三幽幽醒转,见竹魁怀中的竹鼠,问其故。

竹魁将刚发生的事告知,黄三得知竹灵为救自已惨遭毒手,不禁泪流满面,抱竹灵于怀中,痛泣道:"三妹,三妹,大哥对不住你。"

竹灵七魄被黄三声声唤回,气息略为平复。

竹魁立起身,对黄三道:"大哥休要悲伤,三妹已无性命之忧,只是功力散尽,不能幻化人身,我要带她回去慢慢疗伤。"

黄三悲伤道:"我们还能见面否?"

竹魁幽幽道:"只怕再无相见之日。灵虚子他们决不善罢甘休,定要置我们于死地,此地不可留也。"

"你们要离开?"

竹魁点点头:"我们要离开这里,远去四川峨眉山。那里一可避开仇家,二可让三妹好好康复。"

说话间,竹灵慢慢醒转,一双眼睛忧伤地望着黄三。

黄三只觉竹灵在怀中微微颤动,一看竹灵醒了,不禁悲呼:"三妹,三妹,大哥对不住你。"

一行清澈的泪水从竹灵眼中流出,千言万语,已不能说出。

黄三轻轻地抚着竹灵,泣不成声。

竹魁从黄三怀中接过竹灵,道:"大哥,就此分别了,若有缘,或许可再见。"

黄三心痛欲裂,道:"兄弟,三妹,既便是天涯海角,我也一定去寻找你们。"

竹魁一跪:"大哥,你的天高地厚之恩,我们无以为报,就此拜别大哥,珍重。"言毕,起身,飘然而去。

多余的话

1974年夏季的一天,我父亲托人介绍,要我去拜师学艺。

师付江湖人叫他黑手,一碗强盗水专治跌打重伤,传言只要上了强盗水,伤者哪怕是骨折骨碎,也能立马恢复正常。师付学的是阴教,终生不娶,无儿无女。

我提了礼品,来到师付家。师付家前临公路,后依石山。进了门,说明来由,师付热情地接待了我。

师付六十多岁,身材高瘦,面色清瞿,两眼炯炯有神。喝酒间,向我说了很多奇闻异事。

一顿酒下来,天色已晚,我决定留宿师付家。休息片刻,师付带我来到后山,只见怪石嶙峋,长有松树,翠竹。后山一坪,是师付练功的地方。

只见师付兴起,一掌向一松树拍去,一丈开外的松树摇晃抖动,针叶纷纷坠下。

回屋,师付直言告我,学他功夫,须焚香七七四十九天,面香而跪,不能被外人撞破也,学了功夫,无后也。

又说,你还年轻,要慎重考虑

我因工厂上班,哪有四十九天的空闲,又想娶妻生子,听了师付的直言,心中犹豫不决。

师付看透了我的心思,说此事以后再说。

不觉夜深,师付要我安睡,时值夏季,蚊子猖狂,见床无蚊帐,心中担忧一晚要被蚊子咬惨。

师付见我面色,微微一笑,手拿蒲扇,向床连扇三扇,道,保你无事。

一晚,果无蚊虫叮咬。

考虑再三, 终不能学。师付后来将我介绍给另一朋友,因离工厂太远,也未学成,学武之梦灭矣。

虽未学成,但已正式拜师,时常去师付家玩,听些奇闻异事,受益匪浅。

又见师付过冬被单未清洗,于是拿到厂里,清洗干净,交于师付时,师付非常感激。

师付,黑手,黄三之影也。

又,2013年,春季。每天傍晚,从公园小径回家,小径旁,植了排排竹树,竹树紧傍围墙,枝青叶翠,一片风光。

一天路过小径,见一小动物,从竹丛中爬出,细看,双眼白毛成圈,浑身皮毛黑白相间,极像一小小熊猫。见我近前,不慌不逃,我拿出手机拍,它就往后退,总相隔一距离。那时,没有智能手机,拍下的照片只是一个小小的点。

后来,又有几次碰见这可爱的小动物,问人此为何物,有人据我描述,说是竹鼠。

后紧邻公园处开发建房,打地基每天放炮炸得惊天动地,连我所居在公园旁的房屋都在炮声中晃动。自此,再不见那只可爱的竹鼠身影。

竹鼠,竹灵的影子也。

作者:万春发,网名大海(晓说林),大海34

新聊斋之竹灵(下) (原创小说)(图片1)
0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大海34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作者资料

  • 大海34
  • 来自:未填
  • 现在:未填区域
  • 性别:
  • 注册时间:2018/10/22
  • @TA留言

个人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