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大海34 >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大海34

发布于2021/2/25 15:51:14 阅读:1254 评论:5

分享到:
舟子点评:这个系列好,可以叫《氮肥厂纪事》。抓紧写,追着看!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大会发言


工厂里经常开大会,领导作了报告后,会安排职工上台发言,增加大会的气氛。

        一次,开大会,车间领导安排我大会发言,我写好了发言稿,满怀信心,今天的发言一定要给厂领导留下好印象。

     前面几位青工发完了言,轮到我发言了,我来到了主席台,拿着发言稿,瞧瞧主席台前的椅子,不加思索,坐了上去。

       顿时,台下一片哗然,台上领导的脸色变得难看,我知道撞祸了。

       在学校,我是天之骄子,因为品学兼优,深受老师的喜爱和同学的拥护,在班里,经常坐在讲台上给同学布置老师交待的学习任务,在全校,曾坐在主席台前作传达参加县里某种大会精神的报告,以至于今天不加思索发言时坐在了椅子上。

         听到下面的哗然声,我心一横,不坐也坐下了,不站起来了,就这样坐着作了大会发言。

     散会后,我听到了工友们的窃窃议论声,看到了厂领导更加难看的脸色。

     从此,我在工厂的厄运开始了。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丁哥


丁哥是从部队复员分配到氮肥厂的,和我分在一个工段,精炼工段。因比我年长2岁,我就叫他丁哥。

他个子不高,圆圆的脸,小小的头,皮肤黑黝,不喜言笑,不善谈吐,总是一个人闷闷地不知在想些什么。

从新化培训回武冈后,1972年春季,工厂点火原始开车,经我们共同努力,开车成功,生产出第一批氮肥。

丁哥和我相处得很好,在一个工段配合默契,在一间宿舍,相安无事。

也许是到了思春的年纪,丁哥像只骚鸡公,提拉着翅膀,到处追逐女青工,可没有一个女青工看他上眼。

丁哥的行动升级了,一天半夜里,从二楼溜达下来,我们是住在合面宿舍,中间是过道,两旁是宿含,一楼的过道黑咕隆咚的,丁哥在黑暗中摸索,经过一女青工房间时,只见门虚掩,竟然没关门,丁哥一阵兴奋,摸了进去,女青工吴胖睡在床上,穿了睡衣睡裤,二条白晃晃的腿在射进窗口的月色照耀下格外迷人,胸脯一起一伏,像波浪翻滚。丁哥再也忍不住,近前摸着吴胖的两条玉腿,又往上揉住了那双玉峰,因激动,手用力大了,吴胖惊醒过来,高呼有贼,喊声惊动了宿舍的人,有人起来直奔吴胖下房间,丁哥在惊叫声中早已跑出,几个人立即追了上去。慌乱中,丁哥的一只鞋掉了,人没追上,追赶者只得拿了那只鞋作的证据,问吴胖,看清是谁了吗,回答说好像是丁某。

第二天,厂领导拿了那只鞋,找到丁哥,丁哥死不承认是自己的。由于没确凿证据,只能平息了此事。

我是最清楚的,那晚丁哥出门,我以为他下去方便去了,后来下面传来动静,我好奇心不大,没下去看,又过了一阵,丁哥气喘吁吁地进了房间。第二天,这一桃色事件在全厂传开了。

丁哥一下成了新闻人物,有人问吴胖的味道如何,摸了哪里,爽不爽,丁哥黑着脸把人凶了一顿,问者哈哈大笑说丁哥吃了天鹅肉还不承认。最尴尬的是见了吴胖,女人总是凶狠狠地骂他臭流氓。丁哥不敢回嘴,只是讪笑着回避。

时间 到了1973年夏季,我听说丁哥找到对象了,是工厂附近农村的一女青年。我追问他有没有此事,他矢口否认,连连摇头说没有此事,是别人造谣的。

丁哥比以前爱打盼了,头发梳得油亮,下班后,一身军装,一双皮鞋,在宿舍的时间少,在外面的时间多。我知道,他是谈对象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丁哥突然变得神情木衲,精神颓废,在车间,望着身前的仪表,痴痴发呆,几次险些出事故。

