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人网首页
  2. 武冈文学
  3. 会员日记
  4. 新中国第一批技能人才

新中国第一批技能人才

作者:都梁记忆 时间:2018/10/18 18:53:02 11787人参与 3 评论
黄高远点评:他们填补了共和国三十年知识文化的空缺!

新中国第一批技能人才

图文∕都梁记忆


       从乡下来,明天才上班!今天去哪里?带着疑问拨通了学校同事邹志明老师电话,他第二句话就问,“去毛家饭店么?我们去那里同学聚会”,我二话不说,也欣然应允。  

       他们开车过来的时候,十点左右,上了车,还以为是去高船岭毛家饭店?结果是去了石羊桥的毛家大院莊。

        高船岭有个毛家祠堂,高船岭毛家的神奇由来已久。

       毛家大院莊在5路车”江口——石羊桥”之间,左手边离开武马公路进去100米样子,院莊门口有一条好宽的马路,马路穿越广阔的田垅,这就是久负盛名的武冈托坪垅里,听说这公路是武冈二环?

m5.jpg

m1.jpg

m4.jpg

       我们乘坐的车最先到,邹志明老师的高中同学是武冈二中75届95班。之前就听说他们的同学聚会搞得有声有色,他是班长。


       毛家大院莊是国庆节才开张的,才6天,门第院落蔟新蔟新。

       一近院门,自然要拍照。进了院门,看到的东西,包括房子结构园林景象,好有58年大跃进的感觉!尽管我出生在1965年。


       每间餐厅都挂有字画,仔细一看,字画出自一个人之手。不要仔细看,这字画应该是看到的“最蹩足的书画!”好在欣赏书画的客人不多。

       大家到齐的时候,比我大几岁的哥们姐们,争相拍照,尤其姐们。看到他们拍照的方式方法,自告奋勇给他们拍下这张合影。  

m3.jpg


m7.jpg

m8.jpg

m6.jpg

       之后就是打牌,和喝茶。好像是两桌麻将一桌字牌?有人邀我打“炸弹”,我谢绝,在一边玩手机。


       不知不觉到了12点,饭桌上,几乎没人喝酒,是不敢喝?人家开农家饭莊不喝酒,也恼火!

      十余间大小不一的包间,本来只有一楼,偏偏故弄虚玄:起些“803”“804”“805”,的号码。看到这?想起新投放的”武冈油电混合公汽”?也是从100开始编号,让老百姓误读“车队有近200台车”。

m10.jpg


m9.jpg


       午餐想订座“888”包间,回说“已预订了”!后来听说“晚餐在那个包间。

       看到这群人,就想起大跃进。 


      这群人基本上是60年左右出生的,来源于浮夸风基因,尽管是浮夸风,但豪气胆识还在。哪像我是1965年出生!爹妈生养我们的基因早被饿得气息奄奄闻风丧胆了。


       饭桌上,菜上得快,也消化得快。我坐在邹志明老师身边,记得他还给我舀了一次汤,他担心我不好意思。


m11.jpg

  


       虽然喝酒的人少,我也算其中一个。

       我们这边大桌子全是男的,其中一个我似曾相识?一问,果然是安心观的,20年前我在安心造纸厂时,他就来修理过电动机。  


       饭中酒中闲话中,有人说家中修4层楼房要装电梯,马上有人调侃“4层楼装么格电梯!装升降机得了”

       ”电梯本来就升降机”。


       完了我想录下这些事情,以“新中国第一批技能人才”为题,再三求证邹志明老师以前说过的事情: 

       “听说你跟武装部下乡去校过民兵的枪支?是哪一年?”

       “81年,不是跟武装部,是卲阳市军分区,与一个副司令” 

       “那是1979年到81年,整整两年,跑遍整个邵阳所属公社(乡镇)”

       “将每个公社民兵的枪支全部校验一遍” 

       “校验后收缴上来了吗?” 

       “没有。我们只负责校验”

       “我们那个时候在二中读书,最早那操场全是我们学生挑肩锄挖弄出来的。那个时候读书半工半读,学工学农,我们还在二中里面开过梯田,后来在县柴油机厂时,我们还送了二中一台拖拉机” 

      “你们开的梯田种过禾(苗)么?” 

      “没有” 

      “只怕连红薯都没种?” 

