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爱国的个人主页!http://www.4305.cn/TongXiang/10018062.html
=user.UserBBSNameNoTown

刘爱国

会员昵称:刘爱国

会员积分:10890分

来自于:邓家铺

现居于:武冈市

联系方式:

QQ号码:(请先登录)

Email:(请先登录)

留言板
  • 138元购买一张旅游卡,成为代理,全国3800个景点全部免费门票 共享旅游已经到来,您还在犹豫什么? 2018,8月巨献!史上最强!一手资源,首码首码!注册开始等着躺赚,项目是推广全国通用旅游卡! 自用超值,推广超赚! 官方注册地址: https://www.cyzgvip.com/forms/install?recomPerson=16554d40824&device=phone 【自动赚钱】每分享一个会员奖励49元,拿无限代级差佣金,团队无限裂变! 【游遍全国】655个城市,3800多旅游景点遍布中国,随时随地,说走就走! 您还在等什么,带上您的亲朋好友一起来吧! 此卡一经推出,燃爆市

    苏醒/都梁于2018/8/26

  • 碰到刘老师了,双桥学生!

    叶子_8786于2015/4/17

  • 碰到刘老师了,双桥学生!

    12月32号于2010/1/8

  • 你好 刘老师 请问你是在双桥中学的任教吗 看到信息 能否告诉我孙小兰老师的电话给我 我是她朋友 谢谢

    华华_16922于2009/10/2

  • 最近,在我们这个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失踪三个多月的杜奶奶竟奇迹般地回来了。杜奶奶为何不辞而别?目不识丁的她究竟去了哪里?她又是怎样回家的?带着这个谜团,我来到了杜奶奶所在的村庄,探寻杜奶奶出走的前前后后,讲述着一个个鲜为人知的故事。 母亲离奇失踪 “喂:舅舅吗?我母亲在你那了吗?”当听到舅舅的否定回答后,张强把电话逐一打向所有的亲戚,得到的回答是令他很失望。他感到事态的严重性,难道母亲她离家出走了。但他仔细想想,也不会。母亲识字不多,从未出过远门,况且她在家里独自一人生活,没有和家人吵过嘴。那么她会去哪里呢? 第二天,舅舅上门来了解情况,张强把事情发生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地告诉舅舅。他说:&ld……
  • 虚惊 近段时间,唐光荣总感到身体不适,尤其是下身常出现莫名其妙的瘙痒。于是,他只得来到县皮肤病医院检查。接诊的大夫简单的询问了他的病情之后,随即给他开了一张化验单,要他去抽血检查化验。待他拿到那张化验单再去找那位大夫时,只见那年轻的大夫却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你得的是一种叫淋病的性病。这种病如不及时治疗,会出现阴部奇痒、红肿、化脓甚至溃烂。听到这里,唐光荣吓得是毛骨悚然,心里想,都是自己惹的祸,这叫做木匠戴枷-----自作自受。 说起唐光荣,其实他是一个挺老实的人。只因改革开放后,村里的一些年轻人到外面闯荡、做生意,回家后同龄人在一起相聚调侃、吹牛,说自己在外面的艳遇。并说,一个男人终身死守自己的妻子太不值得了!还说外面的女人多么多……
  • 救赎 武冈刘爱国 知道自己减刑的消息,陈刚兴奋得一夜都没睡。他想到了自己三年多来在监狱的痛苦经历,他感觉眼前就像是一场梦,一场使他刻骨铭心的恶梦。 三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不过是短暂的一瞬,可对于陈刚来说,却又是那样的漫长。 三年前,由于一时的感情冲动,他为自己心爱的女友付出了沉痛的代价,被判处六年有期徒刑。面对严酷的现实,面对戒备森严的高墙,面对和自己山盟海誓女友的背叛,陈刚万念俱灰。他想,我这一辈子就这么完了!我再也无颜面对自己的父母和所有关心自己的亲友。他想到了死,他想用死来证明自己对前女友的痴情。他认为;只有死才能摆脱所有的痛苦,所有的烦恼。 刚进监狱,他寻死觅活,竭斯底里地嚎叫,甚至想到用绝食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
  • 陈倒楣下岗记 武冈市双桥中学刘爱国 陈倒楣原名陈阿坚,只因他生性孤傲,不识时务,所以教书二十多年,一直未被重视。总是从这个山旮旯,调到哪个山坳坳。心里纵有百般不满,但他不善言辞,又自鸣清高,总是不肯拉下这张脸去求人。可眼下与他一起分配来的同学有的当上了单位领导,绝大多数同学都有中职职称,少数人还评上了高级职称。可他仍然是初级职称。每每想起这些,他不免有些黯然神伤。可表面上仍不以为然,还说什么钱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以此来自我解嘲。 一次朋友聚会。觥筹交错中,有朋友给他指点迷津,说现在这世道,不和领导搞好关系,你永远也别想走出那山旮旯。更别说施展自己的才华了 陈阿坚回想起自己这几十年走过的路,想想也对。但他仍拉不下自……
  • 孔乙己拜师 武冈双桥中学刘爱国 范进中举后,由于过度兴奋,竟变得疯疯癫癫,后在其岳父的威吓下又恢复了常态。恢复了常态后的范进回想起自己中举前后的地位变化,他才想到几十年的寒窗苦读没有白费。这时,他想到了同窗好友孔乙己。或许是同病相怜的缘故吧,他对孔乙己格外的关心。孔乙己的迂腐令他喷饭,但孔乙己的学识他是佩服的。况且他们曾一道参加过多年的科举考试。想到这里,他独自一人朝孔乙己家走去。 到了孔乙己家,孔乙己见到范弟,非常高兴。一面向范弟祝贺,一面设酒招待范弟。酒过三巡,孔兄突然向范弟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听说杭州有一个叫张好古的财主,胸无诗书却连升三级,而我们这些穷读书的,读了大半辈子书,就是屡考不中。我们何不结伴前往……