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冈人网 > 武冈号 > 戴光辉 > 我的姐姐

我的姐姐

戴光辉

发布于2021/1/20 10:45:34 阅读:2641 评论:2

分享到:

我的姐姐

姐姐,这是一个漫暖的词,我很少在文字中提及,虽然这些年一直断断续续写了些文字,却始终不曾触碰。

我在等,等一个安静且平和的契机,我要静下来慢慢的写。

在这个寒冷的夜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这个思念家和亲人的时候,我选择了这个温暖的主题,只为给自己增添一些温暖。

说到姐姐,我就会想到我的童年,而我的童年就像姐姐说的那样很清苦,一般不回顾,我却觉得那清苦的童年也许给我留下了很多温暖和美好的回忆。

我有三个姐姐(二姐已病故),而我最小,也是家里唯一的男孩。三个姐姐对我都很好,但从小带我照顾我最多的还是姐姐,便在这里写写我的姐姐。

姐姐对我很痛爱,父亲是一位老师,家里的田地靠母亲一个人打理,在我幼小的时候,照顾我的任务就落在了姐姐的身上。

我的姐姐

姐姐常背着我,在晴朗的午后,在落霞的傍晚,在喊母亲吃饭的路上,在赶牛回家的村头,在雨天泥泞的小路……在一个个我已经记不起的时候,我常常在姐姐的背上睡去,然后又在姐姐的背上醒来。

我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同样瘦弱的她就那样硬生生的背起了我的整个童年。

我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记得,我只知道从开始自己身边一直有个姐姐在守护着我。

家乡在湖南武冈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我家人多劳力少,加上奶奶有七口之家,全靠母亲一人劳作。

天有不则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我八岁时父亲去世,家境一落千丈,母亲的悲伤,奶奶的病床不起,真是雪上加霜。姐姐一夜之间成了家里的主要劳力,里里外外做什么都胜过男孩,现在都无法想像母亲和姐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忙碌的背影。贫困的家庭和缺少父爱的童年,这也正是姐姐说的清苦的日子她不愿回顾的因由。

现在更无法想像那时母亲口挪肚攒的情景,还好那光着脚疯狂的年月里我并不知忧愁,感谢那清苦的日子让我早早的懂事,容易满足的心也因此学会了感恩。

好的是我并没有因为是家里的最小,被宠溺出一身毛病,也许是那样的环境根本满足不了娇生惯养的条件。

也许是因为身边有个比我吃了更多苦的姐姐,替我挡去了本该更多的辛苦。一如她为我挡下的来自母亲的棍子,抑或是本该她吃的却夹入我碗中的食物。

我的姐姐


我时常在梦中回到小时候,回到童年时在姐姐背上熟睡的我。

那清苦的几乎失去颜色和味蕾的年月,有姐姐为我折下的槐花桑葚慰籍了舌头,有姐姐的红裙和头绳丰富了眼眸,感谢此生有姐姐护我痛我。

姐姐出嫁的时候,我偷偷地流泪,我知道从此身边再也没有姐姐护着我,我更恨的是自己还不能保护姐姐让她不再委屈,所以我只能把我的软弱和无能化作泪水倾泻一空,发誓以后坚强起来,为姐姐遮风挡雨。

前段时间想写的《姐姐》,结果只写了部分,提笔难下,或许也只有那定格在童年一幕幕才能让一颗早已干枯的心变得潮湿。

千言万语不知何物,絮絮叨叨莫名想哭……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源:戴光辉,不代表本平台的观点和立场。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热门评论
2021/1/20 18:38:210
慢点写吧,军辉。你这姐姐是大姐、二姐还是三姐?
2021/1/21 10:13:140
好好回忆!我是你姐的老么,把我带进去,你姐更完整?
网友评论按相关要求,回帖需审核,我们将以最快速度审核您的回帖。
免责声明:本站资料除作者特别声明原创之外,其他均来自网上,若侵犯你的权益请告知,本站获通知后将立即删除!
Copyright © 2006-2021 武冈人网   法律顾问:北大律师周君红   ICP证:湘ICP备120028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