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34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67352.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大海34

会员昵称:大海34

会员积分:3776分

来自于:未填

现居于:未填区域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作者大海老安是家庭煮男,买菜做饭几十年,练就了一身好本领。老安的厨艺用他的话说是切菜如飞花,炒菜似舞霞,烹小鲜如漫步,做美味胜天下。可更令他津津乐道的是自已的绝艺一抓准。到市场上买菜,抓了一把辣椒,对卖菜者说,不用称了,一斤。买菜的是一位农村老大娘,见他如此说,不信,说,还是称称吧,不亏你,也不亏我。一称,惊叫,神了,你老神了,果然是一斤,不差分毫。老安洋洋得意地收了菜,付了款,笑道,要你莫称你要称,多此一举了吧。老大娘憨憨一笑,不语。又来到一买腊碎鱼的面前蹲下,抓了一把鱼,说,半斤,不要称了。卖鱼的老翁说,还是称称吧。一称,果然是半斤,不差分毫。口中连连说,高手,高手,服了,服了。老安自负地说,我这绝艺是几十年练出来的,一抓准,差……
    • 一条窄窄的小巷,在我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现在,我又走在这幽幽的小巷中。小巷两边是一座座院落,青砖黑瓦,木壁竹栏,院门大开,里面空落落的,不见人影。这又是在梦中吗?不是。我掐了掐腿,隐隐作痛。这条小巷总是反复出现在我梦中,是不是我的前世生活在这里呢?每当我从梦中醒来,总是怀疑自己还在梦中。此刻,我在小巷中走着,仔细观看那座座院落,高高围墙,脚下鹅卵石铺成的路成一幅美丽的图案向前伸延。我怎么总走不出这条小巷。心里焦急,念还在家里等我呢,我俩说好今晚一起去看月亮的。月亮就在头顶,悬在小巷的缝天,圆圆的,白白的,冷冷的。好像在凄凄地笑。一路走去,转过几个弯,前面的路突然宽阔了,到了,到了,我知道要到家了,在以往的梦里,那怕千里万里,只要出了这……
    • 河东河西者,孪生兄弟也。虽一母同胞,然性各异。河东喜动,河西悦静。河东勤,河西惰。河东聪慧,河西愚笨,父母皆偏河东而去河西也。河东善,以兄待河西,处处让之。河西劣,以小居之,处处与兄争长短。一日,一游方道人途经陋居,见兄弟俩,遂驻步观相,仰天长叹,天道不公,天道不公也。父母闻之皆异,问,何故?道人拂尘一扬,指河东道:平常之人也。又指河西道:大富之人也。言毕,大步向西,俄倾无踪。父母厌之,谓道人为疯语焉。白驹过隙,河东河西皆长大成人,父母无家产,居之公房。眼见二儿近婚娶之龄,心急如焚,寝席难安。适逢改开兴起,河东奔广东市场,购回小商品,返本地摆摊贩卖。几年吆喝,几年辛苦,挣得一份家业,建新房,娶妻生女,小日子一下殷实起来。河西仍懒散松……
    • (一)做好了早餐。红豆玉米粥,馍馍,水煮鸡蛋,酸辣土豆丝,错落有致地摆在餐桌上,看上去,像一朵盛开的花。餐桌对面,一挂历,2003年,癸未。挂历上,一时钟,9:05分。窗外公园里新植的银杏树正绽放绿芽。"儿子,吃饭啦!"我对在书房里上电脑的儿子喊了一声。"来啦……"儿子从书房走出,慢慢地移动不便的腿,来到餐桌前。二十五岁了,嘴角已现稀稀的须。"玉萍,吃饭啦!"我又对卧室里正在梳理的妻喊了一声。"你俩先吃,我还要待会……"妻一头秀发潇潇洒洒。这情景,怎么跟昨天一模一样?心里嘀咕。 (二)早餐在桌上摆成一朵花。餐桌对面的挂历,2013年,癸已。挂历……
    • (一)一只苍蝇飞进了厨房,在厨柜,灶台上轻盈地飞。它小巧精致,麻黑的身子,是一只地道的家蝇。她赶了它几次,总是赶不出窗户,气喘嘘嘘地自言自语道:老了,赶不动你了。它轻曼一飞,落在了她的肩上,她一挥手,它灵巧地划一个弧,落在了灶台边沿上。她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它在磨着拳,擦着掌,振着翅,晃着脑,脸上似乎现出讥讽的笑。"你笑我什么呢?你不也是孤独一人么?"她叹息着。她决心要赶它出去,怎么办呢?她灵光一闪,突然想起年轻时捕捉苍蝇的技巧:迎着伏着不动的苍蝇的头,张开手掌,以极快的速度向苍蝇扫去,倾刻,苍蝇就落在了她的手掌中。微握的手掌有一定空间,苍蝇在掌心中左突右冲,但别想逃出来,只要她紧收掌心,苍蝇一定会粉身碎骨。但她不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