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岭散人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38496.html
从小受家父熏陶,酷爱文学,喜欢吟诗作对写文章,在全国几家报刊杂志发表几十篇小说散文,两次获奖,2012年开始写网文,现写网络小说三百余万字,签约三本,完稿三本,目前正在起点中文网写推理悬疑小说神探侠侣,约120万字左右。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的理想是给后人们留下曾经走过的一串串足迹。
=user.UserBBSNameNoTown

椅岭散人

会员昵称:椅岭散人

会员积分:31743分

来自于:双牌

现居于:邵阳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我喜欢你的文章,有乡土气息。

    农民工于2018/4/23

  • 师兄,老师等你电话,您二中的同学在等您!13973591431, 15675905199肖坤孝

    李迪华于2016/3/18

  • 师兄,老师等你电话,您二中的同学在等您!13973591431, 15675905199肖坤孝

    李迪华于2016/3/18

  • 你是好样的。做任何的事情都会有人说三道四的,坚持做下去,村民总会明白的。

    深圳梦想于2016/2/19

  • 谢谢散人!如有机会,聚聚!

    巷道客于2015/9/7

  • 谢啦,有空一定去。以老兄之才,应好好写一篇长篇小说出版才是,期待哦。

    冰糖葫芦于2015/6/2

  • ---_晚上七点,郝老汉正准备看中央一台新闻联播,突然电话铃响了。 ————“喂,是哪个?”郝老汉问道。 ————“叔叔,是我、郝小宝,听清楚了吗?”电话那头问道。 ————小宝是郝老汉的侄儿,在市政府工作。郝老汉上了年纪,耳朵虽然有点背,但郝小宝的声音他还是听得出来,因为那头说话声音很大,好像很激动。 ————“宝儿,听清楚了,有啥子事?”郝老汉迫不及待的问道。 “叔叔,好消息,你、被评为、全市、十佳主人翁,明天上午、市委书记、市长、要亲自、给你们,颁发、荣誉证书,你、一定要来哦。”电话那头一字一顿道。 ————郝老汉听了,心里……
  • 郝顺峰自从当上市委书记,前来送礼的络绎不绝,踏破了他家的门槛。这事让刚上任的郝顺峰左右为难,为了避嫌,他只好选择躲起来。最近几天,内部消息透露,市局级干部准备内定,风闻这一消息,局级、科级许多干部吃不香、睡不宁,他们盼着往上爬,为了打通关节,一致认定郝顺峰是关键的一着棋。内定,就是还没有定下来,要想定下来,关键看表现,至于如何表现,鼠有鼠道,猫有猫道,路子走得对不对,要看郝书记的拍板。这天傍晚,下着大雨,郝书记寻思着不会有人上门,冒雨回家看看,刚进家门,看到了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和妻子寒暄。“卢、书记,你、你怎么、来了?”郝顺峰惊讶不已,半晌呐呐道。“当了市委书记,难道我就不能登门庆祝一下?”卢书记微笑道。“哪里、哪里,卢书记,你是……
  • 最近两年,徐大鹏发达了,至于怎么发达的,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他是一个小型企业老板。这次应邀参加同学聚会,徐大鹏高兴得合不拢嘴。为了能够上得了台面,他足足准备了一星期,高档次的西装、皮鞋、金丝眼镜,还不惜一切代价买了“奔驰”。聚会这一天,徐大鹏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学究风度俨然。他开着奔驰驶进校园,校友们见了羡慕不已。徐大鹏下了车,下意识的整理衣冠,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显得斯文气派。“师兄,你发了。”同窗好友刘青热情的迎上来打招呼,亲切的握手,刘青是徐大鹏最好的哥们,他们俩曾经是班上出了名的垃圾,女生们眼里的混世魔王。“哪里、哪里,只是不缺钱而已。”徐大鹏微笑着说道。“呦,这不是徐庶师兄吗?西装革履,奔驰宝马,看来富得冒油了。”同窗刘……
  •  “不好了!出人命了!”对门院子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叫喊,乐子听到声音,心里一紧,急匆匆赶过去。“村长来了,村长来了。“有人喊道。围观的人们让开一条道。乐子走近前一看,只见茂林躺在地上呻吟,头破血流,茂林的老婆翠莲坐在地上哭天叫地。“怎么回事?”乐子问道。“是松青——挨刀的,仗着自己——年轻,把我——当家的——打成这样,村长,你是一村之主,你说——这事如何是好?”翠莲哭哭啼啼道。“救人要紧,谁对谁错,以后再说。”乐子看到茂林伤得不轻,立刻拨打村里面包车司机小武的电话,叫他马上赶来。茂林头部依然流血,乐子心里非常焦急,背起茂林赶往村卫生室,进行止血、包扎。小武刚好从镇上赶回,接到电话,立马赶往卫生室。乐子顾不得回家换衣服,抱起茂……
  • 祥子提出三个要求:一:赔偿医药费和营养费,二:砍掉树叶遮住他屋前屋后的树木,三:重新接好他家的穿户线,穿户线的规格经过他的许可。这三个要求提得有点苛刻,为了息事宁人,乐子还是找阿炳沟通,打比方,讲利害关系,费尽唇舌,阿炳终于答应第二、第三个条件。“村长,是他先动手,他比我年轻,又抡起锄头,我的刀子只是轻轻划了一下,这事你也清楚,要我负担医药费和营养费,于情于理说不过去。我不能答应这样的无理要求。”阿炳说道。乐子也找不出说服的理由,只好再次找祥子沟通,祥子油盐不进,非要阿炳出钱。“想要我出钱办不到,我不能出这冤枉钱。”阿炳一口回绝。祥子火冒三丈,抄起一把屠刀冲向阿炳。“祥子,住手!再不住手我就报警了。”乐子大声喝道。祥子余怒未消,骂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