      “没有,做样子的,但田是开好了”


m12.jpg


        邹志明这代人?不能说“是新中国第一批技工人才么?”之前没有过技工人才啊!要不80年代邵阳军分区校验枪支,还会请他们? 


       共和国建国伊始,第一批穷人的儿女读了书没事做,基本上在1965年左右,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时期。文化大革命的概念到现在为止,我们党和政府都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 文化大革命?顾名思义,不管广义狭义,就是文化人想改变命运。建国伊始,扛枪夺取天下的武化人在管理天下,他们的命运刚改变好,怎么舍得让文化人马上改回去呢?这个时候,穷人家里的孩子们也读出书来了,不但没有地方做官,连一间打工的工厂都没有。旧社会富人读出来书没有官做是理所当然的!所以,穷人家里的文化人全部进京去见伟大领袖,这就是天安门毛泽东主席接见红卫兵的由来。然后,这批“红卫兵”知识分子,也是新中国第一批文化人,响应领袖号召,“知识分子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到1975年,邹志明他们这一批知识分子,是中国社会痛定思痛,早产出来,珍贵如八辈子单传的儿子!


       他们所在的武冈县柴油机厂,70年代中期大造打谷机。本来58年大跃进已经有打谷机雏形出现了,但铸造打谷机齿轮没有钢铁。 在苏联老大哥“掐脖子”的岁月,我们勒紧腰带,却誓言多少年内“赶英超美”。木工师傅以椆木为材料,精雕细琢出了“椆木打谷机齿轮”,椆木打谷机做是做出来了,人站在上面“踩得(个)鬼动!”这是听隔壁院子老木工亲口讲的,这老木工过世十多年了。


匪夷所思!当年这种打谷饥齿轮没有钢铁,用椆木精雕细琢做出来,组装成的打谷饥。

m17.jpg


m16.jpg

 


m15.jpg

笔者与邹志明照片

       他们这“第一代技工人才”,是在张铁生“读书无用论”交白卷之后,恢复高考之前过渡段的知识分子,叫“半工半读”生。 他们的知识在实践中检验,实践印证了他们的课堂理论。所以他们这代人读过的技工书,基本上还拿得出手!  

       后来,恢复高考后,所有读了大学的人,甚至于中专生,不管文科理科,毕业后基本上在从事社会管理工作,换一种说法就是当官,恢复高考这几十年,高校出来的全是官。


      毛家大院莊这种农家餐饮,现在整个社会弄得少吗? 所以,这种投资?包括武冈云山的玻璃桥,比起张家界玻璃桥,就狗拉尿那么长!

       拿我们的飞机跟人家的比,就像拿云山玻璃桥跟张家界比,用武冈老话讲,叫“塘里无鱼虾也贵,虾公把做草鱼喂!”  


       邹志明他们这茬人,虽然像虾公,但那个时候,就是他们这群虾公,被“料死虾公无滴血,虾公死了满身红!”他们半工半读,在那段近30年的荒唐岁月,共和国像一位产后血亏的母亲,是这群未成年孩子给娘生了小弟小妹后的脸上有了半丝红晕!


m2.jpg


      邹 志明现在是我们环球职校的电动机老师。 他们这群人年轻时候被忽视了,他们的晚年不甘被忽视!不信?看看他们的样子:错过去的同学会要加倍补回来。


 2018.10.12于武冈


2
感谢鼓励,多谢打赏!
资讯上传:都梁记忆     责任编辑:武冈人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不代表武冈人网立场哦!请文明发言,非法字段将自动显示成星号(*)

3条评论

还没登录,马上登录! 登录立即注册
请登录
热门评论
  • 2018/10/18 19:46:55 19
    将真相平静地告诉世界,让世界平静接受,莫冲动!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8/10/18 23:27:32 20
    我是国家的儿子,党也是国家的儿子,我们母亲流过的泪水,我们一起给擦干。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 2019/4/3 10:29:05 2
    才这么久,武冈“嗨花弄”就名正言顺被“寿终正寝”?
    都梁记忆,本名黄家冰,字水平,男,武冈南乡人,武冈一中高中肄业。命相学解释为火命,所以名字中有冰和水。感谢这火命,燃烧了多余能量,才没能力干更大的好事或者坏事!

作者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