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瀚孤旅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68925.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沧瀚孤旅

会员昵称:沧瀚孤旅

会员积分:372分

来自于:未填

现居于:未填区域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查看全部文章 >> 沧瀚孤旅发布的文章
    • 你是我晴空洛神赋里飞天的仙子,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惊艳了整个三国你是我细雨中丁香一样的女孩,撑一把油纸雨伞,悠长了一个夏季。在我唐诗里你轻歌曼舞,温泉初浴,回眸一笑,痴呆了老皇,艳羡了后宫。宋词中,你泪融残粉,晓风残月,浸润了诗歌,忧伤了史诗。你融进我琥珀色的酒里,燃在袅袅回旋的烟雾中,草地里你翩翩起舞池塘边你低呤浅唱睡梦中你低睑含羞,欲说还休我逃不脱你就如……
    •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地结着愁怨的姑娘。”诗是好诗,可是作者的遭遇令人唏嘘了。    1927年,戴望舒避居朋友施蛰存的家中,此时的他对未来充满了迷茫,恰在这时,施蛰存的妹妹施绛年走进了戴望舒的心中,当时戴望舒22岁,施绛年17岁。1931年,戴望……
    • 自从父母亲过世之后,“死亡”之类的字眼就不时的涌上了我的心头,原来父母都在的时候,死觉得是遥远的事,父母帮我们隔离着生死之间的墙,他们一去,就由我辈直接面对了。每个人最终都要死的,好像没有人能逃过这人类终极命运,依我的经验,30岁以前,从来是不会考虑死的,人到了中年,下一辈的人拔节似的往上长,老一茬的人接二连三地死去,死的概念就会动不动冒在心头,几个熟人凑一……
    • 2020年确实是不平凡的一年,我们忙着见证着历史,澳洲大火,新冠病毒,武汉封城,中美经济脱钩,大洋彼岸那个叫特朗普老头各种奇葩表演,但这些只是令人无奈,差不多我们也习惯了上天的残忍。人类的自然灾难,瘟疫自古就有,人类一诞生,病毒就形影相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几千年前老子早已告知我们了。其实真正引起我不安,惋惜,痛心疾首的是今年10月份一直间接不断的自杀……
    • 我和我的父亲(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父亲是今年3月24号离逝的,非常突然,不带一点先兆。其时我在桂林,二哥电话告知我,我以为听错了或者是二哥的戏谑,当我再三确认信息无误时,脑袋一篇空白。回家的时候天黑了,路上一篇茫然,空白,或者认为这是一场梦。年轻时候,我做了好多次梦,梦到父亲死去,家人全都孝衣素布,都在恸哭。天阴凉下着雨。每次做这种梦,我都在梦里哭醒。这种场景非常真实,真实到有时候把自己搞得迷幻。所幸每次只是梦,让自己暗自窃喜。(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当天当晚,我跪在他的灵柩前嚎哭了半个多小时,我不知道哭了什么,或者母亲刚逝,父亲又去,日后这老屋已空,旧伤加新痛,毕竟父亲真的已经离去,不再是梦境,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割舍。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