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红楼一痴 > 散文:外婆的荷包蛋

散文:外婆的荷包蛋

红楼一痴

发布于2021/2/22 12:17:10 阅读:2806 评论:1

分享到:
舟子点评:愿的外婆,一百岁以后都还能吃到陈老师亲手煮的荷包蛋!

散文:外婆的荷包蛋

外婆的荷包蛋

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好几个郎中都说养不大的,劝父母把我丢了。仁慈的双亲下不了手,他们始终不放弃,积极疗救,尽人力听天命。等我渐渐变得健康起来了,家里人仍是不放心,时常给我看八字,问仙娘,得出的结论是这孩子八字大挫折多,但命硬。

 不到两周岁,尽管发育不如人,但是终究保住了性命,大家再也不会担忧我夭折养不大了。其时奶奶患病,确诊为胃癌,母亲又怀了妹妹在身,父亲在外搞副业做苦力,给林场扛树每天行程上百里。万般无奈之下,我被送到了外婆家,由外婆抚养照看,一直到七岁开蒙读书才回到了里仁。

 改革开放前,那个时候农村人家都穷。姨妈与小舅还在上学,外婆家的负担也是很重的。外公外婆是典型的传统农民,勤劳朴实,本分能吃苦,外婆未进学堂的门,但是善于持家,算是个精明人。外公是个多面手,是篾匠,会做篾活,是石匠,会刻碑,是乡村厨师,常被人请去当大厨,他还会榨油,会玩杂耍。因了一家人的勤劳与外公的手艺,外婆一家的经济在当时还算差强人意吧。

 我来到外婆家常住了,外婆对我特别照顾,因我瘦小得像个猴子,她们有好吃的总是先让给我补身子。而我,特别喜欢外婆煮的荷包蛋。小时候,只要有荷包蛋,我吃饭的时候总是得到大家的表扬,说我吃得多,也吃得快。

 为此,外婆家里多养了好几只母鸡,确保我经常能吃上荷包蛋。外婆是养鸡能手,小鸡孵出后,外公就织好篾围子,把小鸡圈养,用碎米与细糠喂养,成活率高。有的人家养鸡不讲究,母鸡带着小鸡到处跑,翻垃圾堆,啄食不卫生的东西,小鸡容易生病死亡。外婆养鸡很注意这一点,让小鸡们有个相对干净的环境,用卫生无污染的食物喂养,这样她的鸡长得又快又健康。

 有一次,我见外婆夹了个红红的火种,把母鸡的屁股烫了烫,口里喊着:“偷不偷,冇偷;偷不偷,冇偷。”我不懂她这样做为了什么,很是好奇。

 外婆说母鸡偷蛋,下过几个蛋就不下了,母鸡想孵崽崽了,就用火种烫它的屁股。

我好奇地问:烫了它的屁股,就会下蛋了?

外婆说:“要给你多吃荷包蛋,长身子,就要母鸡多下蛋。它总想着孵崽崽了,哪里还会下蛋呢?”

        那个时候觉得烫鸡屁股真的是一件奇事,现在想来只怕并不科学,养鸡场几万只鸡,要是这样烫下去工作量不是大得惊人了?不过,外婆家的鸡确实能保证我每天吃上蛋。

外婆做的荷包蛋与众不同。小时候我喜欢帮外婆烧火做饭菜,她给我煮荷包蛋了,我就守着灶门递柴吹火。待锅底开始冒泡泡了,外婆把蛋壳敲烂快速朝锅里倒下,叮嘱我火要小一点。我抽掉部分柴草,看着蛋白慢慢卷起来覆盖了蛋黄,不多久,外婆用勺子轻轻把蛋舀起翻个身,这样蛋白与锅底就互不接触了。然后稍稍加大火力,两分钟左右就可以出锅了。外婆把准备的葱花,胡椒粉末洒在碗里,一种特殊的清香扑鼻而来。我舀了饭,外婆用勺子把荷包蛋铺在饭上,轻轻戳开蛋白,颜色鲜亮的蛋黄尚可流淌,她就用勺子舀了汤水浇在上面,那蛋黄细腻可口,又带着清香味,实在是难得的佳肴。后来我知道,这个叫做“溏心蛋”,对火候要把握得刚刚好才做得出来。火大了,蛋白煮得老了,不鲜嫩;火小了,煮的时间长,蛋黄变硬,吃起来是粉的,比较粗糙,口感不好。小孩子不愿意吃蛋黄,原因就是蛋黄煮老了,吃到口里很干涩,难以下咽,有时还容易被卡住。外婆非常善于做荷包蛋,她的火候掌握得恰到好处,蛋黄欲熟未熟时就出锅,这种溏心蛋口感好,孩子们都不会浪费。

其实,蛋黄是很有营养的,里面富含卵磷脂与铁元素。孩子们要更多地吃蛋黄,补充卵磷脂对大脑很有好处,补充铁元素对孩子骨骼生长有作用。小时候,大家都说我机灵反应敏捷,记忆力好,很可能与多吃鸡蛋有关。直到现在,我还保持着经常吃荷包蛋的习惯,每天早餐,一个荷包蛋,一碗面条,吃得简单清爽,营养又健康。

 后来我回家读书了,尽管偶尔也吃荷包蛋,总感觉煮不出外婆的味道。外婆来我家里,她常带一布袋子鸡蛋给我,她知道我身子弱,知道我喜欢荷包蛋。她告诉我,煮荷包蛋要注意每一个细节,性不得急,眼睛要看着锅里,还要注意柴火。

我读初中时,强直性脊柱炎发作,从此被顽疾纠缠。我在城里读书,礼拜六偶尔也去外婆家,她老人家总是做我最喜欢的面条,煮几个溏心的荷包蛋。荷包蛋的味道,成了外婆的味道,而疾病时常发作的我成了外婆后半生永久的牵挂,每次见面老人家未等我先开口就要问起身体如何如何。而今,九十多岁的外婆身体大不如前了,她习惯了一个人在乡下生活,接她来城里住不了几天就要闹着回去,年岁越大,恋家的情结越深。风烛残年的老人宅在乡下,实在放心不下。

 去年冬天疫情之前,接外婆进城住了几天。我特意做了肉丸荷包蛋汤给外婆吃,她夸赞说做得好,做得嫩。我骄傲地告诉她,我是学她的做法煮出来的,也是溏心蛋。外婆乐呵呵地说,以往在乡里没什么好吃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吃上荷包蛋算是最好的招待了,现在大家富裕了,东西也多了,什么也不愁,日子过得称心了。看着老人喜上眉梢,皱纹里都洋溢着幸福的荣光,回想起四十年前的生活,我的眼睛湿润了。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红楼一痴,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2/23 16:49:210
愿的外婆,一百岁以后都还能吃到陈老师亲手煮的荷包蛋!

作者于 2021/2/24 10:13:53 的回复:

谢谢周老弟了。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