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邓星汉 >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邓星汉

发布于2021/10/11 11:34:15 阅读:2142 评论:0

分享到:
秋山踏遍见孤坟
邓星汉 


露梅,我终于找到您了!原来您一个人静静地睡在这里看护着这一片树林啊!您可知道我为了找到您,花了多少时间、费了多少周折吗?这不就是我们当初为建设水浸坪中学而来挖山沙的地方吗?哦,原来您是心系母校,早就盼着我回来兴办现在的芙蓉学校啊!您是在这里等着我啊!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我曾经时常在心里说,今后不工作了,就回到家乡,把您和唐菊兰找到,我们一起回忆往事,一起去旅游,共度晚年。


到明年就是我们高中毕业五十周年了。我一回到芙蓉学校工作就向星君同学打听您和同学们的情况,我问到的第一个同学就是您。可是,星君同学告诉我,您早在几年前就一个人睡到这里来了!
我听到这样的消息,心里犹如被刺了一刀,其痛苦真是不可名状,久久说不出话来。当着星君同学的面,我忍住了泪水。但是,当他一离开之后,我悲痛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从眼里倾泻下来。
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深切地怀念着您。我知道我现在的办公室所在的位置就是当年我们读高中时的教室。我的脑海里萦回着您秀丽的面容、娇小的身材,还有您那清脆悦耳、美妙动听的歌声。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那时候,我和您个子都很矮小,唐菊兰也很瘦弱,高中两年里,我们三个人总是紧挨着坐在教室的前两排。老师给大家换座位时,也只是把我放在您的前面,或者把您放在我的前面。但是,不管怎么换来换去,我和您总是没有分开过。就这样,尽管那时候同学中男女界限分得很严格,但我们三个却很和谐,像亲姐弟一样,下课时有说有笑,一起做点小游戏,谈点所见所闻。上课时搞点小动作,彼此从课桌底下交换小说或连环画看,自习课时,相互对一对作业的答案。有时候,我看小说入神了,耽误了做作业,就索性拿起您的抄写起来蒙骗老师。您也喜欢看小说。我借来的小说,常常是您先霸占着看。但是,您又还忘不了时不时来一点女孩子的矜持。当您看到小说中描写爱情的段落时,您把那一页折叠起来,里面夹一张字条,上面写着:“你看,你这是什么破书!”然后假装生气地把书还给我。可是,过不了几分钟,您又用脚踢我,要我把书再给您看。说:“你被迷住了是吗?快给我看,我还没看完的呢!”我只好又把书给您递过去。
您是家里的大女儿,您的脚下还有两个弟弟和两个妹妹。我也是家里的大男孩,那时候我下面也有两个弟弟和三个妹妹。我们都是兄弟姊妹中的老大,都肩负着繁重的劳动,同时也还受着父母的苛责,稍稍有点做得不好,就会遭到父母的打骂。因此,我们又“同是天涯沦落人”,彼此在心里多了一种“同病相怜”的感情。每当我看到您来上学时脸上布满着苦愁的时候,我就知道您又是在家里受了委屈,我就在心里替您感到难过。
有天早上,我看到您挑了一担做中药的半夏来到学校,我就感到十分惊奇,长在山地里的半夏,平均没有小指头那么大,我挖一个星期也挖不到几斤半夏,而您却挖了两个大半箩,估计会有五、六十斤吧。这需要用多少时间花多少力气啊!等到下午放学后,您把半夏挑到供销社卖了,然后,又拿着卖半夏所得的钱去了粮站买了政府分下来的“返销粮”回家。挖半夏卖的时候,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很多家庭都是无米下锅的,靠着政府的这点“返销粮”再添上麦子蔬菜度日。我和您的家庭也不例外。我知道,您早餐就没有吃饱,到了下午已经是饥肠辘辘了,却还要挑几十斤谷子回家,您肯定挑不动。我就帮您送了一程,一直挑上了梓槽岭看到您家的屋子了我才返回自己的家。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原来的水浸坪中学的校舍,都是我们师生亲手建造起来的,盖房子的一砖一瓦都是我们自己烧制的。烧砖瓦需要煤炭,学校就组织我们去几十里外的栗山园挑煤炭。我们经常是清早出发,天快黑了才回到学校。那时候,我和您的个子都很矮,力气很小。所以,我们两个总是落在队伍的最后,相依相伴,走一段路歇一阵,歇一阵又走一段路。我们咬紧牙关,相互鼓励,艰难地挑着担子往回走。每挑一次煤炭,我们就累得死去活来,如同到阎王殿前走了一遭。
1972年的初夏,我们这里遇上了天旱,正在抽穗的禾苗需要有水来浇灌。可是,我们大队的水库放水涵洞被堵塞了,水库里满满的水放不出来,急得干部群众团团转。他们就决定选派身材小巧的孩子作为“突击手”,拖着特制的小木车从涵洞的外口爬进去把堵塞涵洞的石头搬出来。其实,这种办法是极其危险也不可能有效果的。我却很“荣幸”的被选上成了“突击手”。
那天,我没有去学校上学,从清早开始就在一尺来高的涵洞里掏石头,一点一点地往里延伸。涵洞仅能让我的身子匍匐着像蚯蚓一样前进,里面凉冰冰的,黑乎乎的,我感觉到里面就是一个死亡的深渊,每向里面进去一点,我就更加胆怯起来。而越是胆怯,心里就越发紧张,动作就越是变样。就这样,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我的身体突然被卡在涵洞里怎么也动弹不了了。我担心会死在涵洞里,就万分恐惧地大哭起来。过了一会儿,我听到涵洞口传来了您的声音,您在大声地对着我喊:“你不要怕,你一定会安全出来的,我在这里等着你!”当我一听到您的声音,我紧张的心就立刻平静了,身体就松弛了,马上就活动自如了。我赶紧从涵洞里爬出来,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使我破涕为笑。可是,您却突然哭起来,边哭边嗔怪我:“你把我吓死了!你把我吓死了啊!你真是傻,这样的事情做得的吗?”原来,您见我一天没去上学,就到处打听原因,当您知道我是在爬涵洞后,就放心不下,急忙跑来看我。
