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狼_15122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15122.html
当过兵,打过越南人;读过书,做过教书人;想经商,去做生意人;没能耐,又像官场人;终不忘,还是武冈人。
=user.UserBBSNameNoTown

野狼_15122

会员昵称:野狼_15122

会员积分:14428分

来自于:荆竹

现居于:长沙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独石是个好地方,独石三寨鬼斧神工,欢迎光临。电话13397698969或13873904519

    椅岭散人于2015/5/5

  • 哦,我小学和初中是永光读的,以前永光小学设了初中部,高中是六中读的。

    姜远林于2012/7/2

  • 谢谢野狼兄,问好,也请代问陈老师好!陈念贫老师是教数学的吧。

    姜远林于2012/7/1

  • 我们是有组织,有机构的,是中南大学在邵阳地区设置的唯一的学习中心点,地此,武冈市教师进修学校,联系电话,15173947296

    宽阔的海洋于2011/10/3

  • 我知道,你是陡溪口的。 不要问我是哪的。是你哥哥的学生。

    爱你无悔于2011/1/13

  • 哈哈。我是你哥哥的学生哦。

    爱你无悔于2011/1/12

  • 一杯黄土伴忠魂 今年,大舅哥六十周岁,是他大寿之年。妻说,如果他还在的话,我们无论如何是得回家去给他祝寿的。即或妻不这样提醒的话,我也肯定能够想到祝寿这一点的。他是妻唯一的哥哥,十八岁当兵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他牺牲了。四十多年了,每个生日他都一个人孤单的自己过,哪怕是老家风俗里逢十的大生。今年,大舅哥牺牲三十九周年,按照老家的算法,大舅哥牺牲四……
  •  今天是娘九十岁生日。这个日子,我怎么也忘记不掉。只是,娘走了,不再给我孝敬她的机会。即便我一路风尘,急匆匆从千里之外的六朝古都赶回来,能够看到的,也只是娘那张已经被我挂在墙上近一年了的照片。娘的这张照片,是我拍的。送娘走之前,我把它选了出来,做为娘的遗像。送走娘后,让摄影师把它放大处理后,打印了出来,跟父亲的照片一起,挂在客厅的主墙上。照片里,娘……
  •      母亲病了!这一次,母亲是真的病了。这两天来,我总是心神不宁,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昨天晚饭后,我一改往常的做法,竟然没有去散步了,而是静静的坐在客厅里面,眼睛望着电视,却根本不知道它讲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妻带着儿子散步回来,我还是这样。不一会儿,妻的手机铃声响了,有电话来。妻看了一眼显示屏后,迅速拿起手机,到里面房间去接电话去了。跟以往一样,我没有去猜测这电话到底是谁来的,是要跟妻说什么事情,空空的脑袋里面依然是不知所终,过了不久,妻慢慢走了出来,一边嘴里“嗯嗯”的应允着什么,一边把手机递过来,放在我耳边。我拿手去接,妻不给,说,你听就行了。听?谁的电话竟然会这么神秘?我又要……
  • 前天早晨被梦惊醒。坐在床上细细回忆一下,觉得并不是太新奇。梦境是,父亲新逝,我让哥姐们都去休息了,一个人在为父亲守灵。我们老家有一个风俗,第二天清晨,后人们得为逝者洗脸。端一盆清水,放一块干净毛巾,来到棺材旁边,边拧毛巾边哭,是谓哭灵。为的就是逝者体面地去阴间见先人。哭灵一般都是由后代完成,在我们老家又差不多由后代中的女性去做,像女儿、儿媳等。及至第二天早晨,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嫂子们和我两个姐姐都没来哭灵,我心里纳闷了:父亲是那么慈祥的老人,她们都没谁说过父亲闲话,可又谁都不来给父亲哭灵,这其中是否有我不明白的事情?到时真得找她们说道一下了。就在我满腹疑惑时,奶奶出现了,我更加疑惑。奶奶去世多年了,她怎么会来给父亲哭灵呢?奶……
  •     老家的后面是郝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郝水从陡山渡口急转直下,在打石江拐个九十度的弯后,直直的折向下游而去。 老家后面那一段河滩稍平缓些,下冲的力度没有那么大,继而在这段宽阔的河面上形成了一大一小两个沙渚。沙渚缓解了河水的冲击力,减慢了流速,却积累起新的能量。沙渚越积越大,河面变得越来越窄,积蓄在河道里的河水越来越多。河水越过沙渚后变得更加急燥,急速下流的河水把下游河床里原来堆积着的泥沙冲走,留下光溜溜的鹅卵石,重新开发出一个新浅滩。 站在老家后面最高处,从上游往下游看,这个逻辑非常清晰。老家的地名也就由此而来。 老家前面流淌着一条小溪,在与郝水汇聚前,水流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