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王忠义 > 桐坨博士

桐坨博士

王忠义

发布于2021/11/8 18:29:50 阅读:3948 评论:3

分享到:
言宋点评:且看桐坨由博士到“臭狗屎”演进史!


        桐坨是我高中同学,姓钱,名韦同,比我小两岁年纪,班里年龄最小的一位。一双眼晴黑得发亮,大耳朵,脑袋也显得有点儿大。看上去就像个聪明人。小学我们读六年,他跳了两次级,只读了四年。高中数学课,我们听得似懂非懂,他一个人听得走上讲台,和老师争辩起来,说老师讲解有误,气得老师涨红了脸,说:“你们班,我教不了了!”几天后,那位老师真的不教我们了,原来他是临代,到期了。

        韦同外号桐坨,据说有些来历。他上头三个姐姐。他的出生,让他的父母如愿以偿,欢喜得不得了。满月那天,钱父大宴宾客,屋里屋外,“恭喜!恭喜!”“贺喜!贺喜!”一片喜庆气氛。

        宾客中有位号称“张半仙”的,七十多岁年纪,平素靠给人相相面、看看八字为生,地方上颇有些名气。张半仙上得前来,瞧了瞧乐呵乐呵的小韦同,爱抚地用手指轻轻地拨弹了几下小韦同白嫩白嫩的小脸,问了钱父几句,掐指一算,说道:“这孩子,人中之龙,将来大有出息啊!只是命里五行缺木,恐日后……”

        “难续香火”四字说到嘴边,张半仙即刻打住。这场面,怎么能说出如此不吉利的话呢?

         钱父见张半仙欲言又止,忙问:“日后会怎样啊?”

         张半仙接过话说:“日后会有分晓的。这样吧,你们若信得过老朽,给孩子取个小名叫'桐坨’吧!”钱父因忙于招呼客人,也不再多问,连忙称谢应允。

        高中毕业那年,我们那所带帽中学(公社中学,兼办高中)两个班一百多号学生,唯独钱韦同一人考上大学,而且还是重点大学,令我们一众同学羡慕嫉妒恨得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香。

        大学里,韦同学的是生物专业。大学毕业后留校。后读研,再后读博。

        就在大家一片叫好,以为韦同前程无可估量时,谁,谁,谁也想不到,韦同弃博回家了。

        韦同的博士研究方向是人类的进化。

         他直斥导师科学盲从,叫板学术界权威定论,认为人类根本不可能由类人猿进化而来。

        博士论文一辩通不过,二辩通不过,钱韦同满腔愤懑,铺盖一卷,不与你们见识,回家去!

         那个年代,弃学回家,等于敲了自己的铁饭碗,何况是博士,那简直是敲了金饭碗了!

         钱父本来身体不好,又高血压,一听儿子情况,直气得眼睛一翻一翻,倒地不省人事。大家手忙脚乱,叫来大队手扶拖拉机送到城里医院,一检查,颅内大出血,晚了!

        父亲的死,让韦同着实悲伤了好些日子。那段时间,他痛苦,他自责,他见到母亲流泪心里就难过得要命。他发誓要在自己专业的道路上奋勇前行,不成功决不罢休!

         他闭门不出,日日夜夜冥思苦想,文稿写了一叠又一叠,稿子寄了退,退了寄……

        母亲见他没日没夜地熬,生怕再生出事来,便苦口婆心地反复劝:“桐坨呃,你也要出去走动走动,坐久了要不得呢!再说了,你咯样费脑筋写写写,又当不得吃当不得穿,你何不跟娘下地劳动,帮家里把田地种好,将来娶门媳妇,好好过日子哩!”

        桐坨知道母亲的怜爱,也知道母亲的艰辛,可就是放不下自己手头的研究。他越研究,似乎觉得前面不远就是尽头,于是又满怀信心,奋勇向前。他劝母亲说:“娘,快了。我不会让你失望,总有一天,我会让家里过上好日子。”

        可怜钱母,又恨又爱,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在几个女儿,个个听话争气,又是帮娘忙地里,又是帮娘忙家里,学校里读书又没落下,大女儿高中一毕业就考上大专,一只脚跳出了农门,二女儿初中一毕业就考进了城里重点中学,即将小学毕业的满女儿也成绩优秀,老师家访时总是夸说这也好那也好。钱母苦了累了,想起女儿们,睡梦里也常露出笑容。

        时间一晃,过去一年又一年。

        桐坨还在继续他的学术研究,稿子仍然寄了退,退了寄。钱母的额头却一天一天爬上了皱纹,乌黑的发丝里也逐渐添了银丝。

        母亲不明白桐坨倒底在忙乎个啥,只隐隐觉得桐坨有点儿走火入魔了,心里痛啊!又无可奈何,劝说不进。

         想过来想过去,想到一个办法,给儿子娶门媳妇,看能不能让他回转回转。可怜钱母四处托人说媒,姑娘们一打听,不是嫌桐坨年纪大,就是嫌桐坨痴傻呆。桐坨呢,无所谓,巴不得身边没人唠叨、干扰。

        或许是母亲说多了,也或许有时候实在是觉得累了,桐坨也偶尔出来走动走动。

         地方人见了,问一声:“桐坨,吃饭了没有?”

