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清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36293.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封清

会员昵称:封清

会员积分:5309分

来自于:湾头桥

现居于:长沙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老乡,你是大垅村的呀?我是南桥10组的,靠近龙门山。

    落叶知秋于2016/6/29

  • 从懂事起,火安岭就矗立在心里,少年时,和父母亲剁柴,就是到火安岭。从地图上看,它只是雪峰山余脉上的一道山岭,却地跨武冈、洞口、绥宁三县交界。去火安岭,龙门村是必经之地,站在村口,抬头,目光沿着山峰攀爬,最高的那垛峰岭就是。山上生机盎然,物产丰富,我们的祖先正是受了这山的庇护和供给,才能得以繁衍生息。龙门村依偎在火安岭脚下,村前是田亩,春耕秋收,颜色随四季转换……
  •  2017年9月,武冈师范正式宣告终止教学,这所经办了七十多年的学校即将改头换面,从历史的舞台谢幕。我不知道祖父如果还健在的话,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情,于是我想归拢和梳理一下他的生平。我打电话向父亲咨询,父亲在电话中不欲多言,一副躲闪的样子,他借口需要时间好好回想,等以后有了机会再和我讲。其实我理解父亲的心情,祖父逝世,他仍是极为伤怀。 黑夜里,我在想,祖父到底是哪一年从武冈师范毕业的,是在解放战争爆发前,还是解放战争爆发后,我不敢确定,亦不想挪动一下身子,而祖父和凌云塔却伴着我失眠。 谢咏在《逝去年代里的那些知识分子》中写过这样一段话:这一百年间,谁最关心这个国家?谁最能替老百姓说话?谁比较能不计自己一时……
  • 作者:清秋前两天堂哥说要写一篇关于爷爷的文章,要我提供一些关于爷爷的素材,于是,在这个离家千里之外的南方的温暖的城市里,借着屋檐下洒进的冬日阳光,我慢慢地回想我记忆中和爷爷有关的一切……我一直以为我与爷爷无甚情感,因为爷爷对我一直是寡言的,神情是淡漠的,很多人说,因为我是女孩的缘故。但是在前两天回想起爷爷的时候,一切记忆都鲜活了起来。原来情感都是埋在心底最深处的,爷爷悲情英雄式的一生在我们家族,甚至是我们村庄,都是极为深刻,长久不能抹灭的。爷爷是一名乡村教师,在那个年代里,这是一份铁饭碗的工作,吃的是“国家粮”,因此,爷爷因为教师的身份备受十里八乡的敬重和羡慕。我记事的时候,他已经退休了,什么时候退休的,没人跟我提起,不过我却当过他……
  • 颜家老屋的人不姓颜,姓罗。自从我和当地的一位罗姓女子结成姻缘之后,颜家老屋就成了我漂泊中落脚最多的地方。颜家老屋在株洲醴陵境内,从长沙出发,要辗转两趟汽车和一趟摩的。这两年我都是一个人去,一个人在旅途,是很惬意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脱离了工作的循规蹈矩,没有酬酢往来,戴上耳机,闭上眼睛,一觉醒来就到了石亭镇。到了镇上,买点水果,或者给儿子买些尿片,然后喊辆摩的,直往颜家老屋驶去。出了镇子,路两边有山、田野、水渠和扑满灰尘的墙,山不高,零零散散,像打散了的兵,除此之外,就跟湘西南的乡下相差无几,天高、地阔,和连绵不断的绿。这次来是五月,寂寞的阳光扑在晒谷坪上,桂花树发出嫩嫩的新芽,像一个个浅红的发饰,风用手穿过它的秀发,桂树静谧羞涩,……
  • 很多年前,狩猎是龙门村青壮年男子都会的一门手艺。和木匠、篾匠、瓦匠、屠夫等有所不同的是,这门手艺更加原始而神秘。湘西南山高林密,雪峰山群自西南起于绥宁巫水,南接湘桂间的八十里大南山,北至益阳境内,山势连绵,波澜不绝。龙门村临山而建,像一片落在山脚的枯叶,紧贴大地,这里的子民除日出而作,日暮而息外,因田亩稀薄,加之野兽频繁毁坏农田作物,遇农闲时节,常结队进山狩猎。雪峰山的野物多不多?父亲瞥了我一眼,不屑地说:爬不完的大山,你说野物多不多?六七十年代,时常有野物跑下山,记得有一回,还是集体化的时候,队里莳完晚稻,都在田里薅草,从龙门山方向跑下来两头黄山羊,毛色油光发亮,肥壮得很,我们拿起扁担飙起脚去追,可哪里又追得上,听说后来被下边的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