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岭散人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38496.html
从小受家父熏陶,酷爱文学,喜欢吟诗作对写文章,在全国几家报刊杂志发表几十篇小说散文,两次获奖,2012年开始写网文,现写网络小说三百余万字,签约三本,完稿三本,目前正在起点中文网写推理悬疑小说神探侠侣,约120万字左右。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我的理想是给后人们留下曾经走过的一串串足迹。
=user.UserBBSNameNoTown

椅岭散人

会员昵称:椅岭散人

会员积分:31678分

来自于:双牌

现居于:邵阳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我喜欢你的文章,有乡土气息。

    农民工于2018/4/23

  • 师兄,老师等你电话,您二中的同学在等您!13973591431, 15675905199肖坤孝

    李迪华于2016/3/18

  • 师兄,老师等你电话,您二中的同学在等您!13973591431, 15675905199肖坤孝

    李迪华于2016/3/18

  • 你是好样的。做任何的事情都会有人说三道四的,坚持做下去,村民总会明白的。

    深圳梦想于2016/2/19

  • 谢谢散人!如有机会,聚聚!

    巷道客于2015/9/7

  • 谢啦,有空一定去。以老兄之才,应好好写一篇长篇小说出版才是,期待哦。

    冰糖葫芦于2015/6/2

  • 二 徐峥出差回来,身子特别疲倦,回到家里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傍晚时分,郝曼丽耷拉着头回来,看到徐峥斜躺在沙发上,也不打招呼,走进卧室关上门,不一会儿传出抽泣声。 徐峥莫名其妙,走过去敲门:“曼丽,开门!” 抽泣声越来越大。 “曼丽,你怎么了?快开门。”徐峥喊道。 看到徐峥一个劲的叫门,郝曼丽只好抹了抹眼泪将门打开。 “曼丽,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是谁?我找他算账。”徐峥关心的说道。 看到徐峥着急上火的样子,郝曼丽冷静下来,淡淡道:“没什么,我只是心里不痛快。”郝曼丽面无表情。 “到底怎么回事?”徐峥追问。 “把你的手机给我,我想打个电话。”郝曼丽……
  • 这一突发事件,吓得他们哥几个束手无策,阿强更是提心吊胆。“海子、阿宝,要是我叔死在我这里,那该如何是好?”阿强诚惶诚恐道。“还有气,应该不会死吧!再说,只是多喝了几口,你五叔是海量,喝不死的。”阿海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探了探憨老汉的鼻息,宽慰道。“万一是酒精中毒或者高血压、脑血栓、脑梗死、心肌梗死怎么办?”阿强还是不放心。“依我看,只是喝醉了,没事的,我有办法让他醒来。”阿宝读过两年卫校,懂得一点急救常识,他掐人中穴,摁太阳穴,捏鼻孔,扳开嘴人工呼吸,经过一番折腾,憨老汉悠悠醒来。“你们三个娃是不是想整死我?”憨老汉醉眼朦胧的说道。“五叔,你不要误会,你是老党员,老干部,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应该向你看齐,今晚这事是我们哥几个的闲扯,……
  • “喂,表弟,在外面混得怎么样?”电话里传来表哥严明贤的声音。“度日子呗。”阿强没精打采的说道。“你呀,烂牛屎糊不上壁,当初我要你在家干村官,你不肯,现在知道吃亏了吧。”严明贤在电话里数落。 阿强听了,心里不是滋味。回想起六年前刚刚入党,在表哥的帮助下,当选为村官,当不成书记,一气之下南下打工。因为没技术,文化水平低,高不成低不就,只能靠打零工养家糊口。“表哥,过去的不要再提了,我肠子都悔青了,你现在能不能帮我一把?”阿强问道。 “现在换届选举纪律很严,我可以在上面帮你疏通一下,关键还要靠你自己,如果你自己拉不到选票,我也无可奈何。”严明贤说话态度冷淡 。“表哥,我常年不在家,和村里的党员并不熟,他们不会支持我的……
  •  一 “可怜的女人,你男人在外面包养情人,你知道吗?”郝曼丽下班回来,斜倚在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突然,微信里发来一条奇怪的信息。“无聊!说话要有证据,没证据就是破坏别人的家庭。”郝曼丽回复了对方。“我是看你太善良、同情你,才告诉你,你要证据是吗?看看你男人的手机就知道。”对方又发来一个信息,算是提醒。晚上,郝曼丽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想起徐峥三天两头往外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夜深了,郝曼丽实在熬不下去,爬起来翻看徐峥的笔记和来往书函,不看则已,一看脸色大变,整个人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次日一早,郝曼丽懒得上班,她拨打徐峥的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正在通话中。郝曼丽迷茫了,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行走。突然,一辆疾驰的墨绿色轿车迎面而……
  • 郝曼丽那块天空晴朗了,老天爷却和他们作对,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刹那间下起了瓢泼大雨。 夜雨叩打着窗格玻璃,叮当作响,徐峥心里烦躁不安,他在属于自己的斗室犹豫徘徊,外面一片漆黑,风雨迷蒙。 徐峥坐在桌前,他要给马玉兰写一封绝情信,这封信究竟如何写?他一时难以下笔。郝曼丽的最后通牒是明天清晨。明天清晨如果交不了答卷,那么,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会支离破碎。 外面风大、雨大,窗格门楣劈拍作响。徐峥站起来,检查了一下门窗,有意无意的看了看窗外。忽然,他的脑海里闪过二十年前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夏夜。 那是六九年夏天的一个夜晚,一连下了几天大雨,向阳湖的知青们都蜗居在一个屋子里玩纸牌。徐峥因为卷进一宗流氓案件,被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