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糖葫芦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38296.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冰糖葫芦

会员昵称:冰糖葫芦

会员积分:6958分

来自于:晏田

现居于:六盘水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谢谢兄弟!此处为何用红旗而不用旌旗,我是有过反复斟酌的:1.现场确实是红旗,这有现场图片为证;2.旌旗在更多的语境下,是指战旗,战争的意味更浓厚一些。如陈毅元帅就有诗云:此处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另外,实不相瞒,此诗投出之后的第二天,我就接到<<诗刊>>(国家级诗歌刊物)的编辑老师通知,已被<<诗刊>>的"灵云诗苑"采用,如果此诗有硬伤,那肯定不会这么快获<<诗刊>>采用的。

    朱云峰于2017/4/29

  • 请加qq.

    水云生于2017/3/31

  • 兄弟过奖了,我只不过有感而发罢了。有空来玩,我随时在家恭候。

    椅岭散人于2015/5/30

  • 你好,请问在六盘水哪儿?

    刘林于2015/5/8

  • 兄弟:我看了你的《妈妈,你在天堂吗》,使我感触很深:我们的妈妈竟然以同样的方式离开人世,都是因为和父亲吵闹的原因,以及去世前的一些暗示。文章看出我们的兄弟姐妹一样多,而且我俩在家中排行几乎相同,包括我们现在对待父亲的心态也一样。妈妈的离世几乎使我悲痛欲绝,甚至差点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一度自暴自弃,觉得世界少了谁也不能少了妈妈。可惜我没那么好的文采,一直没有写出来,今天看到你的文章,又再次勾起我那段心酸往事。今天想来我们的妈妈的不希望我们沉迷于失去她的痛苦中。我们只能好好的活着,愉快的生活才是她最

    中流砥柱_13533于2015/3/30

查看全部文章 >> 冰糖葫芦发布的文章
  •   一湘西南,雪峰山余脉未尽,以致大山连绵,峰上有峰,岭上重岭。平匪寨就坐落在岭上的山坳里,四面环山,环境恶劣。近年来,搭帮“村村通”工程,古老的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通电,通水,通路。经过政府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一条弯弯曲曲的水泥村道通向山外,如同一条血管,与外面紧密相连,戚戚相关。我的老家就在平匪寨,自从我把父亲接到县城住后,就很少……
  • 最后一抹晚霞,仍涂在天边,像火炬,被山峦高擎着。  谁倾覆了季节的染料盆,那浓稠的绿从山峦溢流而下,柔和了轮廓,漫漶了田野。茁壮的禾苗挨挨挤挤,高昂着头,挥舞双臂,送别那一抹晚霞。有些焦躁的稻穗,已探出长长的粉白的脸,毛绒绒的,藏在翠绿之间。村舍,像豆腐块,在山脚,在田畴中,劈开了几处小小的地盘,浮在“碧波”之上。山峦环拥着一望无垠的田野……
  • 雨逗留太久,等不到清明,含泪走了,走进我的心里。清明,我独自站在高处,像猫化河,拐个弯,回眸,遥望身后的时光。我被过去挤着,推着,我怀念过去,犹如冬天怀念秋天。秋天凉爽的风儿,带着果实的清香四处炫耀,萦绕在我的耳际,抚慰我的记忆。我喜欢故乡的秋天,它空旷,却充盈,像个慈者,容得下天空无边的蔚蓝与高远,任风儿淘气,任鸟儿飞翔。人们的吆喝声在庄稼里,在金黄的田野……
  • 听雨,是件很雅致、让心灵安静的事儿。雨,淅淅沥沥,滴滴哒哒,朦朦胧胧,思绪因此而悠远,甚至滴哒出心中绵绵无尽的伤感。而我,不喜欢雨天,怕那心底的愁绪汩汩涌来,因而我很少听雨。已是阳春三月,这缠绵的雨呀,却下过没完。仿佛残冬留恋这江南小城,迟迟不愿归去。夜里,风呜呜着。雨滴积蓄了很久,却被风重重地甩在雨蓬上,啪的一声,碎了。蛙们刚从泥土下,从黑暗中爬出来,呱呱……
  • 在微信里,当我看到华要我分享她的故事时,深感意外,有点受宠若惊,连忙回复:太好了!华,是我高中同窗三载的同学,言行举止,干净利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和清高。而那时的我,因贫穷而自卑,对于像华一样的女同学,我只有仰慕,敬而远之,游离在她们的视野之外。我想,华对我不会有什么的印象,更何况分别二十六年了,仅存的一点印象,犹如晨雾,早已随风而逝。如今,她竟然要我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