有一天上班时,从不迟到早退的丁哥没来上班,我心一惊,莫不是他出事了。

一连几天,没来上班,第三天,值班长告诉我,丁哥真的出事了,因为那农村女青年要和他分手,他一怒之下,在她家放了一把火,然后畏罪潜逃了。公安局正在四处追捕他。

我心里在为丁哥担心,又在为他惋惜,也想不到平时沉默寡言的一个人,做起事来竟然那么极端。

又过了半个月,丁哥回来了,是一具尸体。他潜逃到邻县时,被民兵抓住,在押送回武冈的途中,从桥上跳河逃跑,淹死了。

没有开追悼会,在离工厂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掩埋了。

据公安局的人说,其实他放的那把火只烧了半个门窗,如他自首,最多是拘留几天。但他却走上了不归路。

从厂里回城,要经过那座小山,我骑着自行车,放慢速度,远远望见那座孤坟,心里涌上一种莫名的惆怅。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赌吃


进厂的头几年,总是吃不饱。那时的粮食是定量的,每月三十斤。一日三餐,早餐三两,午餐三两,晚餐四两。超过了这个指标,第二天就得减量,更饿了。

那时,上班时的饭是送车间来的,打了三两米饭,从车间的那头赶到这头的岗位时,碗里的饭已不剩一粒了。

工友里面有几位更能吃的,有一口吃掉三两米饭的,有一次能吃二斤肥肉的,有十多个馒头能吃完的。于是,变着法子赌吃便流行开来。

一天,一场赌吃在宿舍开始了,赌注是三斤法饼,规则是十五分钟吃完,中途不许喝水。如输了,则要赔六斤法饼。

下赌注的是三位工友,接赌的是张大虎,之前,在十分钟内吃完二斤,大获全胜,白吃了二斤法饼。

输了的三位工友不甘心,现在加大赌注,张大虎欣然接受。

三斤法饼堆在张大虎床上,像一座小山,张大虎盘膝而坐,微笑着望着这座"小山",心里盘算着又是一场白吃。

计时开使,张大虎拿起法饼,飞快地吃了起来。

十分钟过后,一堆法饼去了三分之二,张大虎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围观的工友见状,大声呼喊加油加油,像是在为一场精彩的球赛摇旗呐喊。

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了,张大虎吞咽更加困难,望着眼前剩下的几个法饼,就像几座大山横在自己面前,他请求喝口水,被断然拒绝。

张大虎心一横,又拿起一块法饼,塞进嘴里,只见嘴慢慢嚅动着,却咽不下丁点。法饼的渣在他嘴角动着,进不了嘴,有些粉末掉了下来,赌庄大喊,下许掉,不许掉,再掉你就犯规了。张大虎只得加快速度,嘴角的粉末终于艰难地进了嘴里。

时间只有一分钟了,还剩下几块,嘴里的那块饼还在他嘴里塞着,张大虎己动不了嘴,脸色变青了,工友们大呼着加油加油,下赌的三人看张大虎那吃相,知道这次是赢定了,脸上现出得意的笑。

在叫喊声中,张大虎突然吐出口中的法饼,脸上现出痛苦的神色,连连说,痛,痛……话未说完,一头栽倒在床上。

紧急送往医院,经抢救,张大虎捡了一条性命,却落下了终身胃病。

事后,厂部对当事人进行严厉处分,从此,赌食断绝了。

往事烟尘(纪实文之二)

文字/大海

图片/网络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大海34,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2/25 16:49:231
这个系列好,可以叫《氮肥厂纪事》。抓紧写,追着看!

作者于 2021/2/25 19:36:47 的回复:

许多真人真事不好把握,难写,怕出麻烦。

2021/2/26 10:09:530
主要也是,武冈毕竟太小了。 一不小心,就对号入座了
2021/2/26 11:38:260
我写个臭道士,武冈都有人投诉,靠,真是日了怪!
2021/2/26 15:23:140
为什么要写真的人名呢?可以虚构人名,基本事实真实就可以。小说则可以虚构,与纪实文学不一样。

作者于 2021/2/27 17:28:51 的回复:

谢谢老师指点。因为是纪实文,哪怕换了姓名,只要事件是真实的,就有人对号入座。

2021/2/27 9:02:370
给他们换个子虚乌有的地名,人名,单位名称就好了。本文的主人公不见得个个是真实的。

作者于 2021/2/27 17:26:41 的回复:

本文的主人公是真实的,姓氏也是真实的,故事更是真实的。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