         桐坨先还客气地回道“吃了”或“没吃”,问得三四次,桐坨烦了:“我是饭桶吗?怎么总是‘吃饭了吗’   ‘吃饭了吗’ ?”

         乡里人见面打招呼,常见的就是“吃饭了吗”和“去哪里呀”。大家习惯了,见面差不多就这么两句,并无觉得不妥,反倒觉得不招呼一声,还有些别扭。

        遇见桐坨,左邻右舍们脱口而出,顺便打声招呼,也是出于习惯和礼貌。

         有一次,桐坨一边散着步,一边思考着他的问题,正入神呢,一声“桐坨,去哪里呀”打断了他的思绪。桐坨那个恼呀,无法形容,回敬道:“我去哪里,有必要告诉你吗?我出来走走,随便走走,还要遭大家许多盘问,烦不烦呀!”说得打招呼的人不知如何答对,好不尴尬。

        时间一久,大家识到了桐坨的脾性,路上碰见,索性不打招呼了,只装作没看见一般,低着头一边擦身过去。

         有一年,钱母七十大寿,女儿女婿们合力张罗着,为母亲操办寿庆喜宴。亲戚朋友、邻里乡亲纷纷前来祝寿。席间,妹妹妹夫们要博士哥哥说几句好话,桐坨也不推脱。待扣肉一上桌,鞭炮一响,桐坨双手一拱,道:“各位猪朋狗友,母亲七十寿庆,承蒙大家厚爱,感谢光临!没有什么好招待的,大家吃好喝好!”

        众亲友一听,“猪朋狗友”,这是什么话!把大家当猪狗了?

        坐上席的娘舅亲戚将桌子一掀:“好你个龟甥子,读书读傻了!这饭叫我们如何吃得下!”说完愤愤离席而去。

        好端端的一场喜宴,被桐坨博士搅得个不欢而散,人人有气,个个骂娘!

        钱母气得七窍生烟,怒骂桐坨:“你咯个傻包崽,你是想气死娘老子是不是!你就傻得咯个样子!你当真读书读傻了呀!”

        桐坨辩道:“娘呀,我说的句句好话呀,大家怎么要歪着想呢!猪不好吗?温温顺顺,诚诚实实,人类向来屠刀相见,它仇视过人类吗?它反抗过人类吗!至于狗,多好的物种啊!猎犬不好吗?导盲犬不好吗?搜救犬不好吗?刑警犬、缉毒犬不好吗?就算普通的家犬,守门、看家,对主人摇尾示好,你烦了饿它,它不记恨,你恼了踢它打它,它依然不离不弃,有谁能比它更灵性更忠诚呢?”

        一番话,说得钱母无可辩驳,认可也不是,反呛又无力,只得暗暗垂泪,自认前世作孽,生下如此个现世报。

        自此,桐坨声名更盛。茶余饭后,人们津津乐道,都说钱家出了条“屋毛虫”。

         好事不曾听说一桩,坏名声的事倒是一桩接一桩。

        前些天,又出个大新闻,谁,谁,谁也不相信,不婚不娶的桐坨,竟然进城嫖娼了,而且刚好被公安抓了个正着。

        警察同志讯问时,桐坨神态自若,辩道:“大家擦枪走火有地方,我五十多岁了还是处子之身呢!”

         警察一听,正言厉色:“你什么态度!好好从实招来!”

         桐坨便老老实实,一五一十,将自己的身世说了一遍。强调道,自己前几日做了个梦,梦里一位白发长须老者呵斥他,还研究人类进化呢,人类繁衍欢爱之事都不曾亲历,够格么!一席话如醐醍灌顶,叫人豁然开朗,原来自己的研究止步不前,离成功总差那么一步,问题居然出在这个环节。便鬼使神差,进城做了破处之事。

        警察听了,哭笑不得,一边摇头,一边唏嘘。最后,依据治安处罚条例,桐坨被拘留五日、罚款一千元。

        此事之后,地方人眼里,桐坨“屋毛虫”都不是,成了堆臭狗屎。


                                  (王忠义)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王忠义,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11/9 15:31:450
一个人的成长,如得不到及时的纠偏,通灵宝玉也就成了“臭狗屎”。

作者于 2021/11/9 15:51:24 的回复:

谢谢推荐和改题

2021/11/10 10:00:200
谢谢王君好文,拜读了!

作者于 2021/11/10 11:08:49 的回复:

过奖了。谢谢!

2021/11/13 11:55:580
作者文章人物形象生动,以致于个人非常好奇是否真有此人了。

作者于 2021/11/13 20:00:34 的回复:

我是把蛮多人的特点凑到了一个人身上。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