两年的高中是短暂的。1973年元月,我们毕业了。记得去参加毕业典礼的时候,您把我拉住不让我和同学们一起出教室。等到同学们都走了之后,你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两个自己用扎头发的胶丝带编织的蝴蝶让我看。您轻轻地对我说:“好看吗?”我说:“好看。”您又说:“送给你。”我看着那美丽的栩栩如生的蝴蝶高兴坏了,一把就将两个蝴蝶抓在手里。您却一伸手又把一个红色的拿回去了,留下那个黄色的给了我。您还故作生气地对我说:“您没读过红楼梦吗?贾宝玉有一块通灵宝玉,薛宝钗也有一条金锁玉链的。我当然要留一个。”
高中毕业后,我们就很少有见面的机会了,各自在生产队里劳动,起早贪黑,含辛茹苦。分别三年多了,我只是在兴修人民水库的工地上远远地听到了您的歌声。因为您有清脆悦耳、美妙动听的歌喉,您成了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成员,专门到集体劳动的工地上为群众演出,鼓动大家苦干实干加油干。人民群众特别喜欢听您唱歌,他们说您的嗓音不仅好听而且过山,您没有麦克风也能让站在老远老远的人听到歌声。他们称赞您是水浸坪的金嗓子,胜过草原上的百灵鸟。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到了1976年的初秋,我意外地接到了公社的通知,要我去峦山大队参加公社在那里举办的文艺骨干培训班。您也在培训班里。在那里我们才有了再次见面的机会。培训班的住地是在峦山铺,离您家里很近。初秋的时候,刚收了黄豆,我报到后您就把我叫到了您家里,随即架起菜锅,用豆杆做燃料生起火,再把将近一斤多的黄豆倒进锅里慢慢炒好,再倒进簸箕里退温,最后就和我一边吃黄豆,一边说一些分别后各自生活的话题,同时还谈到了我们对个人前途的担忧。我看到您做这些家务活时表现得很熟练,心里很有感慨,再一次感到做长子和长女的辛苦。培训班最后要进行汇报演出,我和你的节目是合唱电影《青松岭》的主题曲《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我经您教了几遍后,就会唱了。后来演出结束后,我们两个人的节目受到了高度赞扬。那时候,我沾了您的光,大家都觉得我们两个人一个秀丽、一个英俊是一对好搭档。
在培训班里,领导还给了我们两个人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要我们两个人去水浸坪找公社领导要二十元的生活费,再把批到的钱买到猪肉回来给大家改善生活。接受了这个任务,我们两个人心里都很高兴,吃了早饭我们就出发了,一路上我们两个人无话不说,脚步特别畅快。到了水浸坪公社后没有遇上领导,我们又走到仁堂大队才找到了领导,请他在报告上签了字,然后又回到水浸坪公社食品站买好肉就回培训班。那天,我们觉得十几里路程太短了,要能让我们一直走下去就好。到了梓槽岭后,我们都不想马上回到培训班。您就对我说:“我们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一坐再走吧。”我也就说:“好吧”。我们就在溪边的一棵大松树下的石板上坐下来,把凉鞋脱下来,光着脚丫浸到溪水里凉快着,漫无边际的找话题说话,一会儿说到过去,一会儿说到未来,一会儿说到蓝天,一会儿说到苍鹰……总之,是在为了拖延时间而无话找话。最后,您见到太阳快要落山了,就突然把话锋一转,问我:“我给你的蝴蝶还收着吗?”我说:“收着呢!”您听后莞尔一笑,对我说:“这就好。那我们回去吧。”您那个美丽的笑容,从此就定格在我的脑海里了。今天,我依然清晰的记得,感到无比的美丽,也感到无比的幸福。
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1977年我考上了大学,离开了家乡。后来,为了生活,又闯南走北,漂泊不定。同学们也大抵都是在忙于生计,彼此就没有了多少联系。但是,没有联系,并不等于忘记。在我的心里,我时刻是在想着您的。我一听到宋祖英的歌声时,就觉得如果您命运好一点,您应该不会比她差的。哎!可是,您却是这样一种命运!您竟然还在受到封建思想的歧视,您的墓碑上连姓名也没有,您只是一个“刘门邓氏”!我真为您感到委屈,感到悲伤啊!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露梅,星君同学快要把我的手机打爆了。我要回到芙蓉学校去上班了。我本想让您在这里安息,请求溪水为你歌唱,请求山花为您做伴,我一旦有空余时间就来看您。但是,我又想,如果冬天来了,溪水冻了,山花败了呢?那您不是孤独无依吗?哦!露梅,您跟我走吧,去到我们过去的教室———我现在的办公室住下来吧!不管是我陪伴您也好,还是您陪伴我也好,总之,我们可以在一起了。露梅,您能跟我走吗?
秋山复踏遍,终得见孤坟。
近冢掬凄泪,仰空恨断云。
一歌思夜戏,四野觅梅君。
惟觉晨风烈,乌啼送客闻。
我一生写了很多首诗,今天,我给您写一首。如果,您不跟我走,那请您收下我的诗吧。请您不要感到寂寞,我会经常来看您的!


武冈芙蓉学校忆学友,秋山踏遍终得见孤坟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邓星汉,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