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梁月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2981.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都梁月

会员昵称:都梁月

会员积分:8588分

来自于:辕门口

现居于:邵阳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谢谢小巷月,那确是一个别字。

    黄三畅于2009/1/10

  • 您好 !你在邵阳吗?还是?

    驿站流客于2009/1/9

  • 谢谢老师勉言!祝老师工作顺利!

    一梦千寻于2008/12/31

  • 我觉得外面的人对大学 有很大的偏见!现在大学只能说林子大了 什么 鸟多有吧!但那到底是很少一部分的哦!回想我的大学历程,问心无愧!当然也希望你们多多指点。希望多交流……

    驿站流客于2008/12/24

  • 其实在我没走上社会之前,我是一个脾气极坏的人,经常和母亲吵架,自从我离开学校,踏上社会的第一天我好像突然之间长大了,因为我懂得钱真的是来之不易的。我打工赚一第一份工资220块钱,我就寄了200块回去,自己只留了二十块钱,而且从那一天从来没对父母发过脾气。

    当爱己成往_5238于2008/12/17

  • 其实我觉得孝顺父母是应该的,父母为我们付出了无私的爱,他们所付出的是我今生都无法回报的。我现在也是一个母亲了,我的我女儿的爱也是无私的,不求回报的爱。如果每个人都能懂得感恩就好了,

    当爱己成往_5238于2008/12/17

  • 和习近平《念奴娇·追思焦裕禄》擂台赛业已结束,拜读十篇优胜词章,含英咀华,心为之动,情为之热,遂对其中两篇和词作个赏读简评。班门弄斧,不觉惶恐。第一名【优胜】者文水和词:中原古地,问曾经多少,英贤留迹。但见黄河天上水,浩浩奔流无息。雁过秋空,迢迢南去,声断垂其翼。埋魂沙处,望云松柏岑寂。记得寒苦当年,黑风白土,满眼荒何极。难忘来时三尺雪,离别依稀春色。嘉树成林,人今何在,回首轻烟碧。桐花千里,故人含笑天北。【赏读简评】上片以问开篇,搜寻史上前赴后继之先贤,怀其为国为民情之炽烈。黄河水铺排气势、长空雁舒张气氛、沙下魂氤氲气息、高天云颂扬人气、松柏寂包孕胸臆。几个画面,苍茫大气夹杂幽冷,携悠悠苍凉情味,洒落于字里行间;读之思之,叹曰:此……
  • 暑气蒸人夜未眠,倚窗远眺忆当年,胡琴歌起竹床阵,蒲扇风摇马路边。结对小儿巡笑闹,打围主妇坐悠闲。可怜旧日清凉地,已是高楼少见天。红雪柳《暑气》律诗获奖,实在是意料中事。何以得票最多?皆因其通俗易懂,主旨明确,诗尽而意无尽,不缺令人回味之境也!诗句措辞,明朗清丽,又不失素雅,犹如一位主妇,衣华服上得厅堂,着素服下得厨房。让人读诗有所思:此等诗句,我也意中有。可惜笔下无!首联以“暑气”入题,“夜未眠”突出炎夏之烈之苦,为“倚窗远眺忆当年”张目。当年实堪忆:没有电,只有老蒲扇;没有高楼大厦,只有青石铺成的大街,卵石筑就的小巷,没有钢筋水泥屋,少见红砖屋,多是木板房。街巷不宽,青石卵石路面,被人们的脚步磨出幽幽光色,赤脚踏去,给人们的心底生……
  • 世间风流债难消 千秋万古事难了 小巷月整编 旧社会嫖娼合法,新中国禁止嫖娼。改革开放到而今,有识之士指出:从一个三十多年前还是严重性压抑、性封闭的国家,迅即堕落为卖淫嫖娼风靡、权色交易盛行的当今社会。伴随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中国社会也痛苦地付出了各种高昂代价,国民性道德和性健康水平都大幅下降。面对妓女这一话题,无论你怎样看,都难以否定它的客观存在。不独中国有,世界许多国家都有,无论何种社会体制,凡说它非法的,任你怎样围追堵截,没有谁能将它“斩尽杀绝”! 将这个行业做得“当惊世界殊”的,当属“性都”东莞无疑:10万小姐赴岭南,100万嫖客来东莞。一时艳帜高张,繁荣娼盛,领先国中。五湖四海猎艳客,无不为色蜂拥至,络绎不……
  • 人生流逝之快,如同撕错了张张日历,一下子就将35年时光撕了过去! 我的妹妹,年仅13岁的妹妹,因为在江边码头洗东西,失足落水而亡,从此在漫漫黄泉路上漫游,至今已孤独地跋涉了35个年头。 阴阳两隔,作为兄长的我,与妹妹不通音问已久,心头的挂念开如春花,落如秋叶。心底积存的情愫曾经浓烈如酒,而今渐淡如水。 今年8月的一天,我回到家,母亲便说:“生日,今天是你妹妹的生日,你有没有空,陪我去街上买点好菜回来,等你妹妹回来,一起好好吃餐饭……” 老娘说这样的话,是35年来的第一次,我先是感到突兀,继而马上醒悟,想答她的话,又一时无词,只得怔怔的望定老母亲。 母亲道:“怎么,你是不是要说什么呢?” “娘,没………
  • 石幕扁舟频入梦 新宁山水的神奇,风水的灵异,在孩提时代,就使我倍生神往之心。虽未曾见着灵气逼眼的山水,听着那些美丽的地名也足以慰藉渴怀:回龙、栾山、清江、黄龙、白沙…… 舅父与新宁有不解之缘。16岁从省林业学校毕业,即分配在新宁一渡水林业站,旋于森工局任秘书,再辗转白沙、肖市、金峰山乡工作,操笔劳神与文牍为伍,几十年间风来雨去,上山下乡,